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是啊,让人都无法相信这是事实。”这时我突然想到一个事情,“老八,那幅画里,叫刘千的太监你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怎么了?”焦八轻声回答。
  “我一直没跟你们说,当时那老头告诉我,刘千这个人...失踪了。”我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什么?失踪了?”焦八头一转,眼神露出惊讶。
  我点头说,“恩,那老头跟我说,当时刘千是死了,并且也下葬了,可等他假死后,有意去检查了一下刘千的棺木,可等他打开棺木的时候才发现,刘千的棺木空空如也,尸体早就不翼而飞了。”
  “尸体不翼而飞了?”焦八重复了一句,接着说,“最早你告诉我们两具棺木是空的时候,记得常山当时就说过,他说这两具棺木里的人,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都还活着,另一种就是消失了,也就是死了,或者失踪了。”
  “后来那神秘老头证实了常山的第一种说法,他确实还活着,只是始终没见到这个叫刘千的太监露面,出此之外,那老头还跟你说过些什么关于刘千的事情吗?”

  “我当时有问过那道士,他说刘千活着的时候,是一个野心非常大的人,后来郑和发现了他的野心,就把他困在这座小岛上了,一直到他死,都没让他离开过这座小岛。”
  “当时那老头说,只有他自己知道人参果的秘密,可后来我追问他刘千会不会也知道这个秘密时,他也叫不准了,我就在想,既然那道士能假死,刘千会不会也假死了一次呢?”如果说刘千死了,这事还好办一些,要是他还活着的话,这事儿就很麻烦了,我总感觉这个人很关键。
  焦八双手抱胸,表情严肃的说,“按照那老头跟你所说的事情来分析,这个叫刘千的太监,真有可能还活着,尸体是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不见的,就算是腐烂了,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剩下。”
  “再者,这个人生前野心勃勃,肯定是个非常有头脑的人,计划什么事情都应该是很周全的,这可能仅仅只是他的一个计划而已。”
  “对了,那道士跟我说过,之所以清兵能登岛,肯定是有人带领他们来的,他当时有怀疑过是刘千带人来的,可他并没有看到刘千,从刘千的尸体失踪后,他就再也没见到过这个人。”我赶紧把我想到的事情告诉焦八。
  焦八倒吸一口气,神情严峻的说,“这个事情不好办,那个叫刘千的是死是活,谁也拿不准,尸体失踪后,那老头也没见过,而我们只是见过他的画像,可我总感觉,这个叫刘千的太监,会跟我们这次出海联系到一起。”
  我猛然间想到,“你说...那猫眼黑衣人,会不会跟刘千有着什么联系呢?我记得那道士是猫眼,黑衣人也是猫眼,虽然颜色不同,但却都有相同的一点,这会不会是长生不死人的特征呢?”
  “你是说...麦老可能跟那刘千有着某种联系。”焦八到是更直接了当,话锋立马转麦老身上了。
  “我可没这么说,咱们现在还没十成的把握就证明麦老是那猫眼黑衣人,我只是说黑衣人和刘千之间可能会有某种关联。”事情还没到水落石出,不能太早下定论。
  焦八摸着下巴,转着眼珠子说,“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两个人同是猫眼,这一点很重要,这个叫刘千的太监很关键,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事情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
  “但是要想完全解开这两个人之间到底有没有关联,就必须要找到其中一个人才能知道,黑衣人很可能是刘千派来的人,而他自己则是幕后的操纵者,不过也有另一种可能,就是....这两个人原本就是一个人。”
  “啊?能吗?”我非常吃惊的问道。
  焦八撇嘴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越来越复杂,目前可以肯定的就是,黑衣人和刘千绝对有关联,要不然他也不至于在小岛上现身。”
  我眯着眼睛说道,“对,你说的没错,那猫眼黑衣人跟刘千肯定脱不了关系,两幅画都被他偷走了,那老头还差点死在黑衣人的手里,这些事情都证明着,他是想要销毁一切证据,销毁一切对他有阻碍的人。”
  “义哥,事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这些幕后人,是隐藏不了多久了。”焦八闭上眼睛,让自己放松一下精神。
  而我又想起一个关键事情,“对了老八,那道士还说过一句话,他说,郑和是在守护着什么机密,可一旦刘千要是还活着的话,那这隐藏几百年来的机密,恐怕就要毁于一旦。”
  “机密?”焦八的脸色越来越沉重了,片刻后说,“我想...郑和手里那半张航海图,就是这剩下的机密来源,肯定是这样,要不然那老头也不会把郑和制作成魔虫黑尸,这就是为了防止有人来偷航海图。”
  “当年那些清兵为什么要想尽办法占领一个毫无用处的小岛呢?想必也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的,按照那老头所说,只有他和刘千,还有郑和知道这个秘密,郑和死了,而他一直在守护着小岛,可刘千的尸体却突然失踪了,百年后清兵就开始大批攻岛,这里面绝对有事情,不敢说完全是刘千指使的,但他肯定脱不了关系。”
  我点点头,“那么说,之前在明朝沉船里发现的清兵,也很有可能跟攻打小岛的清兵是一个目地了?”这么一分析,事情就显得顺理成章了。
  “恩,肯定是有着某种联系,沉船,小岛,应该都是围绕着一个目地,就是那老头说的机密,而那清代船沉里的棺木,现在更加可以肯定,就是从那明朝沉船里挖掘上来的了。”焦八说着话,有意看了我一眼。
  我冷笑着说,“狐狸的尾巴,早晚是会漏出来的。”
  “那是肯定....”

  “嘘,别说话。”焦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给打断了。
  “有脚步声,好像有人过来了,快走。”我给焦八使个眼色,我们两人赶紧从船尾躲到船舱的左面。
  “谁来了啊?大惊小怪的。”焦八蹲在我身后,有点郁闷的说道。
  “别说话。”我瞪他一眼,等他彻底闭嘴后,我偷摸的往船尾方向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