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很严重,算了,不说这个了。”顺子深吸一口气,又恢复到以前的笑容了。
  “是杀人了吗?顺子,你跟哥说实话,你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试探的问了他一句,我突然间很想知道他的过去,这个大男孩,不是表面看着那么简单啊。
  顺子扭头看着我,笑了笑说,“义哥,过去的事,我不想再说了,拜托你也别问了好吗,我不想回忆那些往事。”
  “难道…”
  “算了义哥,顺子有他的苦衷,他要是不想说,你也就别难为他了。”一直没开口的焦八,终于是说话了。
  我看焦八一眼,他轻轻的向我点点头,意思让我不要再追问了。
  “好吧,既然你不想说,哥也就不问了,就算你没有别的亲人了,起码你还有我,我就是你哥。”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点心疼这个大男孩,我才想起来,他离家这么多年了,打我认识他第一天开始,他就没有回过一次老家。
  就算是我,每年都要回去一两次的,可他却从来没有过,我这个哥们真是失败,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居然都没有发现。
  “谢谢你了义哥。”顺子依旧笑着,还是那么的阳光。
  “靠,那么矫情呢,咱们可是兄弟啊。”我笑着给了他一拳。
  “有点累了,义哥我先回去了,老八我走了,你陪义哥在这晒太阳吧。”顺子打了个招呼,就回船舱休息去了。
  “你为什么不让我问他?”等顺子走后,我开口问焦八。
  “你问了又能怎样?他是不会告诉你的。”焦八语气很平淡,也没有一丝的表情。
  “你说的也对,就算我问了也白问,老八,你说他以前到底是干嘛的呢?”我疑惑的看着他问道。
  “这个我哪知道啊,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我早就说过,你根本就不了解他,顺子这人,不简单。”焦八一副早就想到的嘴角,有些得意。
  “哎,真没想到,咱们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他的另外一面啊。”我用手按住额头,感觉有点痛。
  焦八左右看看说,“义哥你跟我来,我跟你说点事儿。”
  我随着焦八走到船尾,在一个靠边的位置停了下来,这里没什么人,也挺隐蔽的,很适合商量点事情。
  “说吧,什么事儿。”我轻声问道。
  “你把那两张航海图拿出来,我再仔细看看。”焦八贼眉鼠眼的说道。

  “现在就拿?”我左右看看,这毕竟在别人的船上,恐怕有点不妥当啊。
  焦八很不在乎的说,“拿吧,放心,没人来的,来了也没事,谁知道咱们在看什么。”
  我把两张航海图从衣服里掏了出来,自从麦老把航海图放我这之后,我就只好随身携带了,这得亏是皮制的,要是纸画的,早就在海里泡烂糊了。
  我和焦八两人蹲在地上,把两个半张的航海图全部打开铺平,说实话,即便现在是一张完整的航海图,其实也没有多大,随身携带很方便的。
  “怎么样?看出来什么了?”我扭头看他一眼,这小子一直也不说话,就这么一直盯着看,时不时的再用手摸一摸。
  “义哥,我感觉,珍妮手里的这半张海航图,不是原件,应该是复制品。”焦八带着怀疑的表情说道。
  “复制品?你怎么知道?”我心里‘咯噔’一下,我之前就有怀疑过,珍妮手里的航海图,也许根本就不是真的,这些都是有原因的,就是因为多了一个向下的箭头和我们发现了清代沉船。
  “看出来的,这还用问吗。”焦八说了一句很大的废话。
  我瞪他一眼说,“靠,你不是号称古董专家吗?那当初你怎么没看出来啊,现在又来这么一出。”我真有点搞不明白了,他到底是不是专家啊。

  “我...该怎么说呢,之前我看到珍妮这张航海图的时候,确实有过怀疑,但你要知道,这种东西跟古董不同,不好分辨的,最主要的是....”焦八说到这时候,有点难以启齿了。
  “真是墨迹,是什么?你到是说啊?”我有点急了。
  “是珍妮手里的这张航海图,就算它不是当年的原件,也是出自古人所画,绝非当代人所模仿的。”焦八脸色有点沉重,语气很认真,没有丝毫的玩笑成分。
  “你的意思是,这既是复制品?还是古代人所画的复制品?”这事儿有点怪了,按照珍妮所说,这张航海图应该是绝对的机密,不可能外流的,那么又是谁来画的这幅赝品呢?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而且这两张航海图的皮制也稍有不同,可要是不细看的话,你根本就看不出来。”焦八轻轻的把这两张航海图给分开,意思让我观察一下。
  我仔细看了看说,“就是颜色稍微有点不一样呗,这也没什么啊?珍妮手里的航海图,一直都是随身携带,剩下的这半张航海图,可一直都是在郑和的棺材下面压着的,难免会有不同。”
  焦八贼笑着摇头说,“要是能这么简单就好了,你现在再看一看。”
  他把两张航海图放到了阳光的下面,向我使了个眼色,我仔细看了一下,可还是没什么变化啊,“什么意思啊?也没变化啊?”
  “你换个角度,往旁边一点。”焦八摆手,让我挪开。
  我很不情愿的往旁边挪了两步,大概是一个四十五度角的位置,我再这么一看,顿时就愣住了,这就很明显了,非常的明显。
  虽然珍妮的那半张航海图,是没有一点变化,依旧是一张皮,上面画着黑色的航线,可在郑和棺木下找到的航海图,却发生了轻微的变化。
  在那些所画原本都是黑色航线的位置上,居然出现了两个红色的标点,这两个标点应该是航海图上面的目的地,其实这红色标点,在正常情况下是黑色的,但在这个角度看,就是红色的了,就好像人民币一样,再不同的角度下,看钱币的颜色都是不一样的,这真是一个奇特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