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我一把搂住他肩膀,安慰着他,“没事的顺子,一切都会过去的,哥说话你还不信吗?我们肯定会获救的。”
  “获救获救获救,你他妈就会说获救,这都几天了,除了这该死的大海,我什么都看不到,老子我受够了,我他妈真受够了。”馒头猛的站起来,一把将手里的死鱼扔了出去。
  他瞪着怒火的眼睛看着我们,“你们谁能告诉我,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我不想再吃死鱼了,不想再吃了。”他最后的话,是扯个脖子喊出来的,整个海面都能听到他的回音。
  “是啊,四天了,整整四天了,俺们每天喝雨水,吃生鱼,成天泡在海水里,俺都快被泡烂了,这他娘简直是生不如死啊。”大个子也抱怨着,似乎所有人的情绪都在被放大,压抑了太久,终于开始爆发了。
  馒头这时站在木筏的前面,大声的嘶吼着,“啊…啊…。”他撕心裂肺的吼叫着,真就像是一个发疯的人。
  大个子一看他在那嚎叫,他也立马起身过去了,两个人一起扯个脖子昂头大喊。
  真是疯了,我刚要起身去劝他俩的时候,麦老在对面喊住我说,“算了忠义,随他们去吧,都压抑太久了,发泄出来就没事了。”
  果然如麦老所说,两个人大声喊完后,就都乖乖的回去坐下了。
  这会儿馒头不再发牢骚了,而是又拿起一条死鱼吃了吃来,边吃还边说,“我要活着,我一定要活下去,妈的,再难吃我也得吃。”
  珍妮已经一天没吃什么东西了,我拿条鱼走到她身边坐下,递给她说,“把它吃了。”
  珍妮瞄我一眼,轻轻的摇头说,“不吃。”
  “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你想修仙啊?”我看着她憔悴的脸说道。
  珍妮脸色难看的说,“我实在是咽不下去,不想吃。”
  我帮她把生鱼给撕碎了,放在她手里说,“不想吃你也得吃,要是不吃这东西,你会挺不住的。”
  珍妮望着我,眼神充满了痛苦的神色,“忠义,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啊?”
  “快了,你把这鱼吃了,我们就能离开了。”我就跟哄小孩一样哄着她。
  珍妮最后还是听我的话了,她拿起生鱼肉,硬咬着一点点吃了下去,我看着她笑笑,“这就对了,千万别跟自己过不去,虽然难吃,起码能保命啊。”.....

  我本以为会一直这么安静的漂泊下去呢,可没想到在第五天的晚上,我们就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一场强大的暴风雨,在第五天的晚上来临了。
  那天旁晚,夕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就在我们每个人简单吃过一条生鱼后,刚聚在一起没聊两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周围开始昏暗了起来。
  我抬头看了一下天空,先是乌云越积越多,慢慢的,等到头顶上乌云密布的时候,海风的力量也正在逐渐加大了,海浪一波接一波的,原先还是比较平稳的海面,开始出现大浮动的波澜了。
  我赶忙站起身来,顶着海风站在木筏的前面说,“糟了,看样子暴风雨要来临了。”
  这正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啊,我出海多年,对于海上的气候还算是很了解,白天的海上,相对来说还算是比较平稳,虽然有时候也是大浪连连,但照比夜晚的大海来说,要安静多了。
  夜晚的大海,就如同魔鬼一般,说变就变,我清楚的记得,我们和顺子所遇到的那次海难,也是在这样一种环境下遭遇的。
  可结果,除了我和顺子以外,全船所有人都葬身在这无情的大海里了,可那时我们还有一艘最先进的渔船呢,都抵不过这大自然的力量,现在我们就只有一艘简易的木筏子,这可是绝对致命的灾难啊。
  其他人一听说是暴风雨,全都有点傻眼了,我们甚至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大个子有点害怕的说,“啊?暴风雨?俺的娘嘞,这不是想要俺们的命吗?”
  “麦老,我们该怎么办啊?”就在珍妮刚问完这句话的时候,一道金蛇闪电从乌云中划过,照亮了周围的整个海域,接着‘哄’的一声巨响,雷声震的整个海面都为之颤动了。
  很快,电闪雷鸣的时刻就到了,整个天空开始雷电交叉,闪电布满了整个乌云层,那乌云距离我们非常近,似乎就在我们头顶的上方盘旋着,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塌下来一样,恶魔的魔爪,正在一点点向我们靠近。
  馒头和大个子两人用力的划着浆,他大声的喊着,“快,用力划,用力划啊,得离开这里,要不然咱们都得死。”
  “义哥,咱们能不能想办法避开这里。”顺子知道这后果的严重性,他一脸紧张的向我问道。
  “没用的,我们躲不开的,别说是木筏了,就算是渔船和游艇,也根本躲不开,方圆几十海里都是这样,我们根本逃不掉。”这简直就是无谓的挣扎,除了面对,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了。
  顷刻间,暴雨开始‘哗哗’的落下,整个海面都跟发疯了一样,海浪高低起伏,甚至还能听到那可怕的风声,就如同野兽的嚎叫一般。
  “大家伙都抓好了,尽量把绳子全都绑在自己的身上,咱们一定要度过这个难关,快,没时间了。”麦老大吼一声,他赶忙把绳索绑在了自己的腰上,趴在木筏上,紧紧的抓着木筏。
  我们其他人也都趴在了木筏上,李欣在我旁边,我看她一眼,用力向她点点头,这次我从她的眼神里,终于看到了恐惧感,大自然的力量,是无穷的,人类根本斗不过天。
  上面有暴风雨的袭击,下面有海浪夹着海风,无情的击打着小木筏,导致木筏在海浪里来回的摇晃,看这样子,随时都有散架子的可能,这木筏是临时用绳子勒住的,根本禁不住这么折腾。
  顺子甩着头发,张着大嘴喊道,“义哥,再这么下去木筏会散掉的,得想个办法啊。”
  “哪有什么办法,听天由命吧。”我扯个脖子喊了一句,雨水打的我眼睛都快睁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