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麦老说的没错,从航海图上来看,这里有两条路可走,但距离相差却很远,你们看,这第一条海路,上面画满了暗礁和小岛,并且路线还很长,这会浪费我们很多时间。”
  “可这第二条路却恰恰相反,路途短不说,还没有暗礁小岛之类的东西,不光可以节省时间,还可以提高我们的安全,所以我们得走这条短路程的,只要我们沿着这条路走,大概一个星期左右,应该就可以到达目的地。”少宇用手指着标志的位置,点了两下说道。
  “这中间就没有其他小岛吗?”马丁试问一句。
  “从航海图上来看,这条海路并没有明确标明小岛和暗礁,但也不排除会有障碍的可能,就算是有,也没事,我们一路小心点就是了。”少宇冷静的说道,这个小子年纪不大,懂的知识到是挺多的吗。
  “我总感觉这条路很奇怪,这个又该怎么解释呢,在这里,你们看。”焦八伸手点住一个位置说道。
  这上面并没有画什么东西,只是密密麻麻的点了一些黑点,根本看不明白是个什么意思。

  “是啊,这些黑点很奇怪,这上面有两条水路,按理说,长路应该安全,短路相对危险,可它正好相反,短路安全,长路危险,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呢?”常山也不太懂这东西,跟我一样,是个外行人。
  少宇皱着眉头说,“这些黑点具体代表什么…我还真就不明白,从来没见过这种图标,麦老你能看懂吗?”
  “我也不明白,这古人画的东西,兴许是故弄玄虚呢,没那么邪乎啊,应该不会有事的,之前我们也是按照航海图来寻找沉船的,最后航海图上面的位置,我们都也找到了,虽然这航海图上没有太详细画出具体位置,但要想找到,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麦老现在很有把握了,我们从出海到现在,该找到的地方,全都找到了,在这一点上,麦老是功不可没啊,没有他,我们还真就不一定能找到。
  不过这也体现了一点,焦八怀疑他就是黑衣人,甚至还跟那个叫刘千的太监都有一定的关联,看来这事儿很有可能,以后得多加留意他才行。
  “哦?你们之前都去过哪里?”马丁惊讶的问道。
  “就是一个小岛,普通的小岛。”麦老随口说道。
  “小岛?那有什么用啊,没有找到古代沉船吗?”马丁目前只对沉船感兴趣,可他要是知道小岛上的一切,就不会这么说了。
  “哦,本来是想去找沉船的,可谁知道中途遇上风浪了,再后来不就遇到你们了吗。”麦老说了一句谎话,看来他也不是完全信得过这帮人。
  “那个小岛在哪?你们去那里干嘛?”他又把话问回来了。
  “具体是哪不知道,谁也说不清楚,当时我们迷路了,雷达和通讯设备也坏了,所以就在附近的岛上休息了一会儿。”焦八更是能编瞎话,连眼睛都不眨,说的跟真事儿一样。
  他这话一说完,我跟常山和大个子对视一眼,我们几个人全都撇撇嘴,这就是所谓的合作,没有一个人能说真话。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那岛上有宝藏呢。”马丁有点失望的说道。
  “一个荒岛,哪里有什么宝藏,你想多了。”焦八说的是实话,那岛上别说宝藏了,除了死人什么都没有。
  大个子突然问道,“谁知道俺们现在在哪啊?那海航图的下一站又在啥地方啊。”我本来想问这事的,可大个子提前帮我问了。
  “我们现在应该是在马来西亚和印尼海域之间,太具体的没法说,只能说个大概,按照航海图上显示的下一站位置,应该是在澳大利亚海域附近。”少宇解释了一句。
  “澳大利亚?这越走越远了啊。”这一站是澳大利亚,那下一站又是哪?我真不敢想了。
  “行了,别说那些事情了,目前咱们就这么定了,到时候马丁你把装备提前准备好,这可是一次危险的路途,做好心里准备吧。”麦老给他打个预防针,我们所有人都知道,前方的路,更是磨难重重。
  “没问题,一切包在我身上。”马丁笑着说道,可这笑容,却显得有些邪恶……

  事情商量好后,马丁要请我们喝酒,说是要庆祝合作愉快,我们这边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其实我本不想去,但碍于面子,不去的话,人家会说我很小气的。
  所以只好装出一副笑容来迎接他们,除了马丁和少宇之外,还有老吴和另外几个船员陪同,当天晚上,我们喝了不少酒,具体喝了多少,我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是频频举杯,酒是一杯一杯的下肚,头脑也越来越不清醒了。
  我本来没想多喝,可马丁和少宇两人是不停的敬酒,我实在是不好推脱,只好硬着头皮往下喝,原本心里就有点火,在加上喝了不少酒,更是容易醉人了,所以没用多久,我就感觉自己断片儿了,什么事情都记不住了。
  大概几点我记不清楚了,我只记得我是被尿憋醒的,当我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发现我还趴在餐厅的桌子上呢,我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了一下。
  我旁边除了大个子以外,其他人都不见了,看来是都会休息舱了,大个子倒在桌子上,正‘呼呼’的大睡呢,我伸手推了推他,轻声喊道,“喂,大个子,醒醒。”
  大个子跟没听到一样,把身体往旁边挪了挪,又继续睡着,我又推了他几下,“喂,醒醒醒醒,回去睡了。”
  大个子一把打掉我的手,闭着眼睛嘟囔一句,“别管我,我还要喝....”
  我一看他这死样,就不打算再管他了,他体格太大了,再加上醉成这样,要是让我把他背回船舱去,非把我这小体格累跨不可。
  我只好脱下外套盖在他身上,然后起身准备去上厕所,可当我刚走出餐厅的时候,我却无意间看到少宇正鬼鬼祟祟的从我们休息舱里走出来。
  我赶忙把身体缩了回来,起初我还以为他是送其他人回船舱休息呢,可我立马发现他的神态不对,居然是偷偷摸摸的,而且退出船舱后,他有意左右看看,随后才轻轻的把舱门给关上了。
  这关舱门的声音非常轻,要是不仔细听的话,你根本听不到,如果他只是送其他人回船舱的话,他犯得上这么做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