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301白狼生物











  “义哥,怎么了这是?”焦八和其他人也赶忙跑了出来。
  “是那个蓝眼睛的东西,它刚才一直在我们后面盯着我们呢。”
  我打着手电慢慢的往前走,把过道的每一个角落都仔细的查看,这鬼东西不可能瞬间就从整条过道跑出去,除非它比子弹还快。
  可等我走到过道中间的时候,我确信我找不到它了,真是一点痕迹都没有啊,脚印,声音,什么都没有,但我内心却总有一种感觉,那鬼东西好像还没离开,应该就在我们附近,可我就是找不到它。
  我来回前后左右的寻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但无论我怎么差看,就是找不到一点线索,也没再看到那种奇怪的大冰块。
  “他妈的,它到底哪去了呢?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我喘着粗气咒骂着,要是这鬼东西一天不死,我这心就一天不得安宁。
  “那白狼跑的很快,估计八成是跑下船了。”大个子在后面说道。
  “不可能,这里距离甲板的船舱少说也有二三十米远,它总不能比子弹飞的还快吧?”我头也不回的说道,依旧在原地转圈,这种焦急的感觉,让我心里很不爽。
  “算了义哥,找不到就算了,那东西现在盯上咱们了,就算咱们不去找它,它早晚还得出现。”焦八走到我旁边,拍拍我肩膀,示意我稍安勿躁。
  “不行,我必须得给它找出来。”我心里很不安,这个鬼东西太狡猾了,我感觉它是在拿我们逗闷子呢。
  我们开始一个船舱一个船舱的检查,船舱很快就检查到一半了,可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我们再次退出船舱,刚打算继续检查下一个的时候。
  李欣突然很小声的说了一句,“忠义,好像有人上来了。”
  这时我也听到了一些声音,紧接着就是手电光从甲板的舱门处照射了进来,随后几个黑影走进了冰船的过道处。
  “谁在那。”我大喊了一句,过道处太黑,再加上对方手电光的照射,我根本看不清楚他们是谁。
  “是我,忠义。”居然是麦老的他们,随后他们就快步向我们跑了过来。
  我迎上去问道,“麦老?你们几个怎么上来了?”他身边还有珍妮和马丁两人。
  “我能不上来吗,这都过去快两个小时了,你们也没个信,我不上来看看能行吗。”麦老有点埋怨,可听得出来,他是在担心我们。
  “你们在干什么?检查一艘渔船,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吗?”马丁在旁边看着我问道,语气有点不太和谐。
  我没搭理他,瞄他一眼后对麦老说,“中途遇到点麻烦,所以就耽误了,对了,你们在上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
  “没有,你们遇到什么麻烦了?”麦老摇头问道。
  “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等咱们下去以后再说吧。”
  随后,我和焦八等人继续检查其他剩下的船舱,麦老和他们几个人都不明白什么意思,当然我也没时间跟他们解释什么,我让他们先到船下等我们,麦老也没多问,带着珍妮和马丁就先下船了。
  等我们把所有船舱检查完之后,我有点泄气了,一无所获,那鬼东西就这么消失了,我和焦八又急忙跑到甲板处去查看,还是什么都没有,船头船尾和两侧也都看了,根本没有一点可疑的线索。

  随后其他人也跑出了甲板舱门,我向他们摇摇头,“消失了,什么都没有。”
  李欣安慰着我说,“算了忠义,找不到就别找了,咱们下去吧,麦老他们还在等咱们呢。”
  我们顺着原先爬上来的绳子,又爬了下去,老水他们三个马来西亚人,在下面冻的来回原地踏步呢,看到我们下来后,他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我下去之后,第一件事还是问老水他们几个,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跑出去,三个人同时摇头,表示什么都没有看到,一切都很安静。
  我感觉我的猜测是对的,那鬼东西应该还没有离开冰船,可按照它跑的方向,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躲进其他船舱了,另一种就是从甲板舱门跑了出去,可几乎所有的地方我都找了,可还是没有找到那鬼东西。
  真是他妈见鬼了,难道它还会隐身不成?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它到底是怎么消失的呢?事情真是越来越难以掌握了,我们到底面对的是个什么东西呢?我脑袋一时间‘嗡嗡’的疼。
  “忠义,你们到底遇到什么了?从你下来以后就神情恍惚的。”麦老按照我肩膀,一脸担忧的问道。
  还没等我说话呢,大个子就先插嘴了,“别提了,俺们遇到的事情可多了,先是忠义看到蓝眼睛怪物,后来馒头遇到死人的尸体,然后又是奇怪的白狼,后来又是死人的尸体,俺的娘嘞.....”大个子哇啦哇啦的说了一堆,可几乎是语无伦次,想必没一个人能听懂。
  珍妮瞪他一眼说,“行了行了,你别说了,说了老半天,我一句话都没听明白,忠义你们到底怎么了?”
  “咱们这次有麻烦了,很大的麻烦....”
  我开始讲述在船上所经历的一切事情,从头详细的说起,进入甲板舱之前,我先看到了蓝眼睛的生物,然后就是船舱里的血迹和照片,接着馒头遇到的第一个尸体,然后是第二个尸体。
  在后面是我在过道处看到那白色的生物,随后我们追了上去,在控制室里,大个子首次看见那鬼东西,外表如白狼一般...等等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详细的说了一遍。
  可当我话说完后,马丁第一个提出质疑,“金忠义先生,你说的这些事情也太荒谬了吧?你不会是在这危言耸听呢吧?
  我就知道,他肯定会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他的性格跟少宇一样,都是典型的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珍妮居然也反问我,“忠义,你说的这些可都是真的?听起来...是挺邪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