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有船,有船,前面游船。”我几乎快把嗓子都喊爆了,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
  “救命,救命啊,这里有人,这里有人。”我们所有人都挥舞着双手在大声的求救,这也是最后的挣扎了。
  这艘船果然听到了我们的呼喊,照明灯直接照射到我们身上了,大个子用他最嘹亮的嗓门喊道,“这里,我们在这里,救命啊,救命啊。”
  大船向着我们行驶了过来,可巨浪实在是太大了,导致这艘大船根本无法靠近我们,在距离我们几十米远的时候,我看到船上有不少人,他们有人在指挥着救援的活动,这看起来像是一艘考察船,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片危险的海域,但不管怎样吧,起码我们现在还有一丝生还的希望。
  “快,游过去,游过去。”麦老在指挥着大家,我们顶着巨浪向着大船游了过去。
  这时候,我就听到大船上传来喊声,“快快快,放下救生网,赶紧救人,赶紧救人。”
  接着我又听到一帮人在船边上大喊,“快,快游过来,快啊。”
  麦老和焦八他们一路疯狂的向前游去,很快他们就游到了大船的下面,顺着救生网开始往船上爬,上面有人在用力的拉着他们,馒头和大个子,还有常山也紧随其后的赶上了,在船上人的帮助下,他们很快就爬了上去。
  “忠义,你们坚持住。”常山随后向我大吼了一句。
  李欣依旧昏昏沉沉,我和顺子两人拖着她,吃力的往前游着,可大浪几次又将我们给打了回来,“顺子你别管我了,你快冲过去,我来拖着她就行了。”
  “你说什么呢义哥,要走咱们一起走,我绝不丢不下你。”顺子依旧死不放手,扯个脖子大喊着。
  “忠义,放开我,你们走吧。”李欣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别他妈废话了,我们一个人都不能少,顺着,加把劲儿,咱们冲过去。”
  我们俩人拖着李欣顽强的向大船的方向游去,可还是不行,这手里拖着个人,根本就顶不住大浪的冲击,我们游再远,一个大浪又给我们打了回来。
  可当大浪给我打回来的时候我才发现,珍妮居然还没上船呢,她还在船下顽强的挣扎着,看样子是快要不行了,估计八成是没有力气了。
  这时候,麦老和常山两人又重新跳进了海里,两个人是连拉带拽的,在船上人的帮助下,这才把珍妮给弄上船了,现在就剩下我们三个人了,这是最严峻的时刻了。

  我向顺子大喊一句,“顺子,咱们再冲一次。”
  我们俩个人拖着李欣,顶着大浪再次向前冲去,可还没等我们游多远呢,大浪再一次将我们打了回来,海浪似乎比之前又高涨了不少,整个大海就像深渊一样,无论我们怎么冲,都达到不了大船的下面。
  顺子几乎用快哭的声音说,“义哥,我们冲不过去,我们根本冲不过去啊。”
  我也傻眼了,我俩个人的体力已经消耗太多了,现在还拖着李欣,更是吃力的要命,这层层的大浪击来,导致我们三个人好几次差点被打散,海浪的力量,要远远超出人类的极限,这根本就不是我们所能抵抗的。
  我伸出一只手,拼了命的摇晃着,“我们过不去,海浪太急了。”又是一个大浪袭来,我们三个人顿时被拍到海里了,我和顺子俩人拼了命的把李欣拖出海面,她现在已经不能照顾自己了。
  “顺子,你先走吧,要不然咱们三个谁也活不了。”我用力推了一把顺子,我希望他能活着,他自己一个人,一定有办法闯过去的。
  可顺子说什么都不走,他瞪着眼睛看着我,“我不走,上一次海难我们一起活了下来,这一次也一定行,义哥,我是你弟弟,我走了,就没人帮你了。”
  这一刻,我的眼泪差点流出来,这真是多年的兄弟啊,我后悔当初为什么我要怀疑顺子,他是我的兄弟,我们一起出生入死,就算他真有什么过错,我也愿意替他承担。
  “义哥你看,船过来了。”顺子这时候激动的喊道。
  现在我们是过不去了,可那大船却迎着大浪往我们这边行驶呢,海浪实在太大了,这大船居然在我们面前横了过来,这是非常危险的做法,船身迎着大浪横着,这随时都有翻船的可能。
  巨浪在无情的拍打着大船,大船在海里来回的摇晃,情况已经是很危急了,这是为了救我们啊,要不然,谁也不会拿全船人的性命来开这玩笑的。
  当大船在我们面前横过来之后,焦八大声的在上面喊道,“义哥,快,快爬上来啊。”
  “你们快上来,我们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的。”这是船上的人在大喊。
  “顺子你先上,快点。”我让顺子先上,现在没时间再废话了,多耽误一分钟,这大船就多一分危险,必须得尽快调转船头才行。
  顺子抓住救生网,用力的往上爬着,当他爬到一半的时候,他回头伸出手说,“把李欣送上来,我拉她上去。”
  我拖着李欣,大声的跟她说,“我现在送你上去,但你一定要抓住救生网,顺子在上面接应你,明白了吗?”
  李欣昏沉的点头,“好,我...我知道了。”
  我在李欣的后面,把她拖了起来,她双手抓住救生网,一点一点的往上爬着,看得出来,她非常吃力。
  “把手给我。”顺子在上面一直伸着胳膊,他要不是为了救人,他早就可以离开了。
  李欣艰难的伸出一直胳膊,可当顺子刚抓住她的时候,她突然全身好像没了力气一样,一下就从救生网上掉了下来,她这一掉下来不要紧,直接也把顺子也给带了下来,两个人全都掉海里了,差点就让大浪给卷走。
  我赶忙向他俩游了过去,顺子拖着李欣,艰难的从海里浮出水面,“顺子,你就别管咱俩了,你先上去,随后我拖着她上去。”
  “你一个人根本就拖不动她,我们再试一次,一定能行的。”我们俩个人的身体都很疲惫了,在暴风雨的大海里,消耗体力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忠义,你们快点啊,船要坚持不住了。”麦老在船上大声的喊道。
  其实我很想让他们几个下来帮帮我们,可我也知道,一旦再下海,他们要想再上去可就费劲了,风暴和海浪的力量,不是我们能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