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我又赶忙换了好几个角度,可只有这四十五度角能看到,其他的位置都不行,这真是挺神奇的,又让我大开眼界一把啊。
  “我靠,真他妈神奇啊,你...你这是怎么发现的?”我确实很惊讶,因为我一点都不知道。
  “咱们刚在海上漂泊的时候,你不是拿出来一次吗,我就是在那个时候看到的。”焦八把航海图卷上,又放到了我的手里。
  “原来是这样啊,你说...这东西是用什么画上去呢?这古人的智商也太高了吧?”这所谓的防伪,看来不是现代人的专利啊,在古代居然还有这么神奇的画工呢。
  “应该是一种特殊的颜料,具体是什么,我就不清楚了。”焦八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
  “那其他人会不会知道这个事儿?”当时所有人都看到了新找到的航海图,也不知道他们发现没发现这个秘密。
  焦八眯着眼睛说,“别人知道不知道,我不清楚,但有一个人肯定知道。”
  “谁啊?”焦八的表情,看样子是有九成把握啊。
  他在我耳边轻声说,“麦老。”
  我一听,赶忙看着他问道,“你确定?”
  “你还记得吗?当时你把航海图刚拿出来的时候,还没等仔细看呢,他就让你收起来了。”
  焦八这么一说,我到真想起来了,确实是这样,当时大家伙只看到是航海图,还没有半分钟时间呢,麦老就让我把东西收起来,说等获救了以后在拿出来。
  “那即便如此,也不见得他就知道啊,就算他知道,不也正常吗?你还知道呢。”
  焦八拍拍我肩膀说,“义哥,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我不是说麦老知道这个航画图的事情,而是在告诉你,麦老他可能知道这一切,包括这海航图背后隐藏的惊天机密。”
  “老八,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感觉焦八好像查到了什么,麦老这个人一向高深莫测。
  焦八一脸冰冷的看着我说,“还记得在小岛上的时候吗,我就跟你说过,我知道那猫眼黑衣人是谁了,只是碍于时机不成熟,我就没告诉你。”
  这是我最想知道的事情了,没想到焦八已经查出来了,“他到底是谁?”我感觉心跳有点加速,说不紧张是假的,一个隐藏了这么久的人,终于要浮出水面了。
  “按照我的分析来看,这人应该是...麦老。”焦八相当冷静的说道。
  “麦老?你就那么确定是他吗?”我之前也有怀疑过麦老,但仅仅只是因为他能力超强,才引起我的注意罢了。

  焦八似乎胸有成竹啊,他冷笑一下说,“有些细节,你得多留意才行,义哥你还记得吧?当时我们失去渔船的时候,几乎是面临绝境了,没有船,四周除了大海什么都看不见,可麦老却说,那附近一定有小岛,还让我们跟紧他,结果在那附近真就有小岛…”
  “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说麦老就是那黑衣人啊?再说了,当时我们是靠海豚上岛的,跟麦老没什么关系吧?”
  焦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给截了过来,其实他说的也对,当时那道士老头就说过,我们能登岛,就算是没有那些海豚也一样,我这么说,是想找借口帮麦老开脱,虽然他这人很神秘,但每次一想起他救我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很感激的。
  焦八拍拍我,“你别急,先听我把话说完,这只是其一,其二,咱们上岛以后,木筏都已经建好了,咱们本想第二天一早就离开的,可没想到半夜居然出事了。”
  “老王死了,是被那些红色的诅咒怪虫杀死的,可老王当时死的时候,正好是麦老和小虎子站岗,这里面就有很大的问题。”
  “当时在洞穴里我就有意问过,是谁先发现老王尸体的,小虎子说是他,可你想想义哥,麦老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连这事儿都发现不了,还要让小虎子发现以后再喊他,这不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
  “现在小虎子死了,也不好再查证了,但我认为,第一个发现老王死的人,应该是麦老,或者可以说,老王的死,跟麦老有直接的关系。”
  “可老王是被虫子害死的啊?这跟麦老扯不上什么关系吧?再说了,当时大家表决的时候,麦老和珍妮是赞同离开的啊,反倒是你我同意留下来。”
  我还是没忍住,又插了一嘴,但我得承认,焦八面对事情的分析,有时候真比我心细。
  焦八伸手向我要了根烟点着,猛抽了两口后说,“其实这事儿很简单,因为他早就知道我们走不了,所以他才故意说同意离开的,这只是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罢了。”
  “还有那些虫子,这也只不过是个借刀杀人的计量,如果没有那些红虫子,就算老王死了,我们第二天还得离开,可要想把我们全留住,他就得想别的办法,这才有了红虫子的袭击。”

  “你的意思是说?那虫子是麦老放出来的?”
  对于焦八的话,我不能全信,但也不能不信,他说的很有道理,思路也清晰,可又总是差点硬件,说白点,就是没有足够的证据,只是他凭借当时的情况来分析出来的。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除了知道是诅咒之外,这些红虫子的具体来历,我还有点弄不清楚。”焦八吐了口烟,表情有点沉重。
  我叹口气说,“这事儿怨我,当时光想着问那老头是谁了,就没细问这红虫子到底是不是他放出来的,但是他跟我说过,他并不想杀我,要是想杀我的话,我早就死在摄魂草之下了,他就不会出手救我了。”
  焦八点头说,“是啊,要是那老头没说谎的话,那些红虫子也不可能是他释放的,所以我才说,麦老和这事儿有绝对的关联。”
  “可是仅仅这些,也不够证明麦老就是那黑衣人啊?”这些事情,还不够有力,在实际问题面前,显得很飘渺。

  他接着伸出三根手指说,“还有第三,我们被困在丛林里后,是麦老先提议让我们上山的,他为什么要让我们上山,这就不用我多说了吧?肯定是早就预谋好了,这才是事情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