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297乱枪扫射



















  其他人一看大个子开枪了,也纷纷向着他开枪的地方扫射,一时间这里是火光四射,枪声四起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恐怖分子和政府军发生枪战了呢。
  尤其是那m16和AK47步枪的声音,‘砰砰砰’震的整个渔船都跟着颤动了,场面瞬间就有点混乱了,除了枪声和喊声之外,我什么都听不到。
  我和李欣还有少宇,当时正在大个子的前面,他这一开枪不要紧,位置刚好就在我们三个人附近,其他人在跟着这么一搞,一时间我们三个人周围是子弹乱飞啊,
  我们三个人跟老鼠一样,立马蹲在地上抱着脑袋,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少宇更是有意思,他双手一直在捂着耳朵‘哇哇’大叫呢,一看就没经历过什么大事儿的人。
  我蹲在地上时就听焦八大喊着,“操,都停手,赶紧停手,别开枪了,都给我停下。”
  可枪声依旧在持续,焦八又一次大喊,“都他妈给我停下,停下。”他这一声高喊,几乎都快把嗓子给喊爆了。
  这时候枪声才陆续的停止了,整整持续了十几秒钟,打的我们周围墙壁就跟那马蜂窝一样,冰碴子嘣的到处都是,甚至都溅了我们一身。
  “你们俩没事吧?”我扭头看他俩一眼问道。
  “没事,刚才怎么了?”李欣也吓坏了,有好几次子弹就擦着我们身边过去,差一点就中枪啊,真是太悬了,要是被这步枪打到,必死无疑啊。
  少宇吓的则是一脑袋冷汗啊,在手电光下,他脸色煞白,嘴唇都变色了,变的发紫,就像得了一场大病一样,我看到这一幕差点没笑出来。
  “义哥,李欣,你们怎么样?”焦八急忙跑了过来。
  我站起身来说,“没事,不过差点就中弹啊,还好你们枪法不准,要不然我真得去找阎王爷报道了。”
  焦八气的回头骂道,“你们都看着点啊,瞎他妈开枪,都跟着起什么哄啊。”
  顺子结巴着说,“我…我一看大个子开枪了,一紧张,也就跟着开枪了。”
  其他人也纷纷解释,表示都以为大个子有危险,所以赶紧出手帮忙。
  李欣气的伸手指着他们就开骂,“你们都发什么疯啊,看准了再开枪啊,都当娱乐呢啊?简直就是浪费子弹。”这女人一发火,谁也不敢吱声了,就连常山都闷头不说话了。
  “行了李欣,也是我告诉他们的,有危险就开枪,大个子,你看到什么了?”我赶紧问道。
  大个子伸手指了一下,“俺在那个地方看到一个白色的东西,长滴就他娘跟狼一样,两只眼睛都冒蓝光啊,当时吓俺一大跳,所以直接就开枪了。”
  “那…那你们打死它了吗?”少宇伸个脖子问道,两个人都这么说,他开始有点动摇了。
  大个子摇头说,“俺也不知道,应该是跑了吧。”
  我有点纳闷,按照大个子所指的地方,那是一个死角,我记得刚上来的时候,我还特意留意过那里,角落里除了有一个很大的冰块之外,其他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啊。
  怎么那鬼东西会突然间从这就跑出来了呢?可最奇怪的是,那个大冰块居然也没了,我走过去蹲下看了看,结冰的地面上居然有一摊蓝色的液体,这又是怎么回事儿?
  “这蓝色的液体是什么?水迹?”我用手碰了一下,黏糊糊的,可以肯定不是水迹了。
  “那不是水迹,看样子像是血迹,想必刚才我们开枪打中它了。”焦八这时蹲在我旁边,也伸手摸了一下这蓝色的液体,并且还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居然没有气味,很特别。”
  “血迹?什么东西流血会是蓝色的?”看来这个跟狼一样的白色生物,也绝非正常,在我的印象当中,只有那些邪灵的血液,才不是红色的。
  “那我就不清楚了,但可以肯定,这东西绝对不是正常的生物,八成也是邪灵。”焦八话说完,就站了起来。
  果然被我猜中了,我最讨厌听到的词语,就是‘邪灵’这两个字了,无论是魔虫尸还是什么灵蜥之类的,只要是邪灵,那就是个大麻烦,不知道这鬼东西又是什么邪灵。

  “又是邪灵?看来这里的环境,也不比小岛强多少。”常山冷着脸说道。
  “甭管他什么邪灵,只要有这家伙在手,我就不信它还能比这M16厉害。”馒头歪个脑袋,很牛逼的说道。
  “大部分邪灵,物理攻击还是有效的,只有极少部分是排除物理攻击的,刚才我们一顿乱枪,它就已经受伤了,很显然,枪的攻击是有效的。”焦八说着话,就用手枪比划了一下。
  我站起身来说,“恩,枪的威力还是很大的,可关键是不知道那东西有多少,要是少了还好对付,可要是多了,呵呵,也够咱们喝一壶的了。”
  “是啊,我们目前才刚刚到达这里,里面应该还有一段很长的路程,这艘冰船,不可能是我们要找的目标,但目标具体的位置在哪,咱们还得继续深入摸索。”李欣说着话,看了我一眼。
  “这船上一共有二十多个人,可现在只找到两具尸体,也不知道其他人是死还是活,咱们现在就下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人的尸体。”
  餐厅和厨房,还有几个船舱没检查,希望能找到点有用的线索,起码能帮助我们平安度过这里才行。
  正当我刚准备要下去的时候,少宇突然喊住我,“金先生你等一下。”
  我停脚步回头问道,“又怎么了?”
  “你们...你们刚才说的那个邪灵?是...是个什么东西啊?”少宇唯唯诺诺的问道。
  我看焦八一眼,意思让他给解释一下,焦八拍怕他肩膀,只说了一句,“等你见到就知道了。”

  我们下来之后,直奔厨房和餐厅,在厨房和餐厅里,并没有找到其他尸体,也没有再发现那个白色的生物,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可这种平静,让我感觉心慌,是那种可怕的死寂,这艘冰船阴气实在太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