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当时我也正瞄着珍妮呢,她的脸色很难看,一会儿红,一会儿又白的,她不动声色的掐了我一下,有些尴尬的说,“你别听他瞎说,我只是...只是偶尔会提起你。”
  就在这最尴尬的时刻,少宇和几位船上工作人员把早餐给送了过来,等把早餐放好后,除了少宇之外,其他船上的工人人员都离开了。
  我们每个人的面前只有一个盘子,还有一副刀叉,盘子上面还扣着盖子,这是一个长方形的桌子,在桌子的中间,摆放着牛奶,甜点,还有一点水果,当然还有切好的披萨饼。
  我一看这场面就知道了,这肯定是西餐,当我把盖子打开的时候,我坚信了我的判断,我的盘子里,是两个荷包蛋,还有两根火腿肠,在配上几片蔬菜,虽然东西不多,但这早点看上去还是挺丰盛的,起码很营养。
  “大家请慢用,船上没有什么太可口的东西,招待不周,还请见谅。”马丁微笑着说完话,随手拿起了刀叉。
  对于吃西餐,我没有那么多讲究,总而言之能吃饱就行啊,大家伙其实早就饿了,这么些日子以来,根本就没吃过什么像样的东西,除了生鱼,还是生鱼,现在看到这又是鸡蛋,又是火腿的,早就按耐不住了。
  这马丁一动手,我们其他人就开始了全盘的大扫荡啊,根本没有一点规矩可言,除了两位女士和麦老以外,就连常山都跟着我们一起狼吞虎咽的。
  馒头更是吓人,鸡蛋火腿,披萨饼干脆一起往嘴里塞啊,这根本就不是吃饭,这简直就是倒垃圾,搞的我们其他人都停下手来光看着他吃了。
  “你们看我干嘛?吃东西啊。”馒头边吃边说,光牛奶,他就了喝了四杯了。
  大个子用很瞧不起的眼神看着他说,“你有点素质行不行?吃饭跟狗熊一样,真丢人。”
  “靠,你还说我呢,你看你自己,吃的也不比我少哪去。”馒头说的是实话,大个子比我们其他人吃的都多,这个头大,食量自然也大。
  珍妮脸面有点挂不住了,“不好意思马丁,我们...我们好久都没正经吃饭了,所以....不要见怪。”
  “没关系的,你让大家随便吃,不够还有。”马丁到是个很随和的人,这老外表面看上去人还不错。
  “对了珍妮,我刚才就想问你,你们...怎么会漂泊在海上呢?”马丁放下手里的杯子,看着珍妮问道。
  珍妮先看了看我们,随后笑着对他说,“这个...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中间经历过很多事情,其实...我们是有船的,但是中途船沉了,后来.....”珍妮说到这的时候,只用了一个很无奈的表情,并没有细说。
  “哦,是这样啊,那你怎么想起出海来了?是...是因为什么事情吗?”马丁继续问道。
  “其实...没什么,我们...我们就是出海打鱼来了。”珍妮说了一句谎话,随口敷衍了过去。
  马丁盯着她看了两三秒钟,突然笑着说,“呵呵,原来是这样,还好上帝让我遇到了你,要不然后果真是不敢想啊。”
  我总感觉珍妮的话,并没有让马丁完全相信,我虽然在吃东西,可我的注意力却全在他们俩人的身上呢,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很认真的在听,虽然这么做有点不地道,但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是多做点准备的好。
  “是啊,要是没有你的船,我们早就死在海里了,谢谢你马丁。”珍妮看着他,很温柔的说道。
  “你跟我,是不需要用说谢谢的。”他说着话,就伸手握住了珍妮的手。
  珍妮没有回避,而是看着他问道,“别光说我了,那你呢,你怎么想起出海来了?”
  “我是出海考察来了,你也知道,上大学的时候,我就是研究海洋生物的,所以...这一次就找了个机会,组织一些人手,出海考察一番,没想到中途遇到风浪了,但还好,没出什么大事。”马丁轻声的说道。
  珍妮笑着点头说,“是啊,真是万幸。”
  “恩,快吃吧,东西要凉了。”马丁很殷勤的给珍妮倒了一杯牛奶,想必这就是典型的绅士风度了。

  半个小时左右,我们吃完早饭,马丁让我们随意,想休息的可以休息,不想休息的也可以在船上四处走走,他和少宇两人则是借口有事先离开了,麦老他们自然都回休息舱休息了,馒头和大个子打算睡死过去。
  我和焦八,还有顺子三个人去甲板上放放风,今天是个大晴天,海面上风平浪静的,阳光也很充足,唯一郁闷的就是,我不知道我们漂泊在哪里,目前只知道是在海上。

  顺子看着大海,眼神有点飘忽不定,仿佛是在回忆一般,片刻后,他突然说,“义哥,我…我突然想家了。”
  “想家了?海滨城吗?”我不知道他所指的是哪个家,我们在海滨城有个临时的家,当然还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家乡。
  “不,我想我的家乡了,我的农村老家。”顺子摇头轻声说道。
  “我也想家了,想爸妈,好久没联系他们了,也不知道这老两口子过的怎么样?身体还好不好,等我们这次出海结束了,就都回老家看看去吧。”我搂住顺子的肩膀,微笑着说道。
  顺子机械的摇摇头,“可惜我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你什么意思?”我一时没听明白顺子的话,难道他预感到咱们要死了吗。
  “我是犯事儿跑出来的,不可能再回去了,我之所以要远离家乡,跑到海滨城来生活,就是因为这个,而且…家里也没什么人了,除了我妈和我一个个弟弟之外,其他人都没了。”顺子苦笑了一下,显得有点无奈。
  “到底怎么了?你犯什么事儿了?至于这么严重吗?”
  这个表面阳光的大男孩,看来真不是我所想的那样,焦八说的对,对于他的过去,我一无所知,我甚至连他到底来自哪里都不知道,在我的脑海里,他只是那个我一手带出来的水手,那个总是充满阳光笑容的大男孩,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可没想到,他居然还会有这么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