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我在后面悄悄的跟着少宇,打算看看他去哪,他走到马丁的休息舱门口就停下了,随后轻轻的敲了两下门,当舱门刚打开一半的时候,他就快速的闪了进去,没错,是侧身闪了进去,并不是走进去的。
  这就更加引起我的疑心了,马丁的休息舱,是他自己一个人单独用的,这大半夜的,少宇送完其他人,为什么不回自己船舱休息呢?却偏偏要跑到马丁的休息舱去,这明显是有事儿。
  我赶紧加快步伐,轻声轻脚的跑了出去,甲板处空无一人,想必除了舵手以外,其他人都休息了,我绕到船舱的侧面,打算从休息舱的窗户外偷听一下。
  顺着窗户我数了一下,很快就找到对应马丁船舱的位置,我猫着腰,蹑手蹑脚的爬了过去,马丁船舱的窗户已经挂上了窗帘,并且里面还打着灯,要是我直接站在窗外的话,他俩一眼就能看到。
  我只好趴下来,侧着耳朵倾听,里面说话的声音很小,一听就是在秘密商议什么事情,但好在我耳朵好使,基本上他俩说什么,我都能听到。
  “找到什么了吗?”是马丁的声音。
  “只从那个叫顺子的身上,翻出来几样小瓷器,其他人身上什么都没有。”这个是少宇的声音。
  “怎么可能呢?那金忠义的身上呢?”马丁问道。
  “也找了,什么都没有,除了珍妮和李欣小姐之外,其他人我都翻了。”少宇说道。
  我恍然大悟,原来今天晚上请我们喝酒,是所谓的‘鸿门宴’啊,可我记得他们俩人也喝不少酒啊,怎么会这么清醒呢?这时我想到,给我们倒酒的人,一直都是少宇,看来他们在酒里也做了‘文章’。
  我真是一时大意,居然没防备他们,这马丁真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啊,表面看着绅士风度十足,可背地里竟干这些不知廉耻的勾当,还好我被尿憋醒了,要不然还真难发现他们。
  “珍妮手里的航海图,可能隐藏着什么机密,看样子不简单啊,按理说,他们出海时间不短了,不可能什么东西都没找到啊。”
  原来这孙子一直在打我们主意,他是想从我们手中找到一些古董,有两点可能,一是想看看我们出海到现在到底有没有找到宝贝,二是想查看我们的底细,说是合作,可一旦因为利益冲突的话,就很容易出现厮杀。
  “船长...刚才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好啊?”少宇轻声说。
  “没什么不好的,我得知道他们的底细才行,做好防备,说是合作,可真翻脸的时候,绝对不能手软。”马丁阴险的声音传来。
  “难道您连珍妮小姐都信不过吗?”少宇问道。
  “我...信得过珍妮,可我信不过他们,你回去吧少宇,多留意点他们,尤其是那个焦八,这人很不简单。”马丁这人心思慎密,居然盯上焦八了....

  等我返回到休息舱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焦八跟本就没睡觉,他一直坐在床铺上等我呢,麦老和其他人到是睡的挺沉,鼾声在屋里响个不停。
  看到我回来后,焦八向我打个手势,我走到他跟前轻声的问道,“你没醉?”
  焦八摇头,在我耳边说,“我压根就没怎么喝酒,我就知道,这马丁无缘无故请咱们喝酒,肯定没好事儿。”这小子真不亏是做贼的,处处对人都提防着。
  “那东西呢?”我是在问他凤佩和金钥匙,还有那个圆球。
  “放心,都在我这,那个叫少宇的还以为我醉了呢,要是那么容易就上套了,那我还是焦八吗?”焦八很得意,不过也有得意的资本,难怪马丁要防着他呢。
  我细声说,“你小子还真警惕啊,看来马丁对咱们并不信任,这后面搞不好会有冲突。”
  焦八冷笑一下说,“他们这点小伎俩,还不足以威胁咱们,这事儿你知我知就行了,千万别让其他人知道,尤其是珍妮,小心她胳膊肘往外拐。”
  我点点头,“行,我知道了。”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我们就已经航行六天了,在海上漂泊的日子,总是不经意间就过去了,上次醉酒后的事情,我和焦八没向任何人说起,完全就烂在肚子里了。
  即便见到少宇和马丁,我们俩也是装作若无其事的,这六天来,马丁的腿伤基本已经痊愈了,他可以自由行走了,这还得多亏珍妮的照顾,要不然他还得用一段时间的拐杖。
  我们每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了,偶尔也会在一起闲聊闲聊,有时候还会谈谈之前死去的同伴,一想起那些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如流星一般陨落了,我心里就很不是个滋味。
  尤其是一想起小虎子的死,我更是感到对不起他,其他人也一样,想起来就唉声叹气的,后来干脆就不聊这些事情了,免得再把伤心事钩起来。
  我们这些人的感情,在这段时间近了很多,不再是那种同伴和简单的团队关系了,更像是亲人和兄弟,彼此之间可以相互照顾,也可以暂时信任。
  虽然我不清楚他们每个人的过去,但起码现在大家是一条心,这就足够了,毕竟我们还有另外一个合作团队呢,所以我们自己人,必须要团结在一起才行。
  我和珍妮这六天来没说过一句话,不要说在餐厅见面了,就算我和她单独走个顶头碰,也只是直接擦肩而过,谁不会看谁一眼。
  这就是女人的心,一旦她对你冰冷起来,就算你是一团火,你也融化不了她,反倒是能把你给冻结了。
  不过这样也好,大家本是雇主与员工的关系,就没必要再深入一层了,对她,我已经仁至义尽了,既然人家不愿意搭理我,我又何必再打扰她呢,热脸贴冷屁股的事儿,我干不出来。
  但这六天也有让我很开心的事情,我和李欣的关系,似乎又近了一层,每次吃完晚饭,她总会去船尾站一会儿,也不知道是去吹海风,还是为了怀念什么,总之这几天晚上,她天天都在船尾。
  我也是无意间去船尾的时候,才发现她在那的,就这样,她每天晚上来,我每天晚上也来,两个人靠着栏杆,吹着海风,闲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有的时候也会聊聊彼此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