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这时候,有两个人从船舱的右边往船尾走了过去,是一男一女,男的是这艘船的船长,那个叫马丁的老外,女的则是珍妮。
  这两个人跑到船尾来干嘛,偷偷摸摸的,难道是想搞什么激情不成?不对,要是有激情的话就不会在这了,应该在船舱里才对,我真是胡思乱想啊。
  “你叫我出来…有什么事吗?”珍妮背对着我,我看清楚她的样子。
  “没事就不能叫你出来吗?”马丁带着笑容说道。
  “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不好意思了。”
  珍妮刚转身要走,马丁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很深沉的说,“别走,珍妮,这几年,我很想你。”
  珍妮突然笑了一下,转过身来说,“想我?呵呵,谢谢你马丁,我很意外。”
  马丁似乎盯着他眼睛说,“难道你认为我在说假话吗?自从你回中国这几年,我很自责,也很后悔,我非常想你,几乎每天都在想你。”
  他这话说完以后我浑身是一阵鸡皮疙瘩啊,就差掉地下了,看来这老外跟珍妮还真有过那么一段历史啊,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心里很堵的上,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卡在呼吸道上,让我喘气都费劲儿。
  焦八碰我一下,在我耳边低声说,“怎么样?我就说吧,他俩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我扭头瞪他一眼,没说话,又继续偷听他俩的对话,说实话,我感觉这么做挺不厚道,偷听人家讲话是很可耻的事情,可我要是不偷听他俩说话,我这心里还痒痒,我很想知道珍妮跟这老外以前到底是个怎样的关系。
  “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珍妮的语气有些冷,但我听的出来,这语气里充满了曾经受过的伤。
  “不,珍妮,让我们从新开始好吗?能再这重新遇到你,我想这是上帝的安排,我感谢上帝又给了我一次机会。”马丁一把将珍妮搂在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
  珍妮慢慢的推开他说,“从你跟她在一起的那一天开始,你我就彻底结束了,别再让我伤心了好吗?我会受不了的。”
  珍妮说的那个‘她’,应该是另外一个女人,曾经插在她俩之间的小三,不对,在美国好像没有小三这个称呼,应该是什么呢?情妇?也不对,算了,管他娘的是什么称呼呢,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
  “亲爱的,你为什么就不能忘掉过去呢?我承认,我以前是伤害过你,可我是无心的,当时我…我只是跟她逢场作戏而已,我并不爱她,我的心还在你这啊。”马丁似乎有点急了,他两手扶住珍妮的肩膀,轻轻的摇晃着。
  珍妮一把打掉他的手,“请你别再叫我亲爱的,我们之间不在需要这个称呼,你让我忘掉过去?怎么忘掉?你背着我跟她在床上亲热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到过我?那是我们的家,你居然在家里的床上跟她亲热,要不是我亲眼见到,你还死不承认呢,马丁我告诉你,我永远不会忘掉那一幕的。”
  这时候我才明白,原来珍妮跟马丁之间的关系,会近到如此地步,他们以前居然还有属于自己的家,看来这是对儿同居很久的恋人了。
  可为什么我心里就这么不得劲儿呢,一股无名的怒火正在燃烧,就快烧满全身了,我慢慢的握紧拳头,真想冲过去一拳打掉他满嘴的牙。
  这个孙子居然背着珍妮在自己家里搞女人,表面上看着他很绅士,可没想到原来骨子里是个这么无耻的男人,我最瞧不起这种背着女朋友在外面乱搞的男人了,什么东西吧。
  “对不起珍妮,我很抱歉,我没想到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伤害,可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我也知道你还爱着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好吗?不要让我们再互相折磨了。”马丁用一种哀求的声音说道。
  珍妮冷笑一下,“没错,我是爱你,不过那是以前了,机会?我记得我给过你一次了,可你呢?你有珍惜过吗?居然还跟那个女人藕断丝连,我相信过你,可你却再次伤害我,这次,我是不会再相信你了。”
  马丁一把握住珍妮的手,显得很深情的说,“珍妮,还记得我们以前一起出海的日吗?你躺在我的怀里,我们一起看着蔚蓝的天空,那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日子。”
  “马丁你别再说了好吗?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还提它干什么,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那些事情,最多就算是一场回忆,一场我不愿意回想的回忆。”珍妮似乎有点急了,说话的语气都升高了。
  马丁看着她,几秒钟后说,“珍妮,难道这几年来,你就没有想过我吗?”
  “这几年来,我确实有想过你,刚和你分手的时候,我哭过,也闹过,可我挺过去了,半年后,我恢复了,我不再需要你,也不再依赖你了,没有你,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过的很好,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你从新开始,我也不想从新开始,马丁,你我的缘分,已经彻底结束了。”珍妮很平静的说道,没有一丝的感情色彩在里面。
  我在心里为珍妮加油,说的好,就不应该给他一点机会,这孙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肯定是专门玩弄感情的男人,看他那张刀螂脸吧,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气的我都快抓狂了。
  “义哥,你在那嘟囔什么呢?”焦八在我耳边轻声一句。
  我这才发现,我嘴居然不停的嘟囔着,虽然没有声音,但是嘴却没闲着,我回头又瞪他一眼,很小声的说,“你闭嘴,小心让他们听到。”
  焦八贼笑着说,“放心,这海风挺大的,他们听不到啊。”
  我一把掐住他脖子,恶狠狠的说,“闭嘴,要不然我给你扔海里去。”
  焦八脸色通红,赶紧不停的点头,我这才松开手,又继续偷听他俩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