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喜欢骂人的,就继续骂,反正你们一天不在网上骂人,你们就浑身难受,你们要不骂骂别人,怎么来体现自己的与众不同啊,大街上骂人,还容易挨打,只能来这可劲儿骂了,还是那句话,要是骂我能给你涨工资,能让你有钱花,那您就继续,有位朋友说的好,疯狗到处有,贴吧比较多,狗可以咬人,但人不能咬狗,您老继续骂,骂出一片天下,骂出自己的人生,哈



  我这一么说,焦八也来劲了,“对啊,我说我怎么总感觉差点什么呢,感情就是差烟,你有烟吗义哥?”
  我白他一眼说,“你白痴啊,我要有烟还用在这来回乱转吗?”
  “这可怎么整啊,要不?咱们出去找人要两根吧。”焦八说着话,就从床铺上爬下来了。
  麦老很不耐烦的说,“得了得了,这大晚上的,别去打扰别人了,我看你们都不累啊,还有闲功夫抽烟呢,赶紧上床休息。”
  “你不懂,这就是烟民的力量。”焦八很得意的来了一句。
  他这话刚说完,我就听到外面有人在敲门,“谁啊?”我随口问了一句。
  “是我,老吴。”门外传来老吴的声音。
  我赶紧把门给打开了,老吴手里端着东西就走了进来,“没打扰你们休息吧?”
  “没有没有,我们还没睡觉呢,您这是....”我看到他手里有一个大托盘,托盘里面还有几个小盘子,但盘子上面都盖着盖,我看不到是什么东西。
  他随手把托盘放下,一脸笑容的说,“也没什么,就是怕你们半夜饿着,给你们送点吃的。”他赶紧把盘盖全都打开了,一共有三个盘子,分别是鸡腿肉,五花肉罐头,还有水果罐头。
  “哎呦,您太客气,谢谢,谢谢啊。”我这都多少天没吃到细粮了,在那荒岛上连树皮都没得吃,在海里漂泊的时候更是煎熬,成天吃生鱼,现在看着面前的鸡肉和罐头,我这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焦八更是直接,他干脆伸手就拿起一个鸡腿,边吃边说,“恩恩,香啊,真他妈香啊,太好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谢谢您了啊。”
  “你们不用这么客气,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就行,今天的事,太谢谢你了,要是没有你,我恐怕就得淹死在这海里了。”老吴看着我,一脸真诚的说道。
  “哪里话啊,要是没有你们,我们也得死在海里,这都是应该做的。”我也实话实说,人家毕竟救了咱们,咱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啊。
  “那也得谢谢你,好了,我不打扰你们了,你们慢慢吃,我先回去了。”
  老吴刚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我立马喊住他,“哎您等一下。”
  “您还有什么需要吗?”老吴回身问我一句。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那个....您有烟吗?我这....好多天都没抽到烟了。”
  老吴笑笑,从兜里掏出一整合香烟放在了桌子上,“这包烟你们暂时先抽着,明天我再给你拿。”
  这个老吴实在是太客气了,搞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等他走后,麦老把其他人也叫起来吃东西了,大家伙一看到吃的,早就把睡觉抛到脑后了,这些天来,我们遭了太多的罪,现在能美美的吃上一顿,再睡个好觉,真是一种奢华的享受啊。
  等吃完饭后,我跟焦八两人上休息舱外抽烟去了,本来想跟他谈一下在小岛上发生的事情,可焦八说现在时间太晚了,地点也不合适,得找个时机详谈才行,我也没反对,这事儿确实需要详谈.....

  夜晚,我来到了一个地方,这是哪里我不知道,周围都是白茫茫的雾气,脚下则是冰天雪地,寒风‘呼呼’的吹,这里很冷,冷的我瑟瑟发抖。
  我看不到其他人在哪,似乎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抱着双臂,拖着沉重的双脚,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这里没有尽头,整个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无论我走多久,我都走不出这片区域。
  累,窒息的累,寒风几乎快要了我的命,我感觉自己就快要死了,生命正在一点点的流失。
  我一下摔倒在冰面上,迷迷糊糊的挣扎着向前爬去,我嘴里轻声呼喊着其他人,我希望他们能来救救我,可无论我怎么呼喊,我眼前除了白色的雾气之外,周围依旧什么都没有。
  就在我感觉自己快要死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千娇百媚女人,可我看不清楚她是谁,昏沉中,我只记得她婀娜的身姿,似乎还穿着古人的衣服,她离我不远也不近,就在我眼前来回的飘荡着。
  大雾渐渐的退去了,她的影像也越来越清晰了,我看到她有一张美丽而又端庄的容颜,是那种典型的大家闺秀,她脸色很苍白,苍白的甚至都有些吓人,我不知道她是谁,她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眼前。
  她似乎在对着我微笑,可那笑容却让我看了不寒而栗,透着一股邪恶的气息,她慢慢的向我走来,当快走近我的时候,她伸出手,同时发出一种苍老的声音,“把东西还给我。”
  这声音飘荡进我的耳朵,让我感觉喘不上来气,那声音有如魔音一般,让我全身疼痛难忍,我清楚的看到,在她说话的时候,脸上依旧带着邪恶的笑容,可双唇却是一动也不动,
  真是莫名其妙,我根本就不认识她,她到底跟我要什么?我不明白,我趴在冰面上,有气无力的望着她,视线开始模糊了,神智也越来越不清醒了.....

  我猛的睁开眼睛,四周是一片漆黑,屋里只有微弱的月光,耳边传来焦八和其他人的鼾声,看来我还在休息舱内,刚才的一切,居然是一场梦,是一场奇怪的恶梦。
  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做恶梦了,本以为一切又回复正常了,可没想到的是,这一次,梦里的一切又是那么的清晰,那个穿着古装的女人到底是谁?她又在跟我要什么?我实在是想不明白,这梦怎么这么奇怪。
  我浑身已经湿透了,并且胸口还发闷,呼吸的时候甚至都能感觉到疼痛,而左脚踝这时也在隐隐作痛,我坐起身子,借着月光看了一下,我左脚踝上的黑色掌印,颜色似乎比以前更深了,不知道这跟刚才的那场怪梦有没有什么关系,
  可能这仅仅只是一场怪梦,也有可能这是一种预兆,我不知道,目前头脑还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全身上下很疲惫,我一头倒在床上,昏沉的又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