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马丁很无奈的说,“这个...珍妮,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既然我们双方是合作关系,就应该相互信任才对,就算你让我听你们的安排,那你们总得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吧?我总不能盲目的听你们安排吧。”
  珍妮看着麦老,麦老向她点点头,她突然扭头看着我说,“忠义,你把东西拿出来吧。”
  “东西?什么东西?”我故意装傻,明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但我就是不想拿,我实在是搞不懂了,虽说是合作,可为什么非要把航海图拿出来让他看。
  这是我们大明王朝百年的机密啊,要是换做跟别人合作,她能说拿就拿出来吗,这真是旧情难忘啊,为了一个男人,都可以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奉献出来,看来马丁说的没错,珍妮逃不出他的手掌心,被他吃的死死的。
  “还能有什么东西,航海图啊。”珍妮伸出手,意思让我赶紧拿出来。
  “好,我给你,以后这东西你也甭放我这了,爱他妈给谁给谁,我没义务替你保管。”我从衣服里把航海图拿出来,也没放珍妮手里,而是随手一甩,直接扔桌子上了。
  “你...金忠义你什么意思?”珍妮气的站了起来,瞪着眼睛看着我。
  我抬头看着她,代答不理的说,“没什么意思啊,那东西是你的,你不需要让我来保管,还是交给马丁先生吧,毕竟你们的关系....”我说到这的时候,有意没往下说,只是撇撇嘴。
  “金忠义,你真是越来越混蛋了。”珍妮脸色通红,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骂道。
  “呵,你真说对了,我就是个混蛋,我还是个无恶不作的大混蛋,那又怎样呢?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我不冷不热的说道。
  “你们俩个行了,自己人吵什么吵啊,忠义,你就不能少说一句吗?”麦老看着我,意思让我别再多话了。
  我把双手举起来说,“好好好,我不说话就是了,你们继续。”我看珍妮一眼,随后就把目光挪向了别处。
  “金先生今天好像有点火气啊。”马丁看着我笑道。
  我不耐烦的说,“不是说了吗,不要再叫我金先生了,我听不惯。”

  珍妮这时把航海图拿过去,打开以后,把两张航海图合到一起,并且推到马丁的前面说,“马丁,这是我们的航海图,用它,不光可以找到古代的沉船,最主要的是,可以找到你想要的宝藏。”
  马丁疑惑的接过来看了看,等他看到航海图后,瞪大了眼睛,似乎都放亮了,“珍妮...这个是...你们中国古代的海航图?”
  “你怎么知道。”珍妮问他一句。
  马丁抬头说,“还不是受你的影响啊,跟你在一起那几年,我对中国的文化,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呵呵,你还挺会看呢,恩,这是我们明朝时期流传下来的航海图。”珍妮真是一点谎话都没有啊,太实惠了。
  “真是好东西啊,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古老的东西,亲爱的珍妮,你是怎么找到的这张航海图的。”马丁有些爱不释手,居然用手抚摸着航海图上面的皮制。

  “别叫我亲爱的,这个你就别问了,我们能找到就很不错了,现在你知道为什么要听我们的安排了吗?”
  珍妮刚要把航海图收回来,马丁又赶忙说,“你等一下,我再看看。”
  马丁和少宇两个人仔细看了一会儿,然后两个人又交头接耳的轻声说着什么,反正我是听不到,估计是在商量什么重要事情呢。
  几分钟后,马丁把航海图放到珍妮手里说,“好吧,这次合作,我完全配合你们的要求,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肯定会去做。”
  “没有只要,你必须听从我们的安排。”珍妮再一次强调。
  马丁笑着说,“你啊,总是这么强势,放心吧珍妮,我们会全力配合你们的,一切安排,你说了算。”
  珍妮很满意的点点头,“很好,合作愉快。”....

  合作的事情,就这么谈成了,没有书面协议,仅仅只有口头上的承诺,虽然这是一次口头协议的合作,但珍妮却是很信任马丁。
  没办法,毕竟人家以前是男女朋友,而且还在一起生活过,珍妮对他信任,估计也是想再给他一次机会,其实我看得出来,在的她心里,一直还放不下这个男人,这可能是她一个永远的痛,现在彼此又见面了,这不就是一个绝佳的和好机会吗,所以两个人心照不宣的都要求合作在一起。
  剩下的事情,就是按照航海图上面所画的位置,开始寻找下一站了,珍妮之前的航海图,目前已经没什么用了,后面所有的事情,应该都在这另外半张海航图上面,只要我们能一路走下去,就一定可以解开这航海图背后所隐藏的秘密。
  我们按照航海图上面的所画的位置,开始寻找下一站,从郑和棺木里拿出来的航画图,很清晰的标明出两点位置,但具体在哪个海域,我是看明白了。

  当时我们研究了一下,虽说珍妮之前手里的航海图用不上了,但为了寻找下一站,还必须得把两张航海图合在一起才行,因为这上面的航海路线,都是连着的,没有她手里那半张图,后面这路就不好找了。
  这件事情,在马丁的休息舱研究了几个小时,才算是有点眉目,人员还是上次那些,我们这边全都到齐,马丁那边就他和少宇,这个叫少宇的男人,似乎是马丁的心腹,不管商量什么事情,都少不了他的存在。
  当天晚上在研究这航海图的时候,我是一句话都没说,一是有这么多专家,二是我确实也不懂这东西,根本插不上嘴,所以只能听人家说了。
  就连马丁那个美国佬,他都多少明白一些航海的事情,更不用别人了,少宇甚至很精通这方面的知识。
  “咱们只要沿着这条路,一路向南前进,用不了多久,就能到达这里。”麦老伸手指着航海图上面的位置,这是一个新的地方,是郑和那半张航海图上面的第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