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李欣是一个多面化的人,她之前走过很多国家,整个亚洲几乎都让她走遍了,欧洲去过法国,德国,意大利,英国,最后去的是美国,走遍全球几十个国家,这是我根本无法想象的。
  她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多阅历了,难怪人家能冷艳高傲呢,原来是有相当大的资本在做后盾的,我从出生到现在,这都快三十年了,就出过一次国,还是去执行任务,要不然我连迈出国门的机会都没有。
  当时我还问她,“你才二十多岁,怎么可能去过这么多国家?”
  李欣很随意的说,“这很奇怪吗?周游世界,早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就一直是我的梦想,我从18岁起,就开始出国了,当时去的第一个国家是日本,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周游世界了,两年内,我几乎走遍亚洲跟欧洲,最后我又去了美国,我是在美国,认识珍妮的。”
  日本?这突然让我想起一件事情,就是那个隐者黑衣人,无论是他使用的武器,还是他本身的武术,一看就是源自日本的忍术,“你在日本呆了多久?”
  李欣回忆了一下说,“大概...有一年多吧,怎么了?”
  “哦,没什么,只是有点以外,你这么年轻,居然会去当保镖,这确实挺少见的。”反正我之前是没遇到过,一个如此年轻的美女来当保镖,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她笑着说,“这有什么,很正常的,在欧洲和美国,有很多年轻女人当保镖的,大惊小怪,只能说你孤陋寡闻。”
  我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是啊,我都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那你这身本领,是在哪学的啊?”
  “是在...忠义,你好像是在打探我啊?怎么?我有什么地方让你怀疑的吗?”她的反应很快,话还没出口呢,就立马转回来了。
  我赶紧扯开话题说,“哪的话啊,咱这不就是闲聊吗,李欣你有男朋友吗?”
  “你是不是见了美女都这么问啊?之前就看你问过珍妮,现在又来问我了?”李欣面带笑容,一眼就看穿了我。
  我尴尬的说,“啊?哪有啊,我就是好奇,所以问问,你这么漂亮,又这么能干,谁要是找你当老婆了,那可真是有福气了。”
  “恩,这话说的我爱听,以后有机会了,我把我男朋友介绍给你认识认识。”她怕拍我肩膀,笑着对我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心里凉了半截,沉着个老脸说,“哦,原来你有男朋友了啊。”
  “是啊,就像你说的,我这么漂亮,怎么可能没人追吗。”她很得意,笑的脸都快开花了。
  “他...他很优秀吗?”我有点郁闷,声音很小的问道,感觉自己很丢脸。
  李欣摆出一副很陶醉的样子,“恩...还可以吧,身高一米八多,很健壮,很有男人味,并且还是一个成功人士,是美国一家上市公司的副总,属于年轻有为了吧。”
  我越听越难受,瞄她一眼说,“这么牛逼啊?那你还是别介绍给我了,我跟人家不是一路人。”
  李欣这时瞪大眼睛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干嘛这么看我?我又不是外星人。”
  “看你好笑。”她话说完就‘呵呵呵’的笑了起来,“好了啦,不逗你了,你看你的脸吧,都快绿了,真有意思,刚才是跟你开玩笑呢,我哪有什么男朋友啊,我这天天满世界乱跑的,有哪个男人能受得了我啊。”
  “切,谁脸快绿了,不过你说的也对,就你这股劲儿,一般男人还真就受不了。”她一说没男朋友,我这心里又舒坦不少,反正就是挺得劲儿的。
  她伸手就给我一拳,“滚蛋,讨厌呢。”.....

  我们俩个人就这样每天晚上都在一起聊天,从天文聊到地理,再从古代聊到未来,又从国内聊到国外,反正就是什么都聊,所有话题我们都谈。
  无论这话题是属于男人,还是属于女人,只要我们俩觉得这个话题够新鲜,我们就会畅聊一通,每天都会从晚饭结束后一直聊到睡觉。
  我也是从这几天的闲聊中,对李欣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这个女孩,表面看着冷若冰霜,傲慢无礼,但其实正好相反,接触时间久了,就会发现这一切都只是伪装罢了。
  她外表冷酷,可内心却是非常火热的,她对人生,对生活,都有着自己的追求和目标,在我跟她交谈的时候才发现,她很爱笑,并且一点脾气都没有,有时候还会很小鸟依人的开开玩笑,跟之前我认识的那个李欣,根本就是判若两人。
  有时候我都很纳闷,在我旁边的这位美女,到底是不是李欣啊,我甚至都一度怀疑我是在做梦,甚至是处于幻象当中,因为她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
  每次看着她微笑的美丽脸庞,我都有一种很想吻她的冲动,当时我是克制克制再克制啊,很可惜,最后我还是没克制住。
  第六天的晚上,就在她沉浸在讲述自己童年趣事的时候,我突然间一把抱住她的腰,二话没说,直接低头亲吻了下去。
  当我亲吻到她性感的嘴唇时,我的大脑是一片空白的,只感觉她的嘴很软,很甜,让我难以自拔。
  正当我打算用舌头撬开她的嘴时,李欣猛的一把推开我,她喘着粗气,似乎呼吸有点急促了,她脸色变得微红,瞪着眼睛看着我,但是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我看着她美丽的脸,突然间感觉自己很坏,这不是明显占人家便宜吗,我尴尬的说,“对..对不起,我...我有点情不自禁了。”
  李欣用手擦了一下嘴角,说出一句让我很无语的话,“你太烦人了,蹭我一嘴口水。”
  我顿时就不知所措了,“啊?那个...那个...”
  “行了,你别这个那个的了,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矫情呢,亲就亲了,你还找什么借口啊,我又没骂你,你结巴什么,真是的。”
  她当时这么一说,搞的我是更无语了,反倒是我有点拘谨了,人家根本没当回事儿,我当时还怕她大嘴巴抽我呢,早知道是这样,我就再深一步了解了。
  这几天的时光,是我从出海以来,感觉最开心的日子了,不过开心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危险,已经近在咫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