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焦八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神志多少有点不清醒,看来马丁那一脚踢的挺重。
  他使劲摇晃着脑袋,摸着被踢的脸,迷迷糊糊的说,“他...他妈的,大意了,没想到这老外还真有两下子啊。”
  我按住他肩膀,“你稳当呆着吧,我去跟他谈谈。”
  “还谈个蛋啊,揍这孙子,哎呦,疼死我了。”焦八捂着脸,那脸已经肿起来了。
  我站起身来,盯着马丁说,“跆拳道是吧?黑带八段是吧?来来来,我看看你有多大能耐。”
  可就在马丁刚要出手的时候,麦老却突然出现了,“忠义,你们在干什么呢?”
  我赶紧装出一脸的笑容说,“没什么啊,跟马丁先生切磋切磋,活动活动身体,是吧马丁先生?”
  “没错,我们只是在切磋,交流交流吗。”马丁还是那副欠揍的表情。
  这麦老一出现不要紧,马上其他人也跟过来了,就连船上的人也围了过来,我们双方人马几乎都快到齐了。
  “切磋?你们这样像是在切磋吗?”麦老看了一眼焦八,焦八的脸都青了。
  我没理麦老的话,而是看着马丁问,“还继续吗?”
  “当然,我可是很期待的。”
  他藐视的眼神在告诉我,他是想让我在所有人的面前丢脸,让我难堪,让我颜面扫地,让我抬不起头来,不过这样也好,当着所有人的面硬打一场,不管是输赢,我这心里就坦荡了。
  “好啊,我也很是期待呢。”我活动了一下脖子,甩了甩双手。
  现在任谁一看都明白,我这是要和马丁来一场决斗,虽然他们不知道我们俩为什么要决斗,可谁都能看出来,这根本不是在切磋,因为我们两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怒气。
  马丁摆出战斗的之态,双腿来回跳动,他一个美国人,还是一个身高快一米九的人,本以为他会什么拳击搏击呢,可没想到却是跆拳道,居然还是黑带八段,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要真是八段的话,那还有些实力,不过这种竞技比赛的东西,不太适合真实格斗,格斗只有一个要点,就是快速的击倒对方,没有任何规矩可言。
  “船长,算了吧,别伤了和气。”少宇赶紧走出来打圆场,看来他是不希望我们俩人继续斗下去。
  “你不用多说了,这是我们俩个人之间的事情,你们谁也不许插手,走开。”马丁一点面子没给他,少宇一看自己劝不住,就只好无奈的摇头走开了。
  珍妮这时候走了过来,她看着我问道,“喂,你们俩这是在干嘛?”
  我看她一眼说,“明知故问,你不都看到了吗?”
  “我是在问你,你们俩为什么要打架?”珍妮在我耳边说道,脸色有点严肃。
  我无奈的笑着说,“这不是打架,是切磋,是马丁先生非要跟我过过招,人家毕竟救了我们,我没办法推迟啊。”我随口胡编了几句,我总不能告诉她,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她吧。
  珍妮扭头对马丁说,“马丁,你们俩就别闹了。”
  “珍妮,这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事情,你是没有权利插手的。”马丁斩钉截铁的说道,丝毫没有任何动摇。
  “你...”珍妮被他气的愣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她转头刚要对我说的时候,我立马打住他,“行了你不用多说了,我和他的决定一样。”
  珍妮最后无奈了,只说了一句话,“真不懂你们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话说完就气的走到一旁了。

  其他人一看这场面,就知道肯定是拦不住了,大家伙全都往后退开了,好把场地给我们两人空出来,这船尾的空间虽说不太大,但也绝对够我们施展了。
  “动手吧,马丁先生。”我不需要任何的架势,战争练就了军人,在杀敌的时候,根本不给你任何准备的余地。
  “来吧金先生,我等着你呢。”他挑衅的向我钩钩手指,眼神里充满了蔑视。
  我冷笑一下,慢步的向他走了过去,当我快接近他的时候,他突然间快速的出脚,奔着我的脸就来了,速度很快,几乎可以称之为闪电般的速度了。
  还好我事先就有准备,身体一偏,急忙躲过了这一击,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这跆拳道黑带八段的人,果然不是吹出来的,他连续的出脚,腿法凌厉到不可想象,只见一堆影像在我面前来回的闪现,我除了来回的躲避之外,几乎就没有还手的余地。
  看来是我低估这老外的实力了,他这黑带八段,不是虚的,是实打实的,我是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啊,用双手来回的抵挡着他的攻击。
  这老外的力量非常强悍,在连续的强势攻击以后,我感觉我的小手臂都有点发麻了,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都怀疑他是不是黄飞鸿的徒弟啊,这腿法变幻莫测,都快赶上无影脚了。
  我的头脑一直保持着清醒,在对战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大脑一片空白,即便在处于下风的时候,也得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这才能有机会反击,我一直在寻找那个时机,只可惜这老外是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啊。
  这时他飞身一脚踢了过来,我赶忙用手护住我的脑袋,当他这一脚踢在我胳膊上以后,我整个人居然向着侧面飞了出去,身体直接摔倒在了地上,这一下虽说摔的并不重,但也让我着实疼了好一会儿,更重要的是,颜面瞬间扫地,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耻辱。

  顺子和焦八两人赶忙从人群里跑出来扶住我,焦八小声在我耳边说,“义哥你怎么样?要不要紧?要实在不行的话...咱...咱就别打了。”
  顺子也说,“是啊义哥,好端端的干嘛非得动手啊,我看还是算了吧。”
  马丁这时走到我跟前,他停下脚,低头看着面前的我说,“对不起金先生,有没有弄伤你?实在抱歉,是我出手太重了。”他的笑容是越看越虚伪,简直就像是画上去的,太假了。
  这个该死的美国佬,他要不这么说,我还不至于那么来气,可他这么一说,真是把我所有的怒火都给燃烧了起来,这摆明就是在挖苦我呢,他那藐视的眼神,彻底激怒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