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焦八这会儿往前爬了几下,“义哥,咱们尽量往前,千万别让木筏翻了,要不然咱们都完了。”
  焦八的话提醒了我,暴雨实在太大了,再加上狂风卷着巨浪,木筏在海里晃动更厉害,我赶紧也向船头爬过去,这次的暴风雨,要比我上次经历过的还要可怕,整个大海就跟发疯了一样,大浪一层连一层的击来。
  就在这时候,李欣突然大喊一声,“我的天啊,你们快看前面。”
  我抬头一看,顿时一惊,这是一波足有十几米高的巨浪,正在向着我们冲过来,它就像是一只巨大的手掌一般,一旦击落下来,木筏很容易就翻盘。
  我瞪大眼睛盯着巨浪喊道,“巨浪来了,都抓紧了,千万别让木筏翻了。”
  这是一次最危险的挑战,要是能度过,我们就还有生存的希望,我眼瞅着巨浪打过来了,我猛的闭上眼睛,双手死死的抓着木筏。
  当这巨浪落下来的时候,我感觉到一阵强大的冲击力,伴随着一声巨响传来,大浪直接拍在了木筏上,木筏被打的东摇西晃,甚至都把木筏周围的木头给打散了,险些就将我们的木筏给废掉了。
  但我唯一庆幸的就是,我们的木筏并没有翻盘,居然能在这惊涛骇浪中顽强的挺了过来,看来是老天爷眷恋我们啊,就算是大船,也不见得就能挺过去,木筏也有木筏的好处,起码不用担心灌水。
  大个子好像发狂了一样,他突然站起来喊道,“啊~~我们冲过来了,狗日的魔鬼,你是战胜不了我们的。”
  馒头也跟着他一起发狂了,他也站起来嘶吼道,“哈哈哈,来吧,老子不怕你们,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可等他这句话刚喊完的时候,又是一个大浪砸了下来,可等这大浪落下来以后我才发现,只剩下大个子一个人顽强的站在木筏上了,馒头他居然不见了。
  这时候我就听珍妮喊道,“麦老,馒头掉海里了。”
  “糟了,馒头掉海里了。”常山第二个反应过来,急忙大喊一句。
  我当时连想都没想,随手抓了一根绳子,飞身直接跳进了海里,常山紧随其后,他也跟着我一起下海了,我们两个人顶着狂风巨浪一路向下游行。
  这得亏是馒头身上还绑着绳子呢,要不然在这浩瀚的大海里,我上哪去寻找他啊,我顺着他的绳子,在水下发现了他,可等我找到他的时候,他人已经昏迷过去了,想必刚才那一个巨浪下来,愣是把他给打迷糊了。
  我游过去抓住他的胳膊,正准备上游的时候,常山就赶了过来,我们俩个人拖着馒头,很快就冲出了海面,可海浪实在是太大了,即便我们冲出海面,也被打的呛了好几口海水。
  再加上手里还拖着馒头,身上连个救生衣都没有,完全就是靠体力在这硬拼呢,大海的威力,要远远超越人类的极限。
  “我们得回到木筏上,要不然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我扭头向常山大喊了一句,海浪和暴雨,使得我们说话声必须靠喊才可以,要不然根本就听不到。
  “我们顺着绳子,一路往前游。”常山瞪着眼睛嘶吼一声,这是内心的恐惧在召唤他,只有愤怒,才会让人失去恐惧,我们在大海里,就像一粒尘埃一样,渺小的微不足道,随便一个大浪下来,都有可能要了我们的命。
  我们俩个人拖着馒头,抓着绳子一路往前,可无论我们怎么做,海浪几次都险些将我们给打散,在面对大自然的力量时,人类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
  “海浪太大了,我们根本就游不过去。”我绝望的大声喊道,感觉死亡已经在我面前了。
  一个大浪下来,我们被打倒海里去了,在连续的挣扎下,我们才浮出水面,可等我们刚浮出水面的时候,又是一个大浪打了下来,我们再次被拍在了海水里。
  我们俩个人顽强的拖着馒头,再一次冲出海面,要是手里没有馒头的话,兴许还能好脱身,可现在还多个大胖子,这事儿就是难上加难了。
  “忠义,坚持住,游不过去也得游,我们一定能离开这的。”常山依旧不放弃,顶着大浪向我喊道。
  就在这时候,绑在我们身上的绳子开始往回用力的拉我们了,我心里很清楚,这是麦老他们在用力拽我们呢。
  “他们在拉我们,快,往前游。”只要还有一点生还的迹象,我就得想办法活着离开这。
  我们俩个人带着馒头,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迎着大浪一路向前,中途的大浪,就像野兽的獠牙一般,差一点就将我们三个人给吞吃掉了。
  但好在老天爷还没那么绝情,就在我们体力快透支的时候,我看到了前面的木筏,焦八趴在木筏上向我们大喊着,“义哥,挺住,一定要挺住啊,快,用力拉他们。”
  大个子和麦老他们在后面用力的拽着我们三个人,我们几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啊,最后我们两个才拖着馒头又爬上了木筏。
  我没想到这木筏还挺结实,即使两侧掉了几根木头,也依然能在海里起立不倒,可爬上木筏不等于就能活着,只不过是能增加一些生存的概率罢了,暴风雨还没结束,危险就始终存在。
  我赶紧把馒头平放在木筏上,双手按压着他的胸口,“馒头,醒醒,快醒醒啊。”
  可馒头双眼紧闭,没有一丝生存的迹象,我又继续按压了几次,“醒醒,他妈的醒醒啊。”
  可他依旧一动也不动,脸色变的煞白煞白,就好像生命已经终结了一样,“完了,他死了。”我抬头看了其他人一眼,心里有些难过。
  “算了义哥,你已经尽力了。”顺子抓住我的肩膀,用力的紧了紧。
  可就在我们所有人都认为他死了的时候,馒头突然吐出一口海水,接着就是一阵猛烈的咳嗽声,在伴随着咳嗽声中,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耶,他活了,他活过来了,馒头他又活过来了。”大个子兴奋的喊道,激动的就快流泪了。其他人也大喜若狂,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种精神粮食。
  常山一把按住我的肩膀说,“太好了,总算你我没白忙活一场啊。”
  “我...我死了吗?”馒头很虚弱的问道。
  我低头看他一眼,笑着说,“死了,不过又活过来了。”
  馒头的死里逃生,鼓舞了我们所有人,我们继续在木筏上跟无情的大海争斗着,即便我们被打的体无完肤或支离破碎,可我们依然不放弃任何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