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283章 一望无际







  等它消失以后,我这才反应过来,“快快快,赶紧把我弄上去,快点。”我向上大喊着,我不知道这鬼东西是什么,但它要是突然间窜出来,肯定会要了我的小命。
  “怎么了忠义?”麦老一听我这喊声就知道,肯定是遇到麻烦了。
  “先别问了,快点。”
  我是真急了,冷汗瞬间就打湿了全身,绳索向上升的速度加快了,等我上去以后,焦八赶紧过来问我,“怎么了义哥,你脸色怎么这么白?”
  我能感觉到,我现在肯定是脸色煞白,满头冷汗,“有东西,这水下有东西。”我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发颤,那黑影实在是太吓人了,在已知的海洋生物里,应该是没有这种东西的。
  “什么东西?你看到了什么?”麦老也赶紧问道。
  我解开身上的绳索,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说,“一个黑影,在水下有一个巨大的黑影,我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但绝对不是鱼类。”
  “黑影?会不会是刺马驹啊?”顺子一说到刺马驹,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我轻轻的摇头说,“不是,我可以肯定,绝对不是刺马驹,那黑影就像蛇一样游动,少说有十几米长,刚看到的时候,就跟一艘小潜艇差不多,就在水下不到三米深的地方
  “跟...跟小潜艇差不多?俺的娘嘞,那是个啥东西啊?”大个子听完我的描述后,吓的说话都结巴了。
  “金先生,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马丁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我,还以为我在吓唬人呢。
  我瞄他一眼说,“我为什么要开玩笑,这是事实。”
  马丁冷笑着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吗,我对海洋生物是很了解的,按照你的描述,根本就没有这种生物,我看你一定是被吓到了,要么就是雾气太大,影响了你的视觉。”
  “马丁,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我们是不能按照常理来分析的。”珍妮这次站在我这边了,因为她很清楚,我是绝对不会在这时候开玩笑的。
  “珍妮小姐说的在理,船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少宇还算是个比较会变通的人,没有那么死板。
  马丁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脸,用一种很瞧不起人的语调说,“好吧,随便你们,不过我还是不相信,那可能仅仅只是一头鲸,不要总大惊小怪的。”
  我没搭理他,而看着麦老说,“刚才很有可能,就是这黑影撞击的大船,现在怎么办?”
  麦老脸色沉重,几秒钟后说,“我也拿不准注意,关键那黑影是什么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要是再冒然往前行驶的话,它会不会再攻击我们?”
  焦八满不在乎的说,“没事的,继续前进,咱们什么都别管,那东西要是想攻击我们的话,早就攻击了。”
  麦老点点头说,“恩,也对,少宇,通知舵手,放慢速度,继续向前行驶。”
  少宇看了马丁一眼,马丁点点头,表示同意了,人家毕竟是船长,他不发话,少宇是不敢做决定的。
  大船再次启动,慢速的向前行驶,大雾依旧满天,能见度虽然高了一些,可附近还是灰蒙蒙的一片,大概过去半个小时左右,这雾气才开始逐渐减少了,能见度也正在一点一点的升高,远处的景象,也变的清晰了。
  “义哥,这雾气快要消失了。”顺子有些兴奋的说道。
  “是啊,看来我们是闯过来了。”
  我心里的石头也总算是落下来了,可当大船刚刚穿越过这片大雾区的时候,我们所有人,再次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了,甚至可以说是被折服了。
  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片刺眼的白茫茫景象,为什么是刺眼的,因为这周围全是冰面,原本应该是浩瀚大海的场景,现在整个海面却冻结成冰了。
  一眼望去,这冰面根本就看不到尽头,四周也没有冰山,更没有任何生物,只有白茫茫一望无际的冰面,微弱的阳光照射在冰面上,泛着刺眼的白光,使人都睁不开眼睛。

  几秒钟后,我感觉温度瞬间就降低了,从零上直接跌落到零下,并且这温度正在持续下降着,温度的降低,直接伴随着寒风的四起,凛冽的寒风就像刀子一样,刮在身上生疼生疼的。
  在这冰面上,唯独只有一条不是很宽阔的小河流,而我们的船,就是在这中间的小河流里飘荡着,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下面还是不是海水,眼前的景象,完全让我迷失了自己。
  可几秒钟后,我猛然间想起,我记得之前做过一个奇怪的梦,那梦里的景象跟这里是如此相似,除了没有那个婀娜多姿的女人之外,几乎就是一样的,有寒风,也有冰面,难道那场梦,是一种预兆吗?
  我心里一紧,看来那场梦是有用意的,那个女人又是谁呢?她的样子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可我根本就不认识她,事情看来很复杂啊。
  “上帝啊,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面对眼前的景象,珍妮完全傻眼了。
  “我靠,我们不会是行驶到南极了吧?”馒头也不知所措了,这里根本就不是南极,可这里究竟是哪,谁也不知道。
  “我们到底走到哪了?你们谁知道这是哪?”我左右看看,希望有人能给我一个答复,这个答复很关键。
  “呵呵,我也想知道。”李欣很无奈的说了一句,显然她是蒙圈了。
  焦八看着四周说,“按照航画图上显示的位置,这里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
  “what?这里?你开玩笑呢吧?这里怎么可能会有沉船呢?”马丁一心只想找沉船,在他看来,只有沉船里才能有宝藏。
  可我们也不确定,这航海图上的第三站,到底会不会有沉船,这一切都是未知数,我们也是在摸索着前进,如果这里真有沉船的话,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沉船在冰面的下面,如此之外,我想不到别的了。
  “焦八说的没错,这里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可这地方什么都没有啊,除了冰面,我什么都看不到。”连一向什么都明白的麦老,现在也完蛋了,他都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这...这里好冷啊,我...我受不了了,我得去穿件衣服。”大个子缩着脖子,哆里哆嗦的快步的往船舱里跑过去。
  麦老也示意大家都回去穿衣服,这里寒风刺骨,吹在脸上就跟刀子割过一样,不光冰冷,还疼痛难忍,我们穿的衣服很少,根本就挺不住这严寒的折磨。
  多亏马丁事先就准备了不少防寒服,要不然我们可就麻烦大了,没有防寒服,非活活冻死我们不可,我们赶紧从里到外都包裹上了,就跟个粽子一样,等我们换好了加厚的防寒服,再次走到甲板上的时候,所有人又惊呆了,这里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