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现在浮筒已经沉到了水底,我们先把多盏照明灯固定在水下,随后又把钢丝绳链接在浮筒和沉船上,光这点事情,我们就忙活了好几个小时,这打捞沉船的活,比他妈‘猛子’还难搞,唯一庆幸的就是暂时没发生什么意外,那棺木里的女尸也没什么动静,希望一切都能顺利。

  照明灯等固定好后,麦老就让一部分水手先回去了,留下我,顺子,焦八,刚子等六个人在水下作业就足够了,我们把加强气压打进浮桶内,好让浮桶里的海水出去,来增强浮桶的浮力,这一切都是麦老来指挥,毕竟我也不太懂,跟着干就是了。

  当我们打到第三个浮桶的时候,我能明显感觉到浮桶上升后,沉船已经开始有点动静了,为了使沉船平稳上升,我们把船头船尾的浮桶都均匀分配,当第四个浮桶再次上升,钢丝绳绷的紧紧的,我都能听到‘咯咯’的声音。

  正当我们打算继续下一个作业时,我突然听到‘嘣’的一声闷响,接着就是一道影响从我面前划过,当时我楞了一下,几秒钟后我才反应过来,糟糕了,是他娘的钢丝绳断了。

  刚才从我面前飞过去的,就是断裂的钢丝绳,我算是命大,没打到我,可我旁边的水手就没那么幸运了,这钢丝绳连着绳扣直接砸他身上了,那巨大的冲击力,使得他身体顿时飞出去几米远,连喊叫都来不及,人就已经昏迷过去了,深海下能被打出去,可想而知这力度得多大。

  接着,**从他的身体里流出,周围的海域被染红了,他飘浮在海底深处,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这一切的发生,紧紧只是一瞬间而已,等我都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这样了。

  我是第一个游了过去的,靠近他后,我一把抱住他,他胸口处正在往外流血,我看不清楚他伤口到底有多深,麦老跟顺子,还有其他水手也及时赶了过来,我打着手势,意思必须先救人。

  麦老点点头,我跟顺子俩拖着他,快速的往海面上冲去,其他人又回到深海下继续作业,人多也没用,两个人足够了,我俩拖着他冲出水面后,珍妮一直在船边等着我们。

  看到我们拖着个人上来,她赶忙问道,“忠义,怎么了?”

  我摘掉嘴里的呼吸器大喊着,“快快快,有人受伤了,赶紧把他弄上去,快点。”

  珍妮一听说又出事儿了,赶紧招呼其他水手,几名水手下海后,把伤员往船上背。

  我和顺子也跟着上去了,受伤的水手被抬到救护舱里,我帮他把潜水衣脱了下去,他胸口处的伤口,看得我都震惊了,这伤口从腹部一直到颈部根下,内脏都能看到,**仍旧不停的流着。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身上,都沾满了他的**,依我多年的经验来判断,这个水手的生命,估计得终结在这了。

  “这...这是怎么弄的?这么严重?”李欣瞪着眼睛问我。

  “你看我干嘛啊?又不是我弄的,你赶紧快点想办法救人啊。”我丝毫没有跟她客气,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这埋怨个蛋啊。

  珍妮也赶忙说,“行了行了,都别说了,李欣你赶紧想办法,救人要紧。”

  李欣双手捂着水手的伤口,她脸色有点紧张的说,“快,快去把我的药箱拿来,就在我屋里床下面呢。”

  顺子赶忙飞奔过去,很快他把药箱拿了过来,李欣满头大汗的开始了急救工作,其他人都纷纷退了出来。

  珍妮的脸色不太好,看来对于这次出海发生的事情,估计她心里也挺郁闷,连着两次出事儿了,任谁当老板都得琢磨,这不是一个好的兆头,可我总感觉跟那个棺材里的女尸有联系,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

  “麦老他们呢?还在下面吗?”珍妮看着我问道。

  “恩,还在下面,就我跟顺子上来了,我操,不好,要出事儿。”我突然间想到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流淌在海里,这会带来很多麻烦的,尤其是这种海域。

  “又怎么了?”珍妮被我的表情给吓住了。

  “我得赶紧回去才行。”我来不及跟她解释什么,我随手拿了一把鱼枪,背上氧气瓶一个猛子就下去了。

  顺子一看我出发了,他也拿了把鱼枪跟着我一起下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