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不好意思各位朋友,今天多说了两句,本书为惊悚小说,并非历史传记,但大体绝不会改动,比如说北京故宫明明是永乐建造的,我非得写是嘉靖,这是肯定不可能的,历史是谁也不会改变的,只不过就是加以修饰一下罢了,谢谢一路支持的朋友了。。。。




  我自己一个人就好办了,顺着救生网,再加上船上的人用力拉网,我很快就爬了上来。
  船上的人当时都很激动,等我爬上船后,他们纷纷拍打着我,并且说着,“好样的。”那场面就差鼓掌了。
  “怎么样忠义?”常山这会儿上前一把扶住我。
  “没事,就是有点累。”我咧嘴笑了一下。
  不过说真的,这一次,我也挺悬的,要是在僵持一会儿的话,我体力必然也得透支。
  “你还是那么勇猛啊。”常山拍拍我肩膀,带着微笑说。
  “勇猛个屁啊,我总不能看着他死在海里吧?人家救了咱们,咱们也得救人家的。”我说着话把救生衣就脱了下来,还给之前的那个人了。
  这时候,我就感觉大船再转动,并且转动的速度非常快,几乎是顶着大浪在调头。
  这一看就是麦老在操作大船,也只有他能有这个胆量了,再这种情况下调头,有一点闪失都容易照成翻盘的,等大船调转过来了之后,就开始全速前进,向着反方向冲了出去。
  大船一路快速前进,虽然周围的海浪依旧很大,但麦老控制的很好,几次都化险为夷了,这老家伙的本领真不一般啊,能把船开到这种境界,要是没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话,是很难有这本事的。

  我们就这么一路向前出发,在经过几个小时的挣扎后,这时的海面已经平息了很多,大风大浪几乎是没有了,我们总算是彻底脱离险境了,等到天亮,就算是真正安全了。
  全船的人都很兴奋,他们全都拥抱在一起喊道,“我们逃出来了,我们逃出来了。”他们欢呼着,庆祝着,这是一次危险的旅程,我们简直就是虎口逃生,能侥幸的逃出来,算是我们的运气好啊。
  焦八在后面拍我肩膀一下说,“总算是彻底安全了,咱们不用再担心了。”
  我扭头看他一眼,笑着说,“是啊,又一次死里逃生,要是没有这艘船的话,恐怕咱们早就死了。”
  “这就是俺们命不该绝,老常你说对不?”大个子笑嘻嘻的来了一句。
  “没错,在这绝境中都能逃生,咱们确实命不该绝啊,我想好好睡一觉了,太累了啊。”常山有点疲惫的说道。
  “是该好好睡一觉了,我他娘都快困死了。”馒头打着哈欠,显得萎靡不振的。
  这时候,麦老和那高个男人从船舱里走了出来,我们几个赶紧走过去,我向那高个男子点头说,“请放心,落水的人已经救上来了,再次谢谢你,咱们已经脱险了,这真是一艘好船啊。”
  这时候我才看清楚他的样子,这男人脸型瘦长,眉宇间少一股霸气,却多了一份英气,用女人的话说,这个男人长得很帅气,但是不够爷们,虽然他个头很高,但看着有点文弱,年纪应该在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是啊,太感谢你了,要是没有你们,咱们可能就死在海上了。”顺子在旁边很恭敬的说道。
  “哪里话,你们不用感谢我,我还得感谢你们呢,这船好不好啊,还要看谁来掌舵,您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舵手。”他最后的话,是冲着麦老说的,并且还向麦老竖起了大拇指。
  “呵呵,你过奖了,要是没有一艘好船,我这点技术也是发挥不出来的,总而言之一句话,咱们能从这魔鬼的海域爬出来,全靠大家的共同努力了。”麦老说话很谦虚,也很有范儿,感觉说话就跟领导差不多。
  这高个男子伸出手,麦老也赶紧伸出手,两个人再次握手,高个男子带着笑容说,“很高兴见到你们,现在天色很晚了,你们先去休息吧,等明天一早,我们再谈。”
  “好,那就太麻烦你们了。”麦老微笑着说道。
  “哪里话啊,你太客气了,老吴,你带他们去找一间大点的休息舱,顺便也帮两位女士换个房间。”他还是跟之前一样,又把老吴给叫了过来。
  这次老吴带我们去了一间很大的休息舱,照比之前的那个休息舱要大不少,一共有四个上下铺,足够我们七个大老爷们休息的了。
  这休息舱里很干净,几乎是一尘不染的,床铺上的白色床单,整齐的跟部队差不多,居然没有一丝折皱,可以看出来,这里应该是每天都有人精心打扫过的。
  旁边还有整洁的衣服,都叠好放在柜子里了,老吴说这也是给我们用的,我们身上到现在还穿着潜水服呢,难受的不得了,整体来看,这间休息舱,比珍妮渔船上的休息舱要好一些,起码设备就比以前的先进。
  等老吴走后,我们把潜水衣全脱了下来,擦干身上后,全都换上了新的衣服,这些衣服就是那些船员穿的工作服,反正甭管好看赖看,换完以后起码舒服啊。
  馒头翻身倒在第一个下铺的位置上说,“这个床铺归我了,你们可别跟我抢啊。”
  “谁稀罕跟你抢啊,至于吗?”大个子白他一眼,在他对面的床铺上坐了下来。
  馒头闭着眼睛,很享受的说,“真舒服啊,换上干衣服,在躺在床上,这他妈简直就是神仙的生活啊,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呢,这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啊。”
  常山笑着说,“那是因为你早没经历过这些,要是早就经历过啊,你早就知道这就是享受了。”
  馒头没理他的话,我们却听到了他传来的‘呼呼’鼾声。
  “我靠,他是猪啊,刚躺下就睡着了。”顺子很无奈的说道。
  “猪都没他快啊。”大个子趁机又埋汰馒头一句,随后就爬上床去睡觉了。
  “呵呵,行了,都赶紧上床休息吧。”麦老说完话,也直接趟床上了。
  我则是在地上来回的走动,抓耳挠腮的难受啊,憋的我心里都发慌了,要是再不解决一下,这觉都睡的不安稳。
  “喂,义哥,你干嘛呢?”焦八在上铺坐起来,看着我问道。
  我看他一眼,有点无奈的说,“烟瘾犯了,好长时间没抽了,这会儿突然很想抽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