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我是很恶心,可那又怎么样?珍妮她是爱我的,怎么?难道你喜欢她?”马丁歪着脑袋,露出奇怪的笑容看着我。
  我冷眼盯着他,皮笑肉不笑的说,“我喜欢不喜欢她,又关你什么事,她已经不再爱你了,你还是省点力气吧。”
  马丁突然拍拍我胳膊说,“金先生,你可能还不知道,珍妮的一切,都在我身上,我是她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的一个,她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
  “可珍妮刚才已经说了,她不再爱你了。”我盯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看来你是真喜欢她啊,只可惜,珍妮是属于我的,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你就别再做梦了。”马丁狡猾的笑着,这笑容让人浑身都发冷。
  “我告诉你,你最好离她远一点,要不然,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我的眼睛似乎在喷火,鲜血在体内都快沸腾了。
  “就凭你?呵呵,在美国,像你这种不自量力的中国人我见多了,他们大部分都是纸老虎,花架子,全是些中看不中用的家伙,当年二战时期,日本人是怎么称呼你们来着?”
  他故意摸摸头,然后装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说,“哦,对了,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应该是叫你们东亚病夫吧?”
  “放你妈的屁,美国佬我告诉你,老子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最好别惹我生气,你们美国人也好不到哪去,表面看着很绅士,可骨子里却流着强盗的血液。”
  我伸手指着他鼻子骂道,要不是看在他救了我们所有人的份上,我真想把他扔到海里喂鱼去,这个人要么不说话,要说话就直接一针见血,扎的你浑身都疼。
  他把脸凑到我眼前,用手一下一下拍打着我的脸说,“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本事,就回家呆着吧,金先生,这句话应该我对你说,你最好别让我生气。”
  他最后猛的一巴掌抽我脸上了,这一巴掌抽的我往后退了好几步,顿时就给我嘴角打出血了,整个左脸是火辣辣的痛,下手是真不轻啊。

  “喂,你他妈有病啊,怎么说打人就打人。”焦八实在忍不住了,从附近跑了出来。
  他一把扶住我说,“义哥,你怎么样?没事吧?”
  我瞄他一眼说,“你怎么出来了?添乱。”他这一出来,马丁更是有话可说了,原本咱俩偷听人家说话就不对,我一个人承认也就算了,现在到好,他也跑出来凑热闹了。
  “废话,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这老外太他妈嚣张了,我真想狠揍他一顿。”焦八用怒火的眼睛盯着马丁,看样子是真动气了。
  “真没想到啊,居然是两个人在偷听,金先生,这就是你说的实话吗?”马丁嘲讽的笑着,眼神充满了鄙视。
  我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说,“算了,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话可说,这一巴掌,就当我偷听你们说话的后果了。”
  我心里也清楚,毕竟咱们确实偷听了,虽然这美国佬说话非常难听,但也不无道理,我刚才确实一直在说谎话,真就像在打自己脸一样,他这一巴掌打的刚好,我不欠他了。
  “走吧老八,咱们回去。”
  “就这么走了?他白打你了?”焦八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
  “怎么了?打就打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至于这么惊讶吗?”我看着他随口说道。
  “靠,义哥,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这老外都欺负到你头上了,你怎么连个屁都不敢放?难道你真怕他不成?”焦八咧个大嘴,伸手指着马丁吼道。
  我拍拍他胳膊说,“跟那没关系,毕竟咱们理亏,就当我还他了。”
  焦八推开我的手,理直气壮的说,“滚蛋,你理亏,我不理亏,我可没想偷听他,是他自己说话声大,怨不得我。”
  他转身冲马丁吼道,“黄毛鬼,原本看你救了我们的份上,我不想为难你,可你实在让我太生气了,今儿个我要不揍你一顿,我都对不起全天下的中国人。”
  马丁依旧是那副讨厌的笑容,“就凭你也想跟我动手?告诉你,我都不用双手,就能轻松的打倒你。”
  “我操你大爷的。”
  焦八大骂一句就要往前冲,我一把抓住他,“你干嘛?冷静点。”
  “义哥你松开,我非揍他一顿不可。”焦八瞪着眼睛看着我,我好久没看到他这么冲动了,看来这老外是触碰到他的底线了。
  “别闹事,我们可是在人家船上。”我可不想因为打一场架,就把我们集体给轰下船了。
  “放心,我不会赶你们下船的,你们两个一起上吧,我就当活动活动身体了。”马丁看穿了我的心思,可他并不知道,我也是一直再忍让。
  听到他这句话后,我实在忍不住了,我松开抓住焦八的手,“看来是躲不掉了啊,那就去吧,给他好好上一课。”
  焦八用力点点头,向着马丁走了过去,“怎么打?可别说我欺负你。”
  “随便,你想怎么打就怎么打。”马丁毫不在乎的说道。
  就在这时,焦八突然启动身体,猛的一拳打了过去,这一拳正中对方的脸,马丁被打的往后退了两步,身体直接弯了下去,但他并没有倒下。
  焦八也没有乘胜追击,而是有意居高临下的望着他,“美国佬,你还挺耐打的吗?
  马丁站起身子,柔了柔脸说,“卑鄙小人,你居然偷袭我。”
  “你傻逼啊,是你自己说随便打的,现在还怪我头上来了,靠。”焦八最后向他竖起一根中指。
  马丁冷笑一下,身形一闪,快速的出脚,先是一脚低鞭腿踢在了焦八的膝关节处。
  焦八直接单膝跪下了,随后又是一脚鞭腿踢在了焦八的脸上,这一脚下去后,焦八身体直接拍在地面上了,人瞬间就昏迷过去了。
  马丁撇嘴摇摇头,往后退了几步,很潇洒的说,“忘记告诉你们了,我是跆拳道黑带八段。”
  我走过去蹲下扶起焦八,拍拍他脸,“喂喂,老八,醒醒,醒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