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我跟大家解释一下,有朋友说我写的像盗墓笔记,我谢谢您的夸奖了,不敢跟三叔相比,但我对天发誓,我真没看过盗墓笔记。

  盗墓书籍,我只看过鬼吹灯,还是在五年前的时候看的,看过前三卷,可惜最后没看完。

  我写这本书,说句良心话,没模仿任何人,所有的故事情节,都是我自己设定安排的,我这人看书不多,所有的情节都是独自构思完成。

  起初写的时候,就是想写一本与众不同的书,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好,构思了好久才动笔,算是一种挑战吧。

  盗墓书籍层出不穷,可完全写海洋和沉船的却没有,所以我结合历史和海洋,来写这本深海迷图。

  各位朋友请放心,虽然更新慢点,但我会在天涯有始有终的,肯定会更新完结的,最后谢谢大家的支持,感谢你们一路跟随,旗轩感激不尽。


  感谢支持我的各位朋友,我再这里最后说一个事情。

  很多人都爱拿忠义的名字来说事,这只要是个人就能明白的历史,就不麻烦几位大侠来告诉我了。

  还有,既然有人那么爱拿人物名字来说事儿,怎么没人拿焦八来说呢?我书里描写焦八的祖先叫焦四,这是晚晴年间的民间盗墓大贼,这是一个非常传奇的人物,也是有历史记载的,难道各位大侠都没察觉吗?

  行了,就说这么多吧,几位大侠自重吧,您要是真想研究历史人物,就去中国历史第一档案馆吧,小弟我这里就是一本小说,不值得您这么研究。


  “珍...珍妮?真的是你?”这外国男人也一脸惊讶的看着珍妮,连眼神都变了,他汉语说的很好,几乎没有那种生硬的味道。
  “恩,是我,咱们...好久不见啊。”珍妮点头说道,她很快又恢复到冷静的一面了,不过听她这口气,她好像对这老外有点不满。
  “是啊,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这老外说话虽然不生硬,可是很慢,但汉语能说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很不错了,比我们国家某些少数民族要强多了。
  “还好,真没想到,咱们会在这种场合下见面。”珍妮看着她,似乎眼神里似乎还有某种感情在里面。
  焦八这时突然碰我一下,“你干嘛?”我很小声的问了他一句。
  他凑到我耳边,用最小的声音说,“我猜这老外,他跟珍妮的关系肯定不一般,看这样子,八成是旧情人啊。”
  “你怎么知道?人家可能只是朋友呢。”
  焦八冷笑一下说,“嘿嘿,也就你看不出来吧,不信咱就走着瞧。”
  “是啊,我也没想到,会再一次见到你,我...我实在是太开心了。”
  这老外说着话,就上前一把抱住了珍妮,从他拥抱珍妮那表情和动作来看,这真不只是一个老朋友的简单问候,这里面可能包含了更多的情感,是那种很细微的情感。
  珍妮突然楞了一下,但很快,她也慢慢的抱住了这个外国男人,两个人彼此相拥着,仿佛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俩人一样,也不管我们其他人的存在了。
  我坐在凳子上一动也不动,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心里居然有点疼,就好像有人在挖我的心一样。
  说实话,我很想过去给这老外一拳,可我也知道,我没权利这么做,我不是珍妮的什么人,我更没有资格去动手打人家,人家还救了我的命呢。
  可我就是很不爽,也许,我只是珍妮的一个合作伙伴,或者说,是一个给她打工的打工仔,想到这里时,我再次点燃一根烟,让自己定定神。
  “忠义,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呢?”李欣在对面轻声喊了我一句。
  我回过神来冲她笑笑,“没什么,就是有点困,可能是没休息好。”
  李欣用一种很奇怪的笑容看着我,但是并没有多说什么,其他人看到这个场景,都是面面相视,可能谁都没有想到,珍妮会和这船长认识,并且关系居然还很亲近。
  这时候,那高个男子有意轻声咳嗽一下,“咳咳...”
  这老外这才赶忙松开珍妮,“不好意思各位,刚才有点情不自禁,我和珍妮是...大学的同学,我们有好几年没见了,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所以难免会很怀念。”
  珍妮脸色有点微红的对我们说,“这是马丁,我在美国上大学时的.....同学。”
  听他俩人说‘同学’的时候怎么那么别扭呢?看来真就和焦八说的差不多,两个人真有点像旧情人,就算不是情人,也绝对不是普通的关系。
  这个叫马丁的老外向我们礼貌的点点头,然后伸手介绍道,“很高兴能见到大家,这位是少宇,我的副手,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忠心的向各位朋友表示感谢。”
  麦老这时站起来说,“马丁先生,应该是我们感谢您才对,是你的船,就了我们。”
  “这是麦老。”珍妮随口介绍道。
  马丁看着珍妮,眼神里充满了爱意说,“我知道,他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舵手,昨天晚上要是没有他的话,我们不可能这么顺利的就离开,麦老先生,我向你致敬。”他说着话,还像麦老竖起了大拇指。
  麦老微笑着,赶紧摆手说,“不不不,您太客气了,这就是举手之劳而已。”
  马丁向他点点头,随后对那高个男子说,“少宇,你去叫厨房把早餐送上来吧,各位朋友,我们边吃边聊。”
  叫少宇的高个男子离开后,马丁和麦老他们才相续坐了下来,李欣却突然开口说,“马丁,好久不见啊。”
  当李欣这话一出口的时候,我这才意识到,他俩居然也认识,事情有点太巧合了,看来李欣也在美国生活过。
  “你是?李欣?”马丁盯着李欣,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李欣点点头,“怎么?不认识了?看你跟珍妮聊半天,我也没好意识打扰你们啊。”
  马丁有些兴奋的说,“我的天呐,今天这是怎么了?李欣好久不见啊,你还好吗?”
  马丁伸出手,和李欣很礼貌的握了一下,“还好,我也没想到会在这见到你,更没想到,你和珍妮...居然还是同学,看来这就是缘分啊。”
  珍妮反倒有点蒙圈了,“李欣,你...你和马丁...你们认识?”
  “恩,我们是在美国的一家拍卖会上认识的,是吧马丁?”李欣微笑着说道。
  “没错,我和李欣是在拍卖会上认识的,当时我们俩人正好坐在一起,所以...就认识了,真没想到,你们之间也认识啊。”
  珍妮表示明白的点点头,“是啊,我和李欣认识有几年了。”
  “这真是奇迹啊,能再见到你们,我真是很开心啊,这几位是?”马丁把目光看向了我们这边。
  珍妮笑着开口说,“马丁,这些都是我的朋友,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焦八....”
  珍妮在一个个介绍我们,当她介绍别人的时候,焦八和常山他们都很友好的跟马丁握手,表示对马丁感谢,感谢他的船救了咱们。
  当珍妮最后介绍到我的时候,气氛就有点怪了,“这位是金忠义。”
  “你好金先生,听说昨天晚上是你把老吴救上来的,我代表老吴感谢你。”马丁一脸真诚,并且带着微笑的伸出手。
  礼貌我是不会差的,我也起身握住他的手,“不用客气,我应该谢谢你救了我们才对。”
  “金先生真是太客气了,很高兴认识你。”马丁依旧一副笑容,但这笑容多少有点做作,就像是职业的微笑。
  我冷笑一下说,“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总听珍妮提起你,没想到你本人...可比她说的要好多了。”
  “是吗?珍妮总提起我吗?”马丁问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并且还有意扭头看了一眼珍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