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你...你什么意思?我说过,我出海是来打鱼的,没别的。”珍妮还在嘴硬,可她已经说漏了。
  马丁盯着她看了看,片刻后说,“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身边的那些朋友,刚救他们上来的时候,他们每个人可都穿着潜水衣的,你要真是出海打鱼的,他们为什么要穿潜水衣呢?”
  “那...那是因为...因为...我们有时候要去捞海参。”
  珍妮这句话说完后,我都快欲哭无泪的,这又是不打自招,捞海参需跑这么老远的地方吗,在近海就能有,说谎也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啊,珍妮是被他给吃定了,这老外果然有两下子,把珍妮拿的稳稳的。

  “捞海参?珍妮,我脑子没毛病的,捞海参需要跑这么远的地方来吗?跟我说实话吧,你出海到底是为什么?是不是跟我一样,也是来寻找古沉船的呢?”马丁声音很小,但还是被我给听到了。
  珍妮依旧背对着我,我看不到她现在是什么表情,可她一直没有说话,这样很不好,她越不说话,马丁心里越相信自己的话是对的,这不是沉默,这明显就是默认了。
  大概过去一分钟左右,马丁突然开口说,“珍妮,先抛开我们的私人感情不谈,单论这件事情,我们两个人合作吧,一起来找沉船,怎么样?”
  珍妮还是没有说话,马丁又鼓动着说,“我们两边要是一起合作,有危险了,还可以相互照应一下,并且我船上有很多先进的设备,都是我从美国带过来的,这可以提供给你很多帮助,你要是回陆地了,再重新计划出海,我想就没那么容易了。”他这是威逼利诱啊,是又给你巴掌,又给你甜枣的,这老外真不可小看啊。
  “你就那么肯定我也是来找沉船的?”珍妮还是没有承认,不过已经无所谓了,事实已经摆出来了。
  “非常肯定,大家都是一个目地,自然很好分辨。”马丁很是得意。
  珍妮走到马丁旁边,侧脸看着他说,“好吧,我承认,我这次出海的目地,就是来打捞沉船的。”
  到最后她还是给说出去了,我和焦八对视一眼,全都很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女人的嘴就是不严啊,再厉害的女人也不行,藏不住事情。
  “耶,我就知道,怎么样?咱们一起合作发财吧?”马丁显得很兴奋。
  “这件事情我得考虑一下,毕竟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我得问问其他人的意见,可要是我们合作的话,这钱...该怎么算呢?”珍妮突然话锋一转,很专业的问道。
  “珍妮,你我的关系,还谈什么钱呢,这不就伤感情了吗。”马丁摆摆手,装出一副很慷慨的样子,可越是这样的人,越是不可相信的。
  珍妮摇头说,“不行,必须说清楚,因为你我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马丁点头说,“既然这样,那好吧,我吃点亏,设备全部由我来出,大家四六分账,你四我六,不错吧?”
  珍妮呵呵笑着说,“你真当我白痴啊?还四六分,要是没有我们,你恐怕连沉船都找不到,三七分账,你三我七。”
  “这...这绝对不行,大不了我让一步,五五分账好了。”马丁还在讨价还价。
  珍妮一口否决,“不行,就三七分账。”
  马丁叹口气说,“我真是服了你,那这样吧,四六分,你六我四,对不起珍妮,我不能再让步了,我得为我的手下考虑。”
  “好,那就一言为定,你等我消息吧。”珍妮话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珍妮前脚刚走,后脚我跟焦八两人刚要离开的时候,就听马丁突然喊道,“出来吧,别再躲着了。”
  我一听这话,赶忙停下了脚步,“我知道你在那,别躲着了。”马丁再次说道,看来他是早就发现我们了啊。
  焦八回身看我一眼,刚要动身的时候,我伸手拦住他,打了个手势,意思让他别动,呆在着,这马丁可能仅仅只是发现了我,因为当时我在最边上,估计他就看到我一个人。
  焦八点点头,我整理了一下情绪,漫无目地的走了出去,“你好,马丁先生。”我露出笑容,伸手跟他打着招呼。
  “金先生,你为什么要在那偷听我们说话呢?这是很不礼貌的。”马丁脸上带着笑容,可这笑容看起来一点都不和谐,一看就是装出来的。
  我装傻充愣说,“偷听?没有啊,我...我只是在那吹吹海风而已。”
  “呵呵,您真不亏是中国人啊。”马丁嘲讽的笑了一下。
  我顿时就收起了笑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能这么说,八成是没什么好意。
  “没什么意思,你们中国人,不就是喜欢说谎话吗?”马丁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这是明显再嘲讽我。
  我语气生硬的说,“我们中国人说不说谎话,和你有关系吗?”可说完以后我后悔了,这是在打自己脸呢,承认我刚才说谎话了。
  “你能这么说就好,那这就证明我刚才没说错。”他很满意的点点头。
  可这句话说的我很无奈,我还真就反驳不了他,谁叫咱们这么不争气呢,说谎话都说到世界上去了,这美国佬拿这个戳我脊梁骨呢。
  “好好好,我承认,我是听到你们说话了,但我可不是偷听,而是...我一直就在那里,无意间听到的,是你们自己愿意说,那我也没办法啊,我总不能堵住自己的耳朵吧?”我真想抽自己一嘴巴,这又是谎言。
  马丁走到我跟前说,“金先生,谎话能说到你这个程度,也很不容易了,开始我还很欣赏你的勇敢,可现在看来,你不过是个小丑罢了。”
  “喂,美国佬,我很感谢你救了我们,可你也别太得寸进尺了。”这老外说话是真难听,句句伤人要害。
  他立马摆手说,“呵呵,你不要误会,我救你们,是为了珍妮,可不是为了你的一句谢谢。”
  我盯着他的眼睛说,“你最好别再打珍妮的主意了,像你这种恶心的男人,根本就配不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