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昨晚加班,没更新上,抱歉各位,今天补上昨天的。




  我笑嘻嘻的说道,“找你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想问问你,你们船长怎么样了?原本就是想切磋一下,可我今天出手有点重了,实在是....很过意不去啊。”说到后面的时候,我收起笑容,脸色显得比较沉重。
  “金大哥你不用自责,船长没什么事的,休息几天就能好了,到是金大哥你,真挺让我佩服的,能打到船长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真我大开眼界啊。”至于吗,他马丁又不是什么蝙蝠侠,这小子还真是会说话啊。

  “你可别抬举我了,我那就是巧合,是你们船长让着我的。”我赶紧谦虚的说道。
  他摇摇头说,“不会的,我认识船长几年了,他这个人我很了解,一旦动起手来,就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金大哥你能在一招之内打到他,不得不让我佩服啊。”
  “呵呵,巧合,都是巧合,那个...马丁...在休息舱吗?”我随口问了一句。
  “恩,是的,珍妮小姐正陪着他呢,珍妮小姐真是个好姑娘,从早上到现在,她还没有休息过呢。”少宇脸上带着羡慕的表情说道。
  我就知道,她肯定是在陪着他呢,“是啊,珍妮...确实挺不错,我先走了少宇,回头见。”

  第二天的上午,吃过早饭后,珍妮让我们去她休息舱商讨事情,别人可能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我和焦八心里却清楚的很,这肯定是有关要跟马丁合作的问题。
  我们来到珍妮的休息舱,大家伙随便找个地方就坐了下来。
  我和珍妮对视一眼,随后她赶紧就把目光挪开了,我也没吱声,这样也好,省的彼此在尴尬了。
  “把大家叫过来,是想跟大伙商量点事情,也是想征求一下大家伙的意见?”珍妮先开口说道。
  “珍妮有什么事儿你就直说吧。”麦老看着她说道。
  “在这之前,我想问问大家,还想要继续下去吗?谁现在要想退出,我绝不拦着,我让马丁找最近的陆地,然后我就送你们上岸。”
  “我也知道,这一路经历了太多恐怖的事情,大家伙能顽强的挺到现在,也很不容易了,要退出的,尽管说,钱不用担心,我不会少大家一分的,大家伙现在考虑一下,后面的路,我不敢做任何保证,可能还会有危险。”珍妮一脸严肃,很认真的说道。
  我和焦八对视一眼,他第一个开口说,“我肯定得留下,我能来,就做好最坏的打算了,义哥,要不你和顺子就先回去吧。”
  其实他知道我心里怎么想的,而是故意这么问我。
  我掏出烟来点着,很无所谓的说,“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啊,既然都到这了,也不差后面的路了,要是该死,怎么都得死,顺子你呢?是留还是走?”我有意问他一句。
  他立马下决定,“我留下,义哥和老八都在这,我哪有走的道理啊,咱们兄弟得在一起啊。”
  果然跟我预想的一样,我拍拍他胳膊,冲他点头笑笑。
  李欣和麦老自然不用多说,肯定得是一路走到底了,谁不去,他们俩也不能不去。
  常山他们几个相互看看,最后除了馒头以外,大个子和他都决定留下,谁也不愿意就这么离开,看来都想看看这最后到底是个怎样的场面。
  “馒头,你…留下吗?”珍妮轻声问道。
  馒头很无奈的叹口气说,“本来是想走的,可…可你们谁都不走,他妈的,算了,我也不走了,要死一起死,要发财一起赚。”
  “很好,珍妮,说正事吧。”麦老看着她说道。
  她点头说,“恩,那我就明说了吧,马丁这次出海,并不是来考察什么,而是…来寻找我们中国古代沉船的。”
  “找我们国家的古代沉船?这老外可真行啊,居然打起我们的主意来了,难怪每年国外总会有那么多珍宝面世呢,感情都是从我们这弄走的啊。”馒头很愤慨的说道。
  “那不咋地,这帮老外,以前是强盗,现在世道变了,都改小偷了,还说他们绅士呢,俺看都是装出来的。”大个子也很来气,一副愤青的表情。
  “珍妮,你是不是有什么打算啊?”常山轻声问道,还是他脑子够灵光。
  “不瞒你们说,马丁已经知道我们出海的真正目地了,他想…跟我们合作。”珍妮扫视着众人说道。
  “他怎么会知道的?该不会是你告诉他的吧?”馒头冷眼看着她,有些怀疑的问道。
  “我怎么可能告诉他,是他自己看出来的,当时你们都穿着潜水衣上船,他就怀疑了,不过我并没有承认,可他一口咬定我们就是来打捞沉船的。”
  “他的意思很简单,要是我们不跟他合作的话,他就送我们上岸,要知道,等上岸后再从新找船布置装备,会很麻烦的,日程也会延后很长时间。”珍妮也显得有点为难,看来她并不想完全合作。
  “呵呵,他这是在威胁你啊?条件是什么?”麦老阴阳怪气的说道。
  “四六分账,他四,我们六,并且给我们提供一切装备,他们船上有最先进的设备,是我们目前没有的。”珍妮这次到是实话实说了。
  “忠义,这事儿你怎么看?”麦老扭头看着我问道。
  “我?我没什么看法,随便,愿意合作就合作,不愿意合作就不合作。”我把脚搭在桌子上,懒洋洋的说道。
  “依我看,合作未尝不可,就像珍妮说的,我们已经没有任何设备了,要是再从新布置,可就没这么顺利了,现在马丁的船上什么都有,这不是很好吗?他们还有足够的人手,我看这个办法可行。”常山表示同意的说道。
  “那你就不怕他们反咬我们一口吗?到时候咱们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焦八冷静的说道。
  常山笑笑说,“应该还不至于,大不了咱们小心点就是了,他们船上,我想...还没有那么厉害的人吧?”

  “不好说,那个叫少宇的男人,我看就很不一般。”顺子插口说道。
  “不就是个头高点吗,咱大个子不比他吓人啊。”馒头拍拍大个子胳膊,也听不出来是好话坏话。
  “那是,就他那小体格子,能跟俺比吗。”大个子还挺自豪呢。
  “那大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同意吗?”珍妮再次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