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麦老当时在我身边,他随手抓住一根木头,靠着木头漂浮在海面上,迎着海浪大喊着,“大家全都别慌,赶紧抓住身边的木头。”
  我冲出海面,向离我最近的一根木头游了过去,赶紧抱住木头喊道,“抱紧木头,千万别松手。”可这时候我才发现,大家伙居然被这波巨浪愣是给打散了。
  “糟了,麦老,我们被冲散了。”我向麦老大吼一句,顿时毛了,这茫茫大海的,我上哪去找他们啊。
  “义哥,他们在前面。”顺子伸手往前一指,这时候我才看到,在我们前方不远处的海里,漂浮着几个人影,我看不清楚是谁,但我知道,这肯定是咱们自己人。
  我大喊一句,“快,带着木头游过去。”
  我们三个人用胳膊夹着木头,拼了命的往前游去,这时候对面的人也拼了命的往我们这边游过来,很快我们就相遇了,是常山和焦八他们几个,可却不见李欣和馒头两个人。
  “馒头和李欣呢?你们看到他们了吗?”我大声的问道,脑海里几乎是一片空白,无尽的大海,能秒杀任何东西,何况是人类的生命了。
  焦八咧着大嘴喊道,“没有,好像是被大浪给冲远了。”
  “赶紧找,赶紧找,我们一个人都不能少。”我是真疯狂了,要么全军度过,要么全军覆没,一个人都少不得。
  “忠义,顺着刚才的方向,我们往前找。”麦老招呼我们一声,我们剩下的人全抱着木头,在海里拼了命的挣扎向前游去,这木头就跟救命的稻草一样,是唯一能让我们暂时在海里不被淹死的东西了。
  在暴风雨降临的黑暗大海里,要是没有能使人漂浮的东西,即便泳技再高超,在这里也是微不足道的,用不上半小时,就得淹死在黑暗的深渊里。
  我们吃力的往前游去,可还没等我们游多远呢,眼前又是一波巨浪拍了过来,我赶紧大喊一句,“都相互抓紧了,谁也别松手。”
  我们赶紧彼此抓住对方,当大浪拍下来的时候,我感觉身体好像都随着海浪往后飞了出去,巨浪的力量打的我们晕头转向的,险些就要了我们的小命啊。
  我们奋力的冲去海面,每个人都呛了好几口海水,但唯一庆幸的就是,这些木头还没被冲散,要是再被冲散了,别说找人了,我们全都得完蛋。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前面的海里飘着两个人影,这黑暗的海水起伏不定,使得对面的两个人影一会浮出水面,一会儿又下沉海里。
  “是李欣和馒头,义哥,是他们,是他们。”顺子激动的大吼一声,伸手往前一指。
  “快,过去帮他们一把。”麦老话说完,第一个冲了过去,随后我们其他人也赶紧跟上,即便狂风暴雨无情的击打着我们,可我们始终靠着最后的勇气在拼死一搏。
  等我们快游过去的时候我才看到,原来李欣受伤了,馒头正拖着她在吃力的游着,两个人连个木头都没有,就完全靠自身的力量在硬撑呢,馒头这会儿也快熬不住了,在海里不停的挣扎着。
  我回头大喊着,“快快快,赶紧过去,他们要挺不住了。”
  我们快速游到他俩的身边赶紧扶住,李欣的额头在流血,甚至显得有点不清醒,虽然她没昏迷,但身体发软,一点力气都没有。
  这肯定是刚才木筏散架时,她被木头给砸到了,要不是有馒头一路拖着她坚持到现在,恐怕李欣早就死了,馒头这个男人,关键时刻也是能靠得住的。
  “怎么样馒头?没事吧?”我大声问了一句。
  馒头咒骂着,“暂时还死不了,操他妈的,在这下去,不死也得死了,想个办法离开这啊。”
  我们所有人是聚在一起了,可现在最大的难题也来了,没有船,也没有陆地,在暴风雨中的黑暗大海里,等待我们的除了死亡之外,还剩下什么呢?

  “怎么办?义哥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啊?”顺子也焦急的大喊着。
  我扭头看他一眼,又来回看了看这周围的一切,我心跳在不停的加速,恐惧感越来越强烈,除了闪电,暴雨,无边的黑暗大海,我什么都看不见。
  你无法想象这是一个怎样的场景,周围都是十几米高的巨浪,它们就像恶魔一样,分分钟都可以要你的命,并且闪电和暴雨也一直在缠绕着你。
  当你置身在大海中间的时候,你才能体会到,什么叫做真正的恐惧,因为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去阻止这一切。
  “麦老,我们...我们应该怎么办?”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记得第一次面对海难的时候,我比任何人都顽强,因为当时我知道,我们已经寻求海上救援队了,只要挺住了,我们就可以活下去。
  可这一次,什么都没有,没有希望,更没有救援队,即便我们在顽强,我们也斗不过这浩瀚的大海啊,死亡距离我们,只有一步之遥了。
  麦老喘着粗气,眼神里露出惊恐的神色,“没有办法,看来我们只能祈祷了。”
  “什么?祈祷?天呐,难道我们就只能等死了吗?”焦八也彻底受不了了,急的脸色都变了,在面对生死的时候,没有人可以冷静下来。
  大家伙都吓坏了,我们紧靠着木头漂浮在大浪中,可我心里很清楚,这东西根本救不了我们的,再有几个大浪下来,不死也得要了我们半条命,我们简直就是困兽斗,是再做最后的无谓挣扎。
  “麦老,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珍妮的眼神,充满了绝望。
  “没有办法,祈祷吧,运气好,我们还能活下来。”麦老这话等于没说一样,在这种环境下,根本就没有运气可言。
  “他妈的,难道就这么死了吗?老子我还不想死呢?狗娘养的,来吧,我不怕你们。”馒头向天嘶吼了一句,恐惧,使他变得愤怒。
  就在我们以为生命即将终结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强光,大灯的照射,让我们又重新找回了生存的希望,在距离我们前方不远的海里,似乎正有一艘大船向着我们这边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