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一个月?一个月你早就死了,焦八说的没错,我们在这岛上,最多不过七天而已,根本没你们想的那么长时间....接着。”常山用潜水刀把娃娃果实给切开了,随手给我们每个人扔了一个。
  焦八接过果实喝了一口,擦了擦嘴说,“我给你们算一下,你们就知道了,第一天上岛,我们是生火找东西吃了,休息了一晚后,第二天我们就开始造木筏,用了四天的时间,也就是在第五天的下午,我们把木筏造好了。”
  “同是第五天的晚上,我们遇到了那些红虫子的攻击,在躲进丛林里后,又休息了一个晚上,是在第六天的一早,我们开始进军丛林深处。”
  我初步算了一下,我们大概用了五到六个小时的时间,才走到山坡的下面,这时候应该是第六天的下午了,只不过小岛一直阴暗,很难分辨出来罢了。”
  “再从发现坟场到进入山顶的洞穴,时间应该在三到四个小时之间,这是最长的估算了,从进洞口开始,我们的时间就很紧迫了,中途休息的时间都是有数的。”
  “从穿通道,过小桥,一直到逃离灵犀的巢穴,再算上我们中间休息的全部时间,应该不过七八个小时而已,最多超不过十个小时,所以再达到瀑布下面的时候,我们应该是在第七天的凌晨时间。”
  “在我们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后,从瀑布下面往地宫去,再到发现郑和主墓的这段时间,有四个小时就足够用了,从进入地宫主墓开始,一直再到我们最后逃离小岛,所用的时间应该不会超过四个小时,所以等我们浮出海面以后,所看到的太阳正好是下午的阳光,准确点说,应该是傍晚的太阳了。”
  焦八的话说完后,我们几个人相互看了看,我回想了一下在岛上的具体过程,跟他所说的经过差不多,可我怎么感觉好像过了很长时间呢。
  “真的是七天?但怎么会感觉时间过的这么慢呢?”珍妮还是有点没缓过神来,眼皮都有点睁不开了。
  常山笑着说,“其实很简单的,自从上岛后,咱们所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再加上那里也分不出白天和黑夜,人再有点昏昏沉沉的,很自然就忘记了时间的存在,总会给人一种时间很慢长的错觉感。”
  大个子点点头说,“恩,好像是这样,每次休息过后,都不知道过了多久,你们俩这记性真好,还能一路记住这时间呢,俺佩服啊。”大个子竖起大拇指,一脸崇拜的样子。
  “自从上岛开始,我就在心里盘算着每一天,虽然手表不准了,但多少还能起点作用。”焦八很自然的说道。
  顺子这会儿停下手里的船桨说,“来来来,咱们对对表,看看现在具体时间是几点了?”
  大家伙都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潜水表,一共就二十四个小时,可惜每个人的时间都不同,乱七八糟的就跟刚从国外回来一样。
  自从上岛以后,这手表就失去准度了,那里就好像有个超强的磁场在干扰手表着一样,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小岛,幸亏我们是活着出来了,只可惜我们还是失去了两个同伴。
  我看了一眼远处的太阳,红色的夕阳,已经快接近海面了,但具体的时间没发估计,只能推算出个大概,应该是在下午的五点到七点之间。
  “我靠,手表真乱啊,每个人的时间都不一样,这鬼岛还真是厉害啊。”顺子有点惊讶的说。
  “现在大家统一把时间调到晚上六点,看看还会不会出差错。”麦老交代一句,我们随后就把潜水表的时间统一了一下,先不管他具体时间是多少,但只要我们的时间相同,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焦八这时眼神突然有点暗淡,“小岛是离开了,只可惜了那把佩剑啊,那可真是一把宝剑啊,自问我见过不少古代的兵器,可没有一样兵器,能跟这把宝剑相比的。”
  “行了,还宝剑呢,不还是被人家一把给捏碎了吗,我看是没什么了不起的。”我随口敷衍他一句,省的他老心不在焉的。
  “你根本不懂。”焦八瞄我一眼说。
  “就是啊,一把破剑而已,他妈的,本以为能带着金子离开呢,可还是什么都没搞到,真他妈窝囊,那可是一箱子金叶啊,要是拿出来,咱们就发达了,要不是忠义你...哎。”馒头瞄我一眼,最后话没说出来。
  我走到他旁边坐下,拍拍他肩膀说,“算了,别想这个了,能保住性命逃出来,你就算万幸了,你说呢馒头?”
  馒头扭头看我一眼,显得有些无奈的说,“也只能这么想了,要不然还能怎么办呢?我靠对了,大个子你是不是弄了点东西出来?拿过来我看看。”馒头话锋一转,直接对大个子了。
  大个子脸色变的极为难看,不停的摇头说,“没...没有啊,俺啥都没拿,你都没搞到呢,俺能搞到啥啊。”
  “你少他妈跟我胡扯,我明明都听到了,你赶紧拿出来看看,怎么?想独吞啊?”馒头瞪着眼睛吼了一句,但能看出来,他并不是认真的。
  大个子还是嘴硬的说,“俺啥都没拿,忠义手里有东西,你咋不问他呢?”这个孙子,他一句话支到我这边来了。
  “是啊义哥,你在那棺木下面找到了什么啊?”顺子这会儿也来劲了,他还真鬼啊,明明自己也拿了,现在装傻来问我了。
  这会儿除了麦老之外,其他人一听,也都围了过来,连划船的都不划了,我左右看看,一脸无奈的说,“你们干嘛?以为我拿了什么值钱的东西想独吞啊?”
  “没有没有,俺们就是想看看吗。”大个子嬉皮笑脸的说道。
  我只好从潜水衣里把东西给拿了出来,“那...就这么个东西,不是什么值钱的宝贝。”
  “咦?这是个什么东西?”馒头伸手就要拿,被我用手一把给打了回去。
  李欣看着我手里的东西说,“是航海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