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296长条血迹









  “我的天呐,这里面装的居然是....”李欣松开手,话刚说道一半的时候,就说不下去了。
  “真他娘变态啊,这究竟是谁干的,把人杀死后,居然还把器官放在冰箱里,狗杂碎,俺非嘣了他不可。”大个子走了过来,擦了擦嘴骂道,他脸色煞白,看来是吐的不轻啊。
  “看来是有人故意放进去的。”常山又恢复之前的冷静了。
  焦八看我一眼说,“八成就是刚才那个东西干的好事儿,得去把它找出来,看看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可这时候少宇却说了一句,“我看...咱们还是下船吧,船长和麦老他们可能都等着急了。”
  “你是害怕了吧?害怕就明说。”我毫不客气的说道,我们这群人什么都没有,就是有种,别人撞南墙是回头,我们撞南墙的选择是把墙推倒,这就是经历过死亡的人,胆量比一般人要强大多了。
  “什么?我害怕?金先生,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吧?我出海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遇到过,我会害怕?简直开玩笑,我只是感觉没必要在这浪费时间,我们还要去找古船呢。”少宇终于是来脾气了,冲着我低吼一句。
  其他人谁也没说话,李欣刚要插嘴也让我给打断了。
  我看着少宇,语重心长的说,“听我说,这不是再浪费时间,找古船不是那么容易的,你以为只要找到地点就能轻易得到宝藏吗?简直是异想天开,我告诉你,我们想要在这里活下去,就必须要对这里有个了解,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少宇,你可能经历过很多事情,但你根本不知道真正的恐怖是什么,忠义说的没错,这里真的很危险。”李欣还是开口了,并且还伸手拉了我一下,她怕我火气太大,再动手打起来可就不好了。
  “你甭跟他废话了,少宇先生,你要是想下去的话,我不会拦住着,你现在就可以走,但是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自己一个人要是能走得出去,那就算你幸运了。”
  我这么说,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当然也是想吓吓他,其实少宇这人很好,只是太执着了,很多事情,不能那么刻板化,科学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万能的。
  少宇盯着我看了看,几秒钟后说,“那我就要看一看,到底有没有你说的那种生物。”
  我站起身来,扫视着其他人,表情很严峻的说,“这艘冰船里,可能在某个角落,就隐藏着可怕的生物,大家一定要把枪拿好,我不知道那东西有多少,总之不管见到什么东西,必须开枪打死。”
  “放心吧忠义,咱们可都是身经百战的人了,只要找到那东西,它肯定就活不了。”馒头直接把步枪上堂,一脸恶狠狠的表情说道。
  “走,上去。”
  我们走出船舱,顺着梯子,小心翼翼的往上面走去,上面应该是控制室,那鬼东西可能就藏在里面的某个角落,得格外小心才行。
  我是第一个上去的,先用手电光扫射了一圈,可并没有发现那个白色的生物,这里面的玻璃已经完全冻死了,一点光亮都看不见,里面也没有尸体,除了死寂,什么都没有。
  “那该死的东西在哪呢?老子非要了他命不可。”馒头端着步枪,在后面嘟囔一句。
  “还没看到,那鬼东西很狡猾的,大家注意周围。”我一直在摆出射击的状态,不敢有半点大意。
  “义哥,你看这里。”焦八在掌舵的地方向我喊到。
  我走过去看了一眼,在渔船的舵轮上,有很多血迹,虽然已经结冰了,但很容易想到,这里之前也发生过恐怖的事件,这艘渔船上的人,到底经历过什么呢?这些老外又为什么会跑这个鬼地方来呢?事情变的越来越辣手了,看来要想早点解开这背后的秘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尸体会不会也在这附近呢?”顺子在旁边问了一句。
  “有可能,找找看吧。”
  我蹲下来,又在舵轮的下面查看了一下,这下面也有一大片结冰的血迹,可是却不见死者的尸体,按照这些血迹来分析,遇害者很难活下去,尸体很有可能被拖走了。
  其他人在我们后面包围着,出了少宇之外,每个人的精神都是高度集中,这里面太黑了,即便我们每个人手里有一把强光手电,也不能完全把这里照亮,只不过是多了几条光柱而已。
  “大家分散开,仔细查找每一个角落,但别走太远,保持安全的距离,还是那句话,不管遇到什么,立马开枪。”即使挖地三尺,我也要把那鬼东西给找出来,要不然下面的路就不好走了。

  大家伙全都散开了,我让李欣跟着我,这里就她一个女人,无论她多强悍,毕竟还是个女人,我得照顾她的安全才行,少宇也跟在我旁边,我们沿着左边,挨个角落检查,手枪一直在我眼前,我始终不敢把枪放下来。
  “金先生,你说的那个白色东西,它真的存在吗?”少宇还是有点怀疑,不过听这口气,他是有点害怕了。
  “拜托,你就不要再问了好吗?我刚才就说了,你要是不信,你现在就可以离开。”我头也不回的说道,现在没功夫搭理他。
  “嘘…都别说话。”李欣冰冷的说了一句。
  少宇这才把嘴给闭上了,这个年轻人跟马丁是一个性格,要不是他俩皮肤和长相差太多,我甚至都怀疑他俩是不是海尔兄弟。
  这会儿我在左边的墙角处,又发现了血迹,这血迹很长,成长条状,一直向前,大概能有三四米远,血迹才消失,可能是因为冰面太厚,所以才看不到了。
  “忠义,你看这血迹,很明显,是有人把尸体给拖走了,血迹才会变成这样。”李欣蹲下来看看,扭头向我说道。
  “这个不一定,也许是伤者自己爬过去的,照样也可以留下这样的血迹。”少宇插话说道,他又装明白人了。
  “那人哪去了?获救了?”我扭头看他一眼,用很小的声音说道。
  他点头说,“有可能,就算是遇难了,也不见得他们都会死。”
  “俺的娘勒,在这里。”可就在这时候,大个子突然大喊了一声,紧接着就是连续的枪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