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她跟我想到一块去了,这东西是皮制的,很有可能就是那残缺航海图的另一半,“不清楚,我打开看看。”
  我解开上面系着的绳子,直接把这羊皮卷给打开了,当我打开以后,里面所呈现出的图案,证实了李欣的说法,当然也证实了我的想法,这果然就是一张航海图,并且在这航海图的左边,还有一些很明显的破损,正好跟之前航海图破损的地方相反,可以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的天呐,果然是航海图,看来这就是那另一半了。”珍妮说话的时候,眼睛都快放光了。
  麦老这时突然冒出来,“给,拿这个对比一下看看就知道了。”
  他把之前珍妮的航海图递给了我,我打开以后,将两张残缺的航海图放在了一起,当两张海航图合并以后,我们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两张残缺的航海图完全融合成一张了,这也就说明,这本身就是一张完整的航海图,只不过是被人给分开了,之前珍妮也没有说过另一张海航图的事情,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东西存在。
  这所谓的出海打捞沉船宝藏,目前来看,这很明显就是一个幌子,现在我更相信那老道士临死前跟我说过的话了,他让我小心我身边的一个人,可这个人会是谁呢?看来我得留意一些了。
  “太好了,这果然是那另一半航画图,真没想到,咱们居然给找到了。”珍妮说话的眼神都变了,变的很兴奋,很显然,她早就知道这次上岛的目地。
  “看来这个东西,才是我们上岛的目地啊。”焦八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
  大家伙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麦老突然说一句,“忠义你把这两张航海图都收起来吧,具体事情,等咱们获救以后再说吧。”
  我也没来得及仔细看航海图,就赶忙收了起来,其他人一看我收起来了,也就都散开了。
  珍妮这会儿躺在木筏上说,“我要休息一下了,太累了。”
  麦老最后留下两个人划桨,一个是他自己,另一个是大个子,其他人都躺下休息了,等我们休息好了,在起来换他俩。
  建造的木筏不是特备大,所以我们躺在一起很挤,还不能太靠近边上,在海里飘荡,木筏是起伏不定的,睡在边上的人很容易掉到海里的。
  原本木筏中间是搭建了休息棚的,但最多只能容纳三个人,自然是先让两个女的在里面休息了,我们这些大老爷们身强力壮的,只好随便找个地方就休息了。

  这时候,太阳快从海平面已经消失了,我躺在木筏上,看着灰色的天空,脑海里在胡乱想着事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获救啊。
  出海到现在,除了大个子和顺子搞到了几样古董瓷器之外,其他人都是一无所获,细想起来,还真挺窝火的,唯一感觉不后悔的,就是目前所经历的这一切,我要不是跟着一起出海,我可能永远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多是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并且还都是存在的。
  我累了,浑身上下累的都快散架子了,我闭上眼睛,在木筏的摇晃中,加上柔和的海风中熟睡了过去。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没有星星,更没有月光,周围除了黑暗,还是黑暗,这一觉睡的很踏实,我居然没做什么梦,感觉浑身上下舒服多了。
  我坐起身子,看了一眼旁边的人,麦老跟大个子已经睡下了,珍妮和李欣还有其他人也依旧在睡着。
  现在是馒头和常山两人在划桨呢,说是划桨,其实就是站岗值班,划桨也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我们只能顺着海浪一路前进,这种临时搭建的小木筏,能载着九个人在海上漂泊,这已经是一种奇迹了。
  “忠义,醒了啊?”常山看我起来后,跟我打了个招呼。
  “恩,起来了,现在几点了。”我看了一眼潜水表,迷迷糊糊的也看不清楚,好像是十二点。
  “差不多有十二点了吧,怎么样?睡的还舒服吧?”常山笑着问我,看来潜水表又恢复正常了,大家的时间是一致的。
  “恩,还行,你累了就去睡一会儿吧,我来划桨。”
  我站起来刚要走过去,常山赶忙摆手说,“不用,我也刚起来不长时间,你饿没?这有吃的。”
  他这一么说,我还真就有点饿了,肚子里都是空空的,就差‘咕咕’叫了。
  常山一看我这样就知道了,他让馒头把食物给我扔了过来,我接过来一看,居然是两条生鱼,大概能有十公分长,虽然是死鱼,但看起来还是很新鲜的。
  “放心,很新鲜的,这是顺子和焦八晚上下海搞上来的,不过...你只能生吃了,我们也都是这么吃的,没办法,环境艰苦,你将就一下吧。”
  常山一点也不发愁,脸上一直都带着笑容,他是那种临危不惧,甚至是可以苦中作乐的男人,这种刚强的男人,就算是在部队,也是不多见的。
  我把鱼身撕开,又撕下来一片鱼肉放在嘴里,用力咬碎后咽了下去,生鱼肉很腥,腥的厉害,尤其是这种海鱼,一般人都受不了。
  “怎样样?很难下咽是吧?我他妈刚才吃的时候差点吐出来,操他娘的,这真是回归到原始社会了。”馒头划着桨,嘴里咒骂了一句。
  我又撕下来一片鱼肉放在嘴里,“还好,以前出海的时候也吃过,没什么的,习惯就好了。”
  当年遇上海难的时候,我和顺子两人就生吃过海鱼,时隔多年,我依然能适应这种恶劣的环境,在逆境中生存,需要的不光是勇气,还有冷静。
  “哎你说,咱们什么时候才会获救啊?就这么一直在海里漂着,要是遇上什么鲨鱼海怪之类的东西,那咱们全都得死这海里。”
  馒头很害怕,虽然我看不清他的眼神,但从他说话的声音里,我能感觉到那种惧怕周围一切的颤抖。
  常山在他对面划着桨说,“哪有什么海怪啊,你别老自己吓自己,咱们很快就会获救的。”
  就在常山话刚说完的时候,周围突然传来一种奇怪的‘呜呜’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