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289章 冰冻渔船






  我们把身上的绳索解开,准备向着那艘船的方向开始前进,没有了寒风,就不需要再用绳子绑着了。
  “马丁,你要不要一起来?”珍妮这时候突然问他一句。
  这次马丁不再反对了,“当然了,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不去。”
  我们其他人对视一人,全都很无奈的摇摇头,这美国佬真有意思,刚才还一个劲儿的喊着要回去呢,现在又一个劲儿的向前冲了,转变的实在是太快啊。

  我们并排向前行走,周围没有了寒风和雾气的阻挡,明显要轻松很多,大概二十分钟左右,一片淡雾区出现在我们眼前,这片雾区要比之前的大雾小很多,能见度还是很高的,是那种淡淡白雾,就好像蒙上了一层纱布一样。
  “到了,就是这里了。”麦老停下脚步,看着前面说道。
  “我怎么感觉有点哆嗦呢,他妈的,不会又出现什么怪物吧?”馒头缩脖咒骂了一句。
  不过他这句话,却让我想起了之前在水下见到的黑影,那巨大的黑影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它居然能跟蛇一样游行,但愿我们别碰到它,这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我们走进淡雾区后,第一个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就是之前用望远镜见到的船只,看来焦八说的没错,这确实是一艘现代船只,并且还是一艘现代的渔船,是一艘很大的渔船,跟之前珍妮的渔船大小差不多。
  这艘渔船冻结在冰面上,横在了我们眼前,船身稍微有一些倾斜,整个船体上面覆盖着厚厚的一层冰,它已经完全变成白色了,从这结冰的厚度来分析,这艘船冻结已经有些年头了,起码得在十几年以上。
  在这种环境下竟然会看到一艘被冻结的渔船,真是让人连想都不敢想,更无法想象的是,这里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才会让这艘渔船冻结在这里。
  “我的天呐,居然是艘渔船,它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呢?”珍妮看着眼前结冰的渔船,一脸不相信的表情问道。
  “我也想不明白,我们的船都开不进来,可它是怎么跑进来的呢?”少宇也是一头雾水。
  大个子咧嘴说,“就是啊,真他娘的邪门了,按理说这地方全是冰,渔船根本就开不进来的,这是咋回事儿呢?”
  焦八抬头看着渔船,仿佛自言自语的说,“想必这里以前是没有冰的,渔船可能是开到这里后,突然间结冰了,结果就被冻住了。”
  “海水突然间结冰?这事儿可能吗?淡水都够呛,别说海水了。”珍妮插嘴问了一句。
  “我也只是猜测,这里整个海域全是冰,不也是我们想不到的吗,这里给我的感觉很不一般啊。”焦八伸手在冰船上摸了一下,然后开始顺着船身向左侧的船尾走去。
  我们其他人跟着他的脚步,也顺着船身往左走,当我们从左面走到船尾,再绕过来打算去船头的时候,结果又被眼前所看到的情况给惊呆了。
  在这艘渔船的附近,距离大概二三十米远的地方,居然还有一艘小帆船,很显然,这艘小帆船也被冻结在了冰面上,“我靠,又是一艘冻结的船,咱们赶紧过去看看。”
  我招呼一声,第一个往前跑了过去,其他人也赶忙跟了过来,等我们跑过去以后才看到,这艘船也是现代帆船,是那种个人旅行出海时所用的小帆船。
  整个船体大概七米多长,两米多宽,这艘船侧卧在冰面上,几乎有将近一半都冻在冰面上了,船帆已经折断了,船身也结满了厚厚的白冰,已经看不出来原先船体的样子了。
  而最让我吃惊的是,我看到帆船的船头上,居然还有一个被冻僵的人,这是一个男人,但具体是哪个国家的我不知道,唯独能看出来的是,他更接近于欧美人,肯定不会是亚洲人。
  他浑身一片白色,就跟条冻鱼一样,表情很痛苦,一只手挣扎着向前伸出,好像是在求救一样,那充满了绝望的眼神,让人看了不免有些心酸。
  “上帝啊,太可怜了。”珍妮一把用手捂住嘴,眼睛都有些红了。
  “怎么会这样呢?一艘帆船也被冻结在这里了,这地方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马丁也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惊,甚至是有些恐惧。
  我眯着眼睛说,“肯定不是好事儿,我记得,雷达之前扫描出来四艘船,按照东南西北不同的方向,现在这里就已经有两艘了,那么另外那两艘船呢?”
  “你怎么知道这两艘船一定就是之前雷达扫描出来的?”李欣看着我问道。
  我看她一眼说,“难道不是吗?雷达图像上面显示的船只,不可能不存在,除此之外,你还有更好的解释吗?”
  “那我们在四处看看吧,要是能找到另外两艘船,就证明是之前雷达发现的船只。”李欣话说完,有意看了麦老一眼。
  “这附近都是一望无际的冰面,要想搜查起来会很吃力,还是等检查完这两艘船以后再说吧。”麦老并没有同意。
  可就在这时候,焦八突然伸手碰了一下那个冻僵的男人的胳膊,就听‘咔嚓’一声脆响,那男人的胳膊居然掉了,等掉到冰面上就支离破碎了,真是死后都不得安宁啊。
  “我靠老八,你慢点,吓死我了。”顺子大喘一口气,显得有点惊魂未定。
  “就是啊,心忽悠一下。”大个子也被吓到了。
  焦八看他俩一眼说,“至于吗,这点小事儿也害怕?”
  “不是害怕,是没有心里准备,你这突然间一下子,谁知道怎么回事儿啊。”顺子还有点不乐意了,埋怨了他一句。
  “好了,都别埋怨了,马丁,咱们开始分开行动吧。”麦老看着他说道。
  “什么?分开行动?这...这不太好吧?你也看到了,这里是很危险的,我看还是我们在一起会比较安全,声明一下,我不是害怕,只是为了安全起见。”他明明就是害怕了,嘴还这么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