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290 登上冰船











  麦老平静的说,“我的意思是,让一部分人去那艘渔船上检查一下,其余人留下检查一下这艘帆船,这样能节省一些时间。”
  “那...你去哪?”马丁问了个极为幼稚的问题。
  我差点笑出来,“麦老,我带人去那渔船上看看,你们留下来检查这艘帆船吧。”
  麦老点头说,“也好,你们注意安全。”
  马丁,麦老,还有珍妮,他们三个人留在这里检查这艘小帆船,另外老水他们三个马来西亚人在冻结的渔船下面做接应和看管我们的装备,其他人则是跟我一起上船检查。
  原本珍妮是想跟着一起来的,可愣是被马丁给拦住了,以往别人要是劝她,珍妮一点面子都不会给,可这马丁一开口,她愣是同意了,看来马丁说的没错,珍妮真是被他给吃的死死的,逃不出他的魔抓了。
  我们其他人回到渔船的下面,在围着渔船转了一圈后,在船头的左侧找到一个最低的位置,这样相对来说能安全一些,也便于我们爬上去。
  我们把绳索拿出来,把铁钩拴在了绳子上面,然后看准一个位置,直接把带铁钩的绳索扔了上去,当铁钩挂上去以后,我用力的拽了拽,为了确保安全,我又让大个子来试试,铁钩挂的位置还是很牢固的。
  我是第一个顺着绳子开始往上爬的,这地方很冷,爬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我本想双脚踩着结冰的船身,让身体横着往上爬,可船身是倾斜的,脚很难猜到船身,而且上面还全是冰,滑的要命,不太可取。
  所以只能紧靠绳子往上爬了,我把脚缠在绳子上,双手抓稳后,开始往上快速的攀爬,我攀爬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十几秒钟的功夫,我就看到船头的甲板了。
  我一只手刚搭在船上,本想借力爬上去呢,可我刚一用力,突然间手一滑,身体直接向下了,多亏我另一只手抓着绳子呢,要不然这一下非得摔下去不可。
  “义哥,义哥你没事吧?”顺子一看我差点摔倒,在下面大喊了一句。
  我连头也不回的喊道,“没事,这船身太滑了,你们上来的时候一定要多加小心。”
  我又重新试了一次,抓稳船身以后,我再一用力,纵身就跳上了冰船,我转身对他们说,“在放两根绳子上来,一根绳子太慢了,我给你们找固定点。”
  焦八赶紧又扔上来两根带铁钩的绳子,我找好了固定点后,让顺子和常山俩人先上来,现在是三根绳索,所以船上必须要有三个人才行,这样才能确保其他人爬绳时的安全。
  顺子爬绳的时候,相对来说能吃力点,可常山确实很厉害,爬绳的速度不在我之下,一看就是老手了,等他上来后,我们俩人又把顺子给弄了上来。
  随后我们三个人,一人负责一根绳子,让李欣和焦八他们几个同时爬绳,这样也能节省一些时间,十几分钟后,所有人都相续爬了上来。
  馒头是最为吃力的,他一个人就用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这还是我们集体硬把他给拽上来的呢,本来我想让他在下面呆着了,可馒头说什么也不干,非要进来看个究竟才行,咱们是一路出生入死的同伴,所以只好答应他了。
  “他妈的,累死我了,早知道听你的好了,就不上来了。”馒头列个大嘴,坐在冰面上,可能是因为冷的原因,他脸色通红。
  “行了,你就别埋怨了,是我们把你拉上来的,我们都没喊累呢,你到喊累了,快起来。”李欣伸脚踢了他一下。

  馒头赶紧就爬了起来,最近我突然发现,馒头好像有点怕李欣,可能是因为在小岛上的时候,李欣把刀架在他脖子上,给他留下什么后遗症了啊。
  这甲板上什么都没有,除了白色的冰以外,别的什么都看不到,那厚厚的结冰让人看着都害怕,栏杆周围的冰柱足有三四米长,并且每一根冰柱都有小盆那么粗,实在太吓人了。
  突然一阵寒风吹过,我们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冷颤,“把枪和手电都拿好,我们进船舱看看,不管发现什么东西,只要它是移动的,一律开枪打死。”这是最安全的办法,危险一旦来临,根本容不得你去分辨它是什么。
  大家伙点点头,把枪和手电全都拿出来了,甲板舱门的上面也结了一层厚厚的白冰,看样子好像已经冻住了,我伸手试了试,果然冻死了,无论我怎么用力也打不开。
  “他妈的,冻死了。”
  “忠义你起开。”大个子伸手示意我躲开,等我让后开,他端起步枪对准舱门,‘砰砰砰’的就是一顿扫射下去,子弹打的舱门就跟马蜂窝差不多。
  半梭子子弹下去,他放下手里的枪,走过去一脚猛踹,‘咣’的一声巨响,舱门直接被他给踹倒了,随后大个子赶忙往旁边躲开了,这是我们的一个习惯,安全第一。

  我们其他人也赶紧把枪对准了舱门,当舱门打开之后,除了一阵寒风窜了出来,其他什么都没有。
  里面是一片漆黑啊,什么都看不见,给我一种阴森森的恐怖感觉,比沉船带给我的压迫感还强烈,我总感觉这冰船里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也可能是我多心了,疑神疑鬼的。
  “我靠你行啊?枪玩的挺好啊,够牛逼。”我侧头向他竖起大拇指,这大个子上来那股虎劲儿,一般人真赶不上他。
  大个子很得意的说,“小菜一碟,娘的,还是这枪过瘾啊。”
  我们几个对视一眼后,我开口说,“你们有什么感觉没?”
  “有啊,感觉里面挺黑的。”大个子说了一句很彪的话。
  “靠,谁问你这个了,感觉出有什么奇怪之处没?”
  我站在舱门口,打着手电,往舱门里面看了一眼,手电的灯光一路向前,里面也是结满了冰,阴气沉沉的,比装死人的太平间还慎人,不免让我有点打怵。
  “奇怪之处?没有,咋了?”大个子不明白的问了一句。
  我转头看他一眼,“算了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