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294章 残缺尸体



















  “这尸体是在哪发现的?”我赶忙也蹲了下来,打着手电查看了起来。
  “就在这个冰箱里面。”焦八抬头示意了一下。
  原来在我们面前,有一个大冰箱,这冰箱比刚才我在最后船舱见到的冰箱要大不少,这是一个类似家用那种双开门的冰箱,能有将近两米高,一米多宽,四周也是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这尸体怎么会跑到冰箱里去呢?”李欣在我后面问了一句。
  焦八侧过头来说,“我也不清楚,当时冰箱是馒头打开的,打开以后尸体直接就砸在他身上了,接着他就大叫了一声,随后你们就到了。”
  “哇操,多大点事儿啊,死胖子,尸体你又不是没见过,至于这么害怕呢?”大个子端着步枪,用藐视的眼神看着馒头。
  “靠,我当时是没有准备,再说了,这不是普通的尸体,你们仔细看看就知道了。”馒头很不服气的说道。
  不过他说的话很对,等我仔细看后才发现,这具尸体真就不是一般的冻僵尸体,这是一具男尸,从外表初步判断是欧美人,想必也应该是这艘船上的船员。
  不过这男人死的很惨,实在是太惨了,他两只眼睛全都被人给挖走了,就剩下两个空洞了,他张着大嘴,脸部表情都扭曲到一起了,想必死前肯定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
  他整个身体也是残缺不全的,脑袋只剩下了一半,从额头开始往上,整个脑壳都没了,里面是空空如也的,脑浆也没有,像是被人硬给掀开的一样,简直是惨不忍睹,让人看了毛骨悚然的。
  他的腹部也被人给开膛了,里面的五脏全都没有了,甚至连一副皮囊都没剩下,要不是因为结冰的比较多,真是没法看了,看了也得吐出来。
  他的右臂几乎就是骨头了,好像是被什么野兽硬给生撕开了一样,上面甚至还连带着血肉呢,要是没有被冻住的话,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是越看越胆寒,头皮都有点发麻了,感觉后背都在‘呼呼’的冒着冷风,这个男人到底遇到了什么,怎么会死的如此凄惨,甚至让人都不敢直视他,难怪馒头刚才会大叫了,这具尸体要是突然间砸我身上,说不准也得给我吓个魂飞魄散呢。
  这具男尸唯独还算完好的,就只剩下那两条腿了,不过他两腿笔直,显然是在临死前有过很强烈的挣扎,挣扎到两条腿都有点变形了。
  “俺的娘嘞,这里到底发生过啥事儿啊?这尸体也太恐怖了吧?”当大个子看清楚以后,他不在那么豪言壮语了,两只眼睛都写满了惊恐。
  馒头冷着脸说,“哼,你现在知道了吧,不是我胆小,是这尸体实在太慎人了,他妈的,这鬼地方太邪性了,从进来我就感觉不对。”
  少宇蹲下来看看,脸色是越变越差,“怎么会这样?太可怕了。”
  “你还认为这仅仅只是一场凶杀吗?”我冷眼看着他问道。
  “我...我不知道,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可能是...变态杀手所为,这也说不准。”少宇还在极力为自己找一些合理的借口,可他心里早就动摇了。
  “扯蛋,是不是变态杀手所为,你心里清楚。”我盯着他说道。
  “这个男人应该是船长。”李欣突然在我身后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我扭头看她一眼,她正在用手电查看四周呢。
  “看这里的摆设就能知道,这是一个人住的房间,只有一张单人床,里面的设备也比较齐全,就算不是船长,也得是大幅。”李欣的分析还是很有道理的。

  我点点头和焦八两人站起身来,“这里有危险,咱们现在去操作室和其他地方检查一下,越快越好,别久留。”
  就在我们刚要离开的时候,馒头突然问道,“咦?老常他人呢?”
  他这么一说我才恍然大悟,难怪总感觉少点什么呢,原来是常山不见了,“对啊,常山大哥呢?”我看着馒头问道。
  “我不知道啊。”馒头摇摇头,看了焦八一眼。
  “你别看我,我一直看那尸体来着,哪注意到他了。”焦八一句话就给封死了。
  “可能...是去其他船舱了吧?”馒头也说不准,我真佩服这俩人,三个人行动,其中一个人去哪了都不知道,这叫什么事儿啊。
  这里四处透着死亡的气息,要是他一个人行动,遇到什么麻烦可就糟了,当时气的我伸手指着他俩,“你们俩啊,人都看不住,咱们赶紧去找,可别出什么事儿了。”
  就在我们刚走出船舱的时候,过道里面就传来了手电光和奔跑的脚步声,由于我刚走出来,对面的手电强光晃的我眼睛都睁不开了,我赶忙用手遮挡住眼睛。
  “忠义,那...那边有发现。”是常山,他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喘着粗气说道。
  “哎呦,老常啊,你跑哪去了,这给咱们急的,刚要去找你呢。”馒头猛拍他胳膊一下说道。
  “我去前面的船舱了,又发现一个尸体,死状很恐怖,跟刚才馒头发现的尸体差不多。”常山脸色阴沉的厉害。
  “啊?又发现一个?”馒头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抖,他看了我一眼。
  我又和其他人对视了一眼,焦八开口说,“走,你带我们去看看。”

  我们随着常山又往里面走去,在右边倒数第二个船舱里,走进去第一眼,我们就看到了一具冻僵的尸体,依旧是具男尸,死状恐怖无比。
  “我的天呐,怎么会这样?”李欣一向胆大,可当她见到这具尸体的时候,还是免不了被吓到了。
  “太可怕了,义哥,咱...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吧。”顺子也有点哆嗦了,这甚至比尸变都慎人,因为这里的一切我们都是未知的。
  “怎么?你害怕了?”我扭头看他一眼问道。
  顺子停顿了几秒钟后,突然脸色变了,“没...没什么可害怕的,咱们什么没见过啊。”他话虽然这么说,可我很清楚,无论人经历过多少磨难,该胆怯的时候,照样胆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