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293章 半截拇指










  就在手电光顺着床铺上的血迹查看的时候,我猛然间在冰面里看到一个小东西,当我凑近后定眼一看,顿时一惊,这居然是一根人的手指头,并且还是一根残缺的大拇指,只剩下其中一截了。
  “李欣,李欣你快过来。”
  我赶紧把她喊了过来,等她过来后,我伸手指着这个断指说,“你看这个是什么?”
  李欣低头看了一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这...这不是人的半截大拇指吗?我的天啊,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一根手指而已,你们不用太紧张的,可能是在相互厮打,不小心砍掉的。”少宇依旧很平常,还没意识到危险的存在。
  “你到是很冷静啊?少宇。”我侧头看着他,这个年轻人一点也不狂妄,相反是在太沉着了。
  “遇事不冷静不行啊,我在海上呆了很多年,要是遇事不冷静的话,我早就没命了。”少宇很轻松的说道。
  “忠义你看这里。”李欣在上面的床铺查看着,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东西。
  我赶紧站起身往上看,这上铺其实也不高,顶多就到我肩膀的位置,在上面床铺周围散乱的地方,也有一些人类身体的组织部分,都是一些血肉模糊的东西,冰面很厚实,除了一个残缺的耳朵之外,其他的人体部分,我看不出来,都是一些很细小的东西,很难分辨是什么。
  “这些都是人体的组织,好像是被什么东西被弄碎了,真难以想象。”
  我顿时感觉头皮一阵阵发麻,这很显然不是人类的厮杀,人类的厮杀,怎么可能把人体给分解了呢,难道说是变态杀人狂,故意分解尸体吗?
  就算是这样,可为什么这些血肉模糊的身体部分会散落在床上呢,这太不符合常理了,这里面不能久留,得尽快离开才行。
  “会不会是变态杀人啊?”少宇脸色也很难看,看来他也开始怀疑这里了,这就是恐惧的根源。
  我回头瞪他一眼说,“我早就想到这个了,肯定不是,李欣,咱们赶紧离开这,这地方不能久留。”
  可就在我们三个人刚打算要离开这间船舱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在舱门口右侧的位置上,居然还有一个柜子,这个柜子,很类似以前的那种老式电视柜。
  从我们进来开始,我一直也没有注意到,这么大个东西,我们居然给漏掉了,要不是手电光照到了,我还是不能发现它。
  “等一下。”我赶紧把他俩喊住。
  “怎么了忠义。”李欣回身看着我问道。
  “这里有个柜子,我检查一下。”我盯着面前的柜子,等我仔细看了一下才知道,它居然不是柜子,而是一个小冰箱,那种专门放一些啤酒饮料之类的冰箱,很多外国人家里都有这种东西。

  我蹲下身子,在冰箱四周看了一下,这冰箱给我的感觉怪怪的,虽然整个箱体都结满了冰,但在冰箱门的位置上,那冻结的地方有明显的裂痕,看着就像是被人打开过一样。
  我伸手慢慢的握住冰箱把手,心在‘咚咚’的乱跳,我总感觉这冰箱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我紧盯着冰箱,忽然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冰箱好像颤动了一下,是那种很细微的颤动,要不是我抓着把手,我根本感觉不出来。
  我赶紧把枪对准了冰箱门,在想要不要现在就开枪试试,要是这里面真没有东西,最多就是浪费几颗子弹罢了。
  “忠义你干嘛呢?要打开就快点啊,这里怪冷的。”李欣来回的跺脚,已经冻坏了。
  “我…我感觉这冰箱好像动了一下。”我头也不回的说道。
  “金先生,你不要总疑神疑鬼的好吗?我和李欣都在这看着呢,这冰箱根本就一动没动。”少宇显得很不耐烦,脸色很差的说道。
  “是啊忠义,你到底怎么了?你都蹲那冰箱跟前好几个分钟了。”李欣也看不明白了。
  难道真是我的幻觉不成?是因为我太紧张了,给自己的压力太大所造成的?这一刻我居然开始怀疑我自己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我赶忙活动了一下脖子,让自己清醒一下,我准备开枪试试,这里面肯定有东西,绝对不能冒然的打开冰箱门。
  可就在我刚要开枪的时候,突然舱门外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顿时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坏了,出事了。”我来不及多想,起身赶忙跑了出去。
  李欣和少宇两人也跟了出来,我刚走出船舱,在过道处就看到顺子和大个子两人,从斜对面的船舱里窜了出来。
  “义哥?怎么回事?”顺子看到我后,急忙问了一句,显然刚才不是他俩喊出来的。
  “不知道,声音可能是从前面传来的,把枪拿好,咱们过去看看。”我端着手枪,打着手电快步的向前走去。
  其他人紧跟在我后面,我们每经过一个船舱都要看一眼,因为一直没看到焦八和馒头出来,也不确定他们俩到底在哪,所以只能挨个船舱看了。
  当走到前面第三个船舱时,我手电往里一照,就看到了馒头的背影,这是右边第三个船舱。
  我急忙走了进去,“馒头,出什么事儿了?”看他这样,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馒头转过身来,脸色难看的要命,煞白煞白的,“你…你们来了啊,现...现在没事了,他妈的,刚才...刚才吓我一跳。”他说话都结巴了,看来是吓的不轻啊。
  “靠,死胖子,我一想就是你喊的,你诈尸了啊,大惊小怪的。”大个子在后面埋怨了一句。
  “比诈尸还吓人呢。”馒头随口说了一句。
  “焦八呢?”我看着他问道。
  “我在这呢义哥。”焦八的声音在旁边传来,他没事就太好了。

  这时我扭头看到,焦八正蹲在地上,打着手电看着什么。
  “你看什么呢?”我走过去一看,顿时也吓我一跳,在焦八的面前,正摆着一具冻僵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