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292章 集体照片









  “金先生,你不用那么紧张的,相信我,没事的,我去把舱门推开吧。”
  少宇冲我笑笑,又重新走到舱门口,这个小子真是让我无语啊,无论我说什么,他都不相信,这性格跟我以前很像,只要不是自己亲眼见到的,无论别人怎么说,就是不相信。
  我回头看李欣一眼,表示出我的无奈,李欣向我使个眼色,意思让我别管他,等他自己遇到麻烦了,他自然就会紧张起来了。
  我们又重新开始撞舱门,可这舱门推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就说什么都推不开了,无论我们再怎么用力,这舱门就是纹丝不动,看来是到极限了,后面可能是被冰给卡住了。
  “他妈的,撞不开了,李欣,你在这等我们,我和他进去看看。”我喘口气,回头冲李欣说道。
  “不行,我也跟你一起去。”李欣立马走过来,眼神坚定的说道。
  我太了解她的脾气了,要是我不同意的话,她非跟我急不可,所以我只能答应了。
  我侧身从舱门里走了进来,少宇和李欣两人随后也跟了进来,我先用手电在四周看了一下,这间休息仓还挺大的,有两张上下铺的大床位,最少能住四个人,挤一挤都可以住六个人了。
  船舱的周围,也是白茫茫的,都结满了冰霜,并且这里面还很乱,桌子跟椅子也都倒在地上,地面上散落着一些东西,但都已经被冰给冻住了,这里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大冰柜,休息舱的样貌早就全无了。

  “好冷啊,感觉这里跟冷冻室差不多。”李欣双手抱胸,哆嗦了一下身体说道。
  “恩,但这里看起来却很凄美,虽然这里的人可能遇难了,但这里的景象还是吸引了我,我还是头次一次见到被冻结的冰船,真是不可思议啊。”少宇看着四周,居然带着笑容是说道。
  “你没事吧?这里看起来凄美?你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吗?”
  这个年轻人真是让我摸不着头脑,我不知道他是有意在这装酷啊,还是他压根大脑就缺斤少两啊,这是一个充满了死亡气息的阴冷之地,他居然还能说吸引了他,真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啊。
  他看我一眼,“我不知道,难道金先生你知道?”
  “我...我也不知道。”他这一句话真到位,愣是让我没答上来,这个到处是冰的地方,具体是哪里,我还真就不知道,我唯独知道的,就是这里很不一般,到处都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我蹲下来看了一下地面上冻住的物品,其中有一样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那是一张相片,镶在了一个黄色的相框里面,相框很大,大概能有一米长,半米多高,相框的玻璃已经打碎了,并且还有三分之一被冻在了冰面上。
  我愣是把它从冰面上给掰开了,我把相框上的玻璃打掉,里面的照片就呈现了出来,可是相片上全是冰霜,相片的本色已经看不出来了,显得有些模糊,唯独能看清的,就是照片里有二十二个人,这是一张集体合影。
  从照片的背影里能看出来,他们是站在船的甲板上拍的照片,每个人的表情似乎都带着微笑,充满了幸福,这二十二个人,除了两个看不清的面孔之外,其余清一色全是男人,并且还都是外国男人,看样子,应该是这艘渔船的全体员工合影。
  “李欣你看,好像是这艘渔船的船员合影。”我抬起头,随手把相片递给她。
  李欣接过来看了看,点点头说,“恩,应该没错,这照片有些年头了,都有点发黄了。”
  “你能看出来他们是哪个国家的人吗?”我站起身来问道。
  李欣把照片翻了过来,后面写的全是英文,看着好像单词一样,“这后面写的是人名,虽然是英文,但我看不出来他们是哪个国家的,全球说英文的国家太多了。”
  “你先把这张照片收好,一会儿我们带出去给其他人看看。”这照片可能会有用,说不定有什么线索呢,留着也不碍事。
  这时我走到床铺附近,用手电往上面照了照,突然发现在床铺上面和周围的舱壁上有很多血迹,这些血迹全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看着很慎人,虽然上面结了冰霜,但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因为那血红色实在是太明显了。
  “李欣你过来,这里有血迹。”我伸手招呼一下喊道。
  李欣和少宇两人都过来了,当看到这些血迹后,李欣皱眉说,“这几张床铺上面,全部都有血迹,看样子这里之前有过厮杀,这床铺上面的血,应该就是被害人所留下的,一艘渔船会发生厮杀?会是因为什么呢?”她一脸疑惑的看着我问道。
  “这个我哪知道啊,但我猜并不是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厮杀,可能跟这里的某种生物有关系。”我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在告诉我,这里面很危险,最好赶紧离开。
  “金先生,你不要总把事情想的那么恐怖,这可能是因为某种利益而发生的内斗,最后就演变成了杀人,我想这才是最合理的解释。”
  少宇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比划着,他给我的感觉不像是什么常年出海的老水手,反倒是像现在那些所谓的专家叫兽,居然还给我上起课来了。
  “杀人会把血喷到墙上?你看看这血都喷多高了,你能办到吗?”我伸手往上面指了一下,人为根本就不可能,除非是有意把血像泼水一样泼出去。
  少宇双手一摊说,“人颈部的大动脉一旦破裂,血就会喷出很高的,这没什么好怀疑的。”
  真是跟马丁一个德行,简直就是对牛弹琴,“算了算了,你说的对,我懒得搭理你。”
  随后我用手在结冰的床铺上擦了擦,把这些冰霜擦掉以后,床铺上面的血迹看起来就更明显了,借着手电的光,我再次仔细观察了一下。
  “忠义,你再看什么呢?这里什么都没有,我们还是走吧。”李欣有点受不了了,这船舱里面,比过道还阴冷。
  “再等一等,给我几分钟的时间就好。”我总感觉,我还能发现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