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我一把甩开他俩的手,自己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胳膊说,“这样不是很好吗,这才有意思吗。”
  马丁一看我这状态,先是楞了一下,接着往后退了几步,“很好,我喜欢金先生的性格,不服输。”
  这次轮到我学他了,我钩钩手指,咬牙切齿的说,“来,再来,哥等着你呢。”
  马丁脸色一变,起脚就过来了,无论他使用什么,跆拳道也好,空手道也罢,都是武术的一种,现在的武术,大部分都是用于强身健体,或者用于竞技比赛,能真正用在生死格斗上的武术,几乎是没有的。
  而我则不同,我是海军陆战队出身,学到的东西都是杀人的伎俩,无论用什么方法,格斗的最终目地,就是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击倒对方,我没有任何的套路,也没有招式,更没有规则,我随心所欲,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这才是格斗的真正定义,当他这一脚踢过来以后,我没有躲避,而是迎着他的鞭腿,猛的出拳,愣是把拳头打在了他的腿上,我这一拳,几乎把整个身体的力量都发挥到了极致。
  直接打在了他小腿的迎面骨上,一声撞击过后,我放佛听到了骨裂的声音,接着马丁惨叫一声,立马栽倒在了地上,我刚要上去再补一拳的时候,麦老突然挡在了我的面前,拦住了我的去路。
  我只好作罢,低头看了一眼,马丁双手正抱住自己腿,倒在地上不停的惨叫着,他脸色变的惨白惨白。
  “啊...上帝,上帝啊,我的腿。”马丁护着小腿,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
  珍妮这时候急忙冲了过去,她一把抱住马丁,一脸紧张的问道,“马丁,马丁你怎么样?你要不要紧。”
  “我的天呐,船长,你没事吧?”少宇和其他几个人也围了上去。
  我傻愣的看着眼前一切,居然也有点后悔了,这一拳确实有点重了,虽然这老外让我很生气,可人家毕竟救了我们的命,我这不是恩将仇报呢吗,心里顿时七上八下的,很不是个滋味。
  “你啊,你怎么这么鲁莽啊。”麦老责怪我一句,赶忙跑过去看马丁的伤势。
  “义哥,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了啊?”焦八走到我后面,在我耳边说了一句。
  我扭头骂他一句,“你大爷的,现在你来马后炮了,当初是谁说要揍他来着。”
  “我只是说想揍他一顿,可没想打断他的腿啊。”焦八这孙子,又把责任推到我身上了。
  “快,把他扶船舱里去,看看伤没伤到骨头。”麦老招呼其他人把马丁抬进了船舱里,当他们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我很想上去问候一声,可始终还是没迈动一步。
  珍妮这会儿猛的转过头来瞪着我吼道,“金忠义,你发什么疯啊,不是说切磋一下吗?你犯得着这么认真吗?你是想打断他的腿吗?”
  “我...我哪有。”我说话的声音都小了,有点心虚。
  珍妮气的脸通红,伸手指着我说,“金忠义我告诉你,马丁要是腿断了,我跟你没完。”她一把推开我,向船舱里跑了过去。
  “义哥,珍妮她...好像生气了。”等他们走后,焦八碰我一下说。

  我冷眼看着焦八,一句话都没说。
  焦八捂着脸问我,“怎么了……”
  “滚蛋。”他话还没说完呢,我就一声怒吼。
  焦八顿时吓一哆嗦,“不是,你急…”
  “我让你滚蛋。”我又一声大吼,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憋屈的厉害,其实我不想对他大喊,只是想自己一个人好好静一静。
  “好好好,我这就走。”焦八转身就离开了。
  顺子这时还要过来,却被常山给拦住了,几个人也转身走回了船舱。
  我自己一个人站在船尾,从兜里掏出烟来点着,猛抽了几口后,咒骂一句,一把将烟扔到了大海里。
  我很郁闷,非常郁闷,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刚开始我一路被马丁追着猛打,甚至到最后都被打倒在地了。
  可珍妮呢?她居然连问都不问我一句,马丁受伤了,她对我怒吼,是从心里往外的愤怒,厌恶,想必现在都开始狠我了。
  我是打伤了马丁,可我也不是有意想重伤他,难道就应该一直让他追着打我吗?我就不能做出一些反击吗?
  这一路我跟珍妮出生入死,在灵蜥的洞穴里,我在用自己的生命捍卫着她的安全,只可惜我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恐怕连个朋友都算不上,这真是一种莫大的讽刺啊。
  我的眼睛有点热,视线也有些模糊,就好像蒙上了一层雾一样,前方的海水我看不清楚了,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再从我脸上划过,有些温热。
  “你哭了?”李欣的声音在我耳边突然响起。
  我急忙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说,“没有,就是海风有点大,吹的,马丁他....没事吧?”不管怎么说,都是我打伤他的,理应问问。
  “放心,没事的,我给他检查了一下,就是有点骨裂,休息一个星期就能复原了。”李欣笑着说道。
  我点点头,没再说话。

  “忠义,你很喜欢珍妮吗?”李欣紧挨着我,目视前方的问道。
  我扭头看她一眼,突然笑着说,“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问我。”
  “没什么,第一次看到你掉眼泪,难道不是因为珍妮吗?”李欣轻声问道。
  “不是,我是为我自己。”我很认真的说道,这是我的心里话,我落泪,不是因为珍妮,是为我自己,感觉自己真就像个跳梁小丑一般,我想起教官说过的一句话,男人最大的敌人,就是女人。
  李欣面带微笑看着我,“至于这么认真吗?珍妮她也是一时冲动,才说了那些话,你又何必跟她计较呢。”
  我转过身来靠着栏杆,有些自嘲的说,“一时冲动?算了吧,在她眼里,我可能连个朋友都不是,我也没那时间跟她堵气计较,以后她愿意怎样就怎样,我们只是老板与工人的关系,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
  这一次,珍妮是彻底让我心冷了,即便她仍然在爱着马丁,可她也不应该拿我当出气筒,是马丁欺骗了她的感情,而不是我,我没有义务去当一个垫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