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这两天因为点个人原因,居然忘记更新了,抱歉啊,我现在补上。




  我想起来了,在这之前,好像是我们去找柴火的时候,麦老就开玩笑的问过我,想不想去山顶看看,当时就被我给否决了,现在看来,这都不是随便问的啊。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真是有预谋的。”
  我木钠的说了一句,脑海里在播放着当时的场景,麦老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呢?他究竟再打什么主意呢?
  焦八冷笑着说,“这才刚开始,接着我们一路跑到山顶,从山顶到洞穴,再到你掉下悬崖以后,这中间我们大家都走散了,等我们再次相遇的时候,就是躲过灵犀的巢穴了。”
  “你后来说,你和珍妮两人发现了两个地宫,并且还找到了两幅画像,可中途就丢了一幅,后来珍妮被人偷袭,手里的画也丢了,你说你怀疑是黑衣人干的,因为珍妮所描述的这个人,跟黑衣人很像,可你并不知道,我和顺子这一路,并没有跟麦老在一起,他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再行动。”
  “我们是在灵犀的巢穴才相遇的,麦老这段时间去过哪里,干过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但结合你和珍妮在地宫里发生的事情,他的怀疑就很大了,因为前后的时间差正好能对上,如果他了解这里的话,在当时的情况来看,他就有足够的时间去找你们。”

  焦八说道这的时候,两只眼睛闪烁着光芒,是那种火眼金睛,仿佛能看穿世间一切的感觉。
  我仔细琢磨一下,如果麦老真是一路上都没跟他们在一起,那还真就有这个可能,这老家伙深不可测,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大能力。
  “就算他当时是自己一个人,但也不排除人家是真走散了,麦老救过我好几次,没有他兴许我早就死了。”事情不能但看一面,这只是焦八根据实情分析出来的,麦老去过哪里,只有他自己知道。
  “救你?呵呵,那也许是需要你,如果他背后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地,他自己一个人是完成不了的,他需要我们,所以他得救你,明白了吗?”
  “再有最后一点,我们在到达主墓门口的时候,你不是说遇到那神秘老头了吗?中间黑衣人也杀出来了,并且麦老和顺子还被伏击了,当时麦老和顺子是在一起的,可为什么只有顺子被打晕了,而他只是受点伤呢?你不感觉这件事情很奇怪吗?”
  焦八眼神变的越来越诡异,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眼神,他说话的声音都变味了,发贼声,很贼。
  “没错,我当时也感觉到好像哪里不对,可就是想不起来,按照你的意思是…顺子很有可能是被麦老给打晕的?”我只能这么理解焦八的想法了。
  焦八扔掉手里的摇头说,“恩,很有可能,十有八九是他干的,当时他俩在一起,假如他就是黑衣人的话,他必须得把顺子打晕才能出现,而且,在黑衣人第二次出现的时候,时间差又刚好够用,你说这一切都是巧合吗?这天底下哪有那么多巧合存在啊。”
  我整理了一下思绪说,“恩,你说的很有道理,连着两次了,不可能都是巧合,要不…我找个时间探探麦老的话?”
  焦八瞄我一眼,带着鄙视的目光说,“探什么,你感觉那老家伙能被你套出来吗?他随便说几句瞎话就能糊弄过去了,咱俩这么一做,反到是打草惊蛇了,还容易让麦老盯上咱俩。”
  “也对,虽然麦老的嫌疑最大,可咱们毕竟没有足够的证据,得等他陆续露出马脚的时候才行。”我眯着眼睛,看来以后得多加防范他了。
  “其实就算有证据,我也不会去质问他的,他一激动,很容易把你我给杀了,到时候别说解开这一切谜团了,连命都他妈丢了。”焦八邪笑着说道,看来他是很惧怕麦老啊。
  “那你打算怎么做?”我扭头问道。
  焦八冷笑着说,“静观其变,以不变胜万变,你我需要做的,就是跟紧他的脚步,看看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他这个人,绝非善类啊。”

  我回忆了一下说,“我记得当时那道士老头死的时候,在我耳边说过一句话,他让我小心身边的一个人,可话到关键时刻,他居然死了,我也不知道他所说的这个人是谁。”
  “就像你跟我说过的一样,那老头说这小岛并非一般人能找到的,既然我们能登岛,肯定是需要人带领的,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他话说完,一双贼眼看着我。
  “是...是麦老。”除了他,实在是想不到其他人了。
  “很有可能,这么多疑点都出现在他身上,并且这些疑点都不容易被发现,这是有意在隐藏自己,现在只是缺少有力的证据罢了,但话又说回来,就算真不是他,他也脱不了关系,咱们这群人里,几乎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但就要看这秘密是好是坏了。”焦八说着话,抬头看了看天空。
  我转身靠着后面的栏杆,深吸口气说,“如果麦老就是那猫眼黑衣人的话,可那忍者黑衣人又是谁呢?这个人在岛上始终没有露面,实在是让我想不到。”
  焦八看着我说,“这个人我也想不到,上岛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留意每一个人,希望可以找出一些蛛丝马迹,但很可惜,除了常山和麦老以外,其他人都很正常,就连李欣都一样,表现的很平常。”
  “常山这个人真是很怪啊,我们在海上漂泊的时候,我就问过他,可惜什么都没问出来,你当初怀疑他也是盗墓贼,但那天晚上,他否认了,他说他认识盗墓的,可他并不是。”我挠挠头,感觉有点头痛,这次除了麦老算是有嫌疑之外,其他人的表现都很一般。
  “兴许是巫师呢。”
  焦八的一句话,又让我大跌眼镜,“你说什么?常山是巫师?这...这有可能吗?”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巫师又不是只有古代有,现代也一样,其实我也发现了,他跟我有一些区别,除此之外,我也想到不到别的了,现在就看他是好是坏了,要是好的,对我们来说很有力,相反要是坏的,那咱们后面的路就更难走了。”焦八皱着眉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那他有没有可能会是那隐者黑衣人呢?”我随口问道。
  焦八瞄我一眼说,“这个我哪知道啊,当时我并没有见到那黑衣人,只有你亲眼见到过,你都看不出来,何况我了,不过,这个人隐藏不了多久的,他很快还得现身。”
  “你怎么知道?你就这么敢肯定?”不过有时候我也挺佩服他,上次他说黑衣人晚上能现身,结果真现身了。
  “只要我们继续往下走,他绝对会再次出现的。”焦八手握拳头,咬着牙说道。
  我点点头,没说什么,焦八手搭在我肩膀上说,“义哥,你没发现吗,这事情原本很小,可现在变的越来越大,牵扯的事情也越来越多,居然把郑和的陵墓都翻出来了,看来这航海图最终的秘密,真是非同小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