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李欣和珍妮一看不好,中途又赶紧返回去帮麦老他们,这时候可不能丢下任何人,必须齐心协力才行,要不然就得全军覆没在这了。
  当时焦八在我前面,可他并不是奔着石门去的,而是直接奔着那黑尸冲了过去,麦老倒下了,他是想托住黑尸来争取时间,可他一个人根本就不够看啊,我只好拼死过去帮他一把。
  焦八在奔跑的过程中,猛的抽出手中的佩剑,他一剑砍在了黑尸的头上,就听‘当’的一声脆响,这佩剑就跟砍在了石头上一样,一点用都没有。
  反倒是焦八的手臂都被震的一哆嗦,虎口险些就被震开,他顿时一愣,立马挥剑再砍,这黑尸手速如电,它右手一把抓住佩剑,手再一用力,就听‘咔嚓’一声脆响,这把宝剑居然折断了。
  然后它对着焦八一声嘶吼,把焦八震的当场扔掉断剑,双手捂着耳朵就跪下了,那痛苦的表情简直难题形容,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在转瞬间的功夫,来的太快,容不得你有半秒钟的思考时间。
  那黑尸迅速伸出手掌,奔着焦八的脖子就来了,眼看着就要砍上了,要是它这一掌打下去,焦八的脑袋非搬家不可,我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他跟前,纵身猛的往前一扑,直接将焦八扑倒在地了,这才使他捡了一条命啊。
  可这时候那黑尸又是一声嘶吼,奔着我就过来了,我一脚将焦八踹远,随身再往旁边一滚,这才躲开它的攻击,我心里很清楚,我不能跟他硬碰硬,要不然结局就会跟麦老一样。
  这黑尸的速度很快,当时我是倒在地上的,在它连续的几次攻击下,我居然找不到一点空余的时间爬起来,只能在地上来回的躲闪,而我周围的地面,已经被它打的惨不忍睹了。
  眼看着我就要挺不住了,在这关键时刻,常山突然杀了过来,他立马缠住那黑尸,头也不回的冲我喊一句,“你们快去把石门卡住,我来对付它。”
  我爬起来看了一眼,常山这次又让我大吃一惊,他居然能跟这黑尸打的不分上下,他似乎知道该怎么去对付这种不怕任何物理攻击的鬼东西,起码在短时间内,他有办法能保住性命。
  常山一掌打在黑尸的胸口上,自己反倒向后退了几步,接着回头冲我大吼一句,“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
  我二话不说,跑过去扶起焦八,“怎么样?没事儿吧?”
  焦八摇晃了一下脑袋,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我没事,快义哥,石门要关上了,赶紧想办法让石门停下来。”
  我们俩个人发疯一般的往石门那跑过去,等跑到石门口后,我们俩个人一人一边抓住石门,我怒吼一声,用尽全身的力气来拉住石门。
  虽然管用了,石门关闭的速度是减慢了,可它依然还在挪动,无论我和焦八两人怎么用力,都无法阻止它不在关闭。
  “义哥,不行啊,我们俩人根本拉不住这石门。”焦八脸色通红,是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
  “他妈的,必须得找个东西给它卡住才行。”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馒头这个傻吊正拖着个大箱子,吃力的从右边的石船处,往石门的方向过来呢,看来他是真找到宝藏了啊,感情这个孙子早就知道发生的一切,他一直是在等机会,想自己拿着宝藏逃跑呢。
  他
  绕开那黑尸,拖着沉重的箱子就往我们这边来了,这箱子很沉,他走路的速度减慢了不少,但我一看他手里的箱子,就知道该怎么办了,“顺子,你快去帮馒头一把。”
  我向里面大吼了一句,此时的顺子,正灰头土脸的带着珍妮和李欣两人往这边赶过来呢,听到我的喊声后,他们三个人全往馒头那边跑了过去,四个人是连拉带拽的,很快就把这箱子给弄到石门口了。
  “把箱子卡在石门的中间,快点。”我向顺子大喊一句。
  顺子刚要把箱子挪过来的时候,馒头一把拉住他说,“我靠你发什么疯啊,这里面可全是金叶子啊,这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你把箱子卡在这了,那我怎么拿走啊。”
  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惦记这箱子金叶呢,这真是人为财死啊,“甭听他废话,赶紧把箱子挪过来,快点。”我向顺子使个眼色,哪还有时间跟他废话啊。

  馒头突然抽出刀来对着顺子,一脸恶狠狠的表情骂道,“都他妈给我滚开,谁他妈也别想动我这箱子,要不然别说老子跟你们翻脸,谁敢动一下,我立马捅了他。”这个孙子真是发疯了,彻底发疯了。
  可就在这时候,李欣突然出手,她速度快的我都不敢想象,馒头更是没反应过来,她一脚踢掉馒头手里的刀,正当馒头愣神的时候,她又是一脚,直接将馒头给踹倒在地了,动作是一气呵成,没有任何拖泥带水,可以说是格斗中的佼佼者了,
  馒头动作也挺快,他立马就爬了起来,可还是晚了一步,李欣随手一把接住刀,她一步上前就顶在了馒头的脖子上,“别动,你再敢动一下,我就割断你的喉咙。”
  “我操....”馒头还想挣扎一下,李欣立马用力卡在他脖子处,一双冰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看,从她那眼神里我看得出来,要是馒头再敢乱动一下,她真就敢杀了他,这是一双充满杀气的目光,馒头冷汗都流下来了,真就没敢再动一下,看来他也知道,命还是比钱重要的。
  顺子和珍妮两人一看这情况,二话没说,直接就把箱子推了过来,这箱子大小刚好,正好能卡住石门的中间,我和焦八两人这才松开抓着石门的手。
  “忠义,你们快点,我们要顶不住了。”这是麦老的声音,他们几个人正围着那黑尸拖延时间呢,要是再耽搁一会儿的话,我们就都走不出去了。
  “你们几个快走,回到瀑布的下面去,那里有路,可以离开这里。”我看着李欣说道。
  李欣这时候一把松开馒头,看我一眼说,“忠义,那你们呢?”
  “先别管我们了,你们快走吧,这箱子撑不了多长时间的,顺子,你照顾好她们两个。”希望这不是最后的永别,我看着她的眼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