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珍妮,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心狠了?”马丁似乎很失望,语气变的很低沉。
  “我心狠?你伤害我的时候,为什么没想过你心有多狠,我只是摆正我的位置罢了。”珍妮还是那么冷静,一点也不动摇。
  “看来你对我,真的是死心了,可我不会放弃的,珍妮,我依然还爱着你。”马丁到是不死心,依旧死缠烂打的,这老外也不全是豁达之人啊,上来那股劲儿,比我们国人还墨迹。
  “可我不会再爱你了,马丁,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再也回不到过去了。”珍妮看来是被他给伤透了,要不然她也不能说这话,看来女人一旦心死,真是八匹马也拉不回来啊。
  马丁整理了一下发型,很认真的说,“那好,咱们先不谈私事了,说公事,珍妮,你们这次出海,到底是干什么来了?”
  “不是跟你说了吗,出海打鱼来了。”珍妮随嘴就胡说了一句。
  “珍妮,你没有说实话,用你们中国话说,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吗?我不相信你是来出海打鱼的。”马丁面带微笑,好像一眼就看穿了珍妮一样。
  “你爱信不信。”珍妮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马丁好像很沉得住气,他也不着急,“珍妮,我了解你,你是不会出海打鱼的,你要是不说也可以,我会找个最近的陆地,然后送你们上岸。”
  “你...你居然威胁我?”珍妮这次有点生气了,伸手指着马丁。
  “珍妮,我没有威胁你,我只是希望你能跟我实话实说。”马丁双手按住她肩膀,一脸诚恳的表情。
  “我...这事儿我没法说,我不能告诉你。”这傻丫头还是被套出来了,她这么一说,就已经证明她不是出海打鱼了。
  “为什么不能说?你给我一个理由可以吗?”马丁继续刨根问底。
  “那我问你,你这次出海是考察什么?海洋生物吗?”珍妮突然反问起他来了。
  马丁冷笑着说,“呵呵,我才没那闲功夫考察那东西呢,我也不瞒你,我这次出海,其实....是来寻找沉船的。”
  当他这句话说完的时候,珍妮突然‘啊’了一声,想必她一定很惊讶,其实不光她惊讶,就连我跟焦八都大吃一惊,这个老外居然也是来找沉船的,这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的,看来这打捞沉船的人,想发笔横财的不占少数啊。
  “我靠,这老外居然跟咱们是‘同行’啊。”焦八又在我耳边嘀咕一句。
  我回头小声说,“可能有内情。”
  “你...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呢吧?你也来找沉船?”珍妮这句话直接把她出卖了,为什么要加个‘也’字。
  马丁靠着后面的栏杆说,“我为什么要开玩笑,这是事实,我就是来找沉船的,要不然,我才没兴趣出海研究那些没用的生物呢。”这孙子可真是个小人啊,他借着出海考察的名义居然想来捞沉船,这真是名利双收的好事儿啊。
  “你...你来找什么沉船?”珍妮试探的问他一句。
  “中国古沉船。”马丁好不演示的说了出来。
  我和焦八两人再次惊讶,沉船分很多种,当然外国也有很多沉船的,并且有很多著名装满宝藏的沉船,比如说1622年沉没的阿托卡夫人号,不也是装满宝藏的沉船吗,虽说最后有人给打捞上来了,但还是有很多外国沉船的。
  可他一个美国人,不去找美国周边海域的沉船,偏偏不远万里,来寻找中国的古代沉船,其实这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
  早在七八十年代,就有很多外国人开始想尽一切办法来打捞中国沉船,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中国古沉船里面,有传说的神秘宝藏。
  并且有一些打捞船队已经得手了,在中国海域管控不严密的时期,他们着实是捞了一大笔财富啊,沉船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他们把中国那些古代的珍宝,纳入自己的腰包,换取大量的金钱,这跟盗贼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属于我们中国的,我们自己来打捞,大不了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始终都是在我们国人手里,可你一个美国佬也想来这捞一笔,听着真是让人不爽啊。

  “全世界有那么多沉船你不找,却偏偏来找我们中国的沉船,马丁,你这是为什么?”珍妮语气有点不善。
  马丁邪恶的笑着说,“珍妮,这事情多简单啊,我直说吧,你们中国古代,有很多沉船,并且里面都装载着很多无价之宝,我来这的目地,就是来打捞这些宝藏的,要是单论财富的价值,我想...没有一个国家的沉船,是可以和中国古代的沉船相比。”目地还真简单明了啊,说白点就是来捞钱的。
  “那你找到了吗?”珍妮试探的问了他一句。
  马丁有点失望的说,“暂时还没有,不过我想应该快了,中国历朝历代,有那么多沉船,总会让我找到一两个吧?”
  珍妮冷笑着说,“我就知道,你不会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没想到,你对我们中国的历史,还很了解吗?”
  “你可别忘了,我曾经是有一个中国女朋友的,并且,我还很爱他。”马丁目光直视着珍妮,这个臭不要脸的男人,真是让我感到恶心啊。

  “哼,你爱不爱跟我没什么关系了,不过我劝你还是算了吧,沉船不是那么好找的,中国古代是有一些沉船,但大部分都是传言,你可浪费时间了。”
  珍妮冷哼一声,这傻丫头,她跟这老外说这话干嘛,这不是摆明着在告诉他,中国古代确实是有很多沉船吗。
  我发现珍妮面对这老外的时候,反应能力要明显下降了,当初对付我的时候可是一句又一句的,现在倒好,反倒被人家牵着鼻子走了,真是被人捏的死死的。
  “呵呵,珍妮,其实你心里很清楚,这根本就不是传言,要不然,你也不会出海啊。”马丁好像能识破珍妮一样,目光看起来阴险狡诈的。
  “你...你什么意思?我说过,我出海是来打鱼的,没别的。”珍妮还在嘴硬,可她已经说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