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这就是一个章节,可能是分段不太明显。




  “算了忠义,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跟她别生气了。”李欣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脸靠近我的脸,笑容还是那般的迷人,让人都不忍心拒绝。
  我双手一摊,很无奈的说,“现在不是我生气,是她在跟我较劲,算了李欣,你还是别搅和这事儿了。”
  “好吧,那我就不多问了。”李欣也转过身来,跟我一靠着栏杆。
  我两人就这么吹着海风,看着蓝天发呆,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有她在我身边陪着我,我好像就没那么失落了,心情也好了不少,我扭头看着她美丽的脸庞,很想把她拥抱在怀里。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李欣看着前面,带着笑容问道。
  “怎么?看看不行啊?真是的。”我随口说道,把目光挪开了。
  “你想不想知道他们两个人的事情?”李欣突然开口问我这个。
  我冷笑一下说,“我干嘛想知道?他们俩之间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这是实话,我现在没兴趣知道。
  可她好像没听到一样,还是开口说了,“其实...我早听珍妮说起过她男朋友的事情,只是我没想到,她说的这个人会是马丁,我也是在今天才知道的。”
  “当时,她跟马丁是在大学时期恋爱的,当时是全校公认的才子佳人,马丁是他们学校的高材生,并且家里在美国很有实力,是有一定政治背景的。”
  “你也知道,珍妮的母亲在美国是艺人,两个人也算是挺般配了,可以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了。”
  “靠,有那么邪乎吗?还天造地设,你还真会用词儿啊。”我是没感觉有多般配,无非就是金钱与权力的较量罢了,早在中国古代的帝王时期,就有这种门当户对。
  她有点不耐烦的说,“哎呀,你听着就行了,后来两个人在一起三年,一直到第四年才分手,是珍妮提出分手的,当时听珍妮说,马丁跟她的室友好上了,让她实在接受不了,所以她才提出分手的,并且那室友还是她最好的朋友,不过也因为这件事情,她和那女生,现在已经彻底闹翻了。”
  我冷冷的说,“真是够戏剧性的啊,怎么?拍电视剧呢啊?还被最好的朋友给撬走了?靠。”
  李欣叹口气说,“当时珍妮很伤心,这对她来说,算是一次很重的打击,爱情跟友情,同时都失去了,你应该能理解这种心情吧?”
  “我理解不了,我又没试过。”我故意这样说,其实我到能体会这种双重打击的难过,当初战友死了,我被勒令提前复原,想必应该就是这种心态了。
  李欣一本正经的说,“我的意思是,她这次能再遇到马丁,心里一定挺乱挺纠结的,我想在她心里,应该对马丁还是有些感情的。”

  我无所谓的说,“有没有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别说她了,说说你,你怎么认识这个老外的?”
  李欣随口说,“不是说了吗,是在美国认识的,也有好几年了,是在一家拍卖会上见到的。”
  “拍卖会?什么东西的拍卖会?”我试探的问了一句,能在拍卖会上认识,这李欣也不简单啊。
  李欣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我,“你干嘛问这个?”
  “哦,没什么,随便问问吗。”我随口敷衍了一句。
  “是在古董拍卖会上认识的。”李欣倒是很直接啊,没隐瞒的说了出来。
  “古董拍卖会?李欣,你到底是不是珍妮的保镖啊?”这个才是我最关心的问题,她一个保镖,怎么可能去拍卖会拍古董呢,这简直是不可能的,能去拍卖会的人,一般都是比较有身份的。
  “是啊,怎么?难道你连我也怀疑?”
  我赶紧解释说,“那到没有,只是我很奇怪,你一个保镖,为什么会去古董拍卖会呢?”
  “那时候我还不是珍妮的保镖,只是一个自由人,去古董拍卖会,只是随便去看看,又不见得买,主要是我也买不起。”
  李欣的话真真假假,可信度并不高,我心里也清楚,她是不可能跟我实话实说的,古董拍卖会可不是随便能去的,应该都是有邀请函的,再说了,就算没邀请函,一般人谁会往那跑啊。
  我假装点头说,“哦,原来是这样啊。”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回去休息一下,你自己慢慢晒太阳吧。”李欣话说完,拍拍我的胳膊就离开了。
  看着她的背影,我突然笑了起来,感觉我们两个人近了很多,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我和她是水火不容,别说聊天了,几乎一说话就是吵架,可没想到我们两人居然能单独聊这么久,也不知道是她在变,还是我在变,或许...两个人都在发生着改变....

  当天晚上在餐厅吃饭的时候,我并没有看到珍妮,就连马丁我也没有见到,可能珍妮一直陪在他身边,两个人也许正在船舱里亲亲我我呢,借着受伤的这个引子,这不正是一个绝好的时机吗。
  “喂,你想什么呢?都愣神了。”焦八在旁边碰我一下。
  我回过神来说,“哦,没什么。”我手拿叉子愣了老半天,可盘子里的食物却没下一口。
  “还在想珍妮呢?”焦八吃着东西,小声的问道。
  “靠,我想她干嘛,真是闲的。”我赶紧低头吃东西,不愿意再谈这个话题了。
  我简单的吃了几口后,也不等焦八他们,起身就往休息舱走去,在过道处,我正好碰到了少宇,我们两个人相互之间点下头,就在他刚要从我身边过去的时候,我赶忙喊住他,“少宇你等一下。”
  “金先生,您有什么事吗?”少宇面带笑容,还是那么的客气,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跟马丁学的,这笑容让人看着总是很做作,不是那种发自肺腑的,而是很职业,是完全为了微笑而微笑。
  “什么先生不先生的,搞的那么陌生,我叫金忠义,你叫我忠义就行。”我拍着他肩膀,也学着他露出职业微笑。
  “呵呵,那就叫你金大哥吧。”这小子转换的还真快,嘴甜,够机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