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你们看,前面乌云密布的,想必那小岛就在那里,咱们得去把木筏给弄回来。”常山伸手指着前面,大概是东边的海域,那里的天空,依旧是灰蒙蒙的。
  “走,我们游过去看看。”麦老招呼一声,我们所有人都跟着他,往那片乌云的方向游去。
  大概游了半个小时左右,那诡异的小岛果然出现在了我们前方不远处,看来那瀑布下的海底洞穴,是直接把我们送到了小岛的附近,并没有扔出去太远。
  “你们看,真是那鬼岛。”大个子有点兴奋的喊道。
  “我就知道,只有那鬼岛才会乌云密布呢。”常山停下来,露出满意的笑容说道。
  “找到小岛就好办了,加把劲儿,咱们找到木筏后,得尽快离开这里。”麦老又加快了游行的速度。

  我们其他人也向着小岛的方向全力游了过去,这时的海浪并不大,相对来说还很柔和,我们属于顺着海浪就游回了小岛的岸边。
  等我们重新爬上小岛以后才发现,这里要比在远处看起来昏暗的多,就像夜晚一样,看来不管到什么时候,在这小岛上都很难见到太阳的,除非是那些诅咒消失了,这小岛才能重见天日。
  外面的天空阳光明媚,可这里却是昏暗无比,形成了一个最鲜明的对比,一但登上这座小岛,就连远处的阳光都看不到了,就好像完全被隔绝了一样。
  小岛岸边的一切,都没有变,我们之前堆起的火堆都还在,只是光剩下一些烧黑的树枝残骸了。
  那些可怕的红色怪虫,也没有再出现在小岛的岸边上,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就好像所经历过的恐怖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唯独只有那火堆的残骸,再证明着之前所发生的事情,都是真实的,那并不是一场恶梦。
  大家伙上岛以后,我们全都快速的往木筏的方向跑了过去,木筏依旧停在原先的位置上,这是我们离开这里的唯一希望了,我们把木筏解开,几个人把木筏直接从岸边的岩石上推到了海里。
  然后再迅速的爬上木筏,可我并没有马上上船,而是站在岸边看着这座孤独的小岛。
  “也不知道这里,什么时候才能重见天日,重新回到以前的样子。”我抬头看着天空说了一句。
  “是啊,原本这里是个人间天堂,世外桃源,可没想到会变成这样,真是可惜了。”珍妮突然走到我旁边,也看着眼前的小岛说道。
  “希望埋葬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得到安息,也希望那些带着诅咒和被诅咒的亡魂,都能早日得到解脱,该轮回的,就让他们去轮回吧。”
  这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了,无论是明朝人还是清兵,他们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是该结束那些恩恩怨怨了,没有必要再继续纠缠下去了。
  “恩,但愿他们都能得到安息,愿上帝与他们同在,阿门。”珍妮在胸前画个十字,然后闭上眼睛双手合十,默默的再为这些死去的人祈祷,这就是有信仰的人啊,不像我,什么信阳都没有。

  “忠义,珍妮,你们俩别看了,难不成你俩还舍不得离开这里啊。”麦老在木筏上向我们喊了一句。
  我扭头看珍妮一眼说,“我们该走了。”
  她点点头,我们两人快步跑向了海里,很快就爬上了木筏,大个子他们几个人正在那用力划桨呢,我们一路顶着海浪,越漂越远了,那小岛也在一点一点从我眼前消失掉。
  我站在木筏的后面,最后在看一眼这座充满怨气的小岛,我并不是舍不得这里,而是这里给我留下了太深的记忆,想必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掉在这里的经过。
  这是我一生永远的记忆,是挥之不去的,有痛楚的一面,也有温馨的一面,这一次的离开,将是永别的,我再也不会来这里了,就让这座小岛,永远埋葬在我的记忆里吧。
  就在我眼望小岛的时候,我突然间看到,那个干瘪的老头,正站在岸边上冲我挥着手,他不是已经死了吗?难道是我的幻觉吗?还是说,这是他的灵魂呢?
  我不知道,不过这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我伸出手,也微笑着向他挥挥手,这是最后的告别了,没有再见。
  “义哥,你在跟谁挥手呢?”顺子在旁边问了我一句。
  我扭头看他一眼说,“那个干瘪老头。”
  “啊?那老头?在哪呢?他不是死了吗?”他赶紧往小岛的方向看去。
  可等我回过头来的时候,那老头的身影已经不见了,“没有啊,你在糊弄我呢吧?”顺子贼笑着说。
  我点点头,笑了一下,“开个玩笑而已,人死了,怎么可能复活呢。”.....

  小岛的影响从我眼前消失了,我们已经彻底远离了这个充满怨气的魔岛,我们紧靠着木筏,在这茫茫大海上漂泊着,没有目的地,也没有终点,就只能随着海浪和海风,漂到哪算哪。
  遇到船只和陆地了,我们也就获救了,要不然,就是这漫无止境的漂泊,一旦木筏上的给养用完,等待我们的就将是死亡的来临。
  木筏上只有一些之前准备好的娃娃果实,也就是那没长成的人参果,出此之外,什么都没有,等把这些东西喝光了,就只能靠雨水来维持了,吃的东西,就只能靠海里的鱼,并且还只能生吃,这是唯一可以活下去的办法,我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是生是死,就听天由命吧。

  “我们终于离开了,在那小岛上也不知道呆了多长时间,感觉好像很长久。”珍妮坐在木筏上,脸色平淡的说道。
  “是啊,你这一说我才想起来,俺们在这岛上到底呆了多久啊?俺都蒙圈了。”大个子一边划桨,一边说道。
  我摇头说,“不知道,昏昏沉沉的逃出来了,哪里还记得这些事情啊。”
  焦八靠着木筏,显得有些慵懒的说,“其实....我们到这岛上,算上今天,才不过第七天而已。”
  “啊?七天?有这么短吗?你不会记错了吧?”珍妮有些惊讶的问道。
  “我感觉也是,起码得有一个月的时间了。”顺子坐在船头,双脚泡在海里,看样子好像很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