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302尸体消失





















  大个子抢先说,“邪乎?这肯定是真的啊,俺们这么多人都看到了,那还能有假啊。”
  “就是啊,这么多人呢,一个人说假话行,难道我们这么多人也说谎不成吗?”馒头很不满意的说道,显然是对珍妮有点不爽。
  麦老开口说,“既然大家都这么说,那这事儿应该错不了,看来这里问题还真挺多的。”
  “麦老你们发现了什么?”焦八急忙插口问道。
  麦老摇头说,“除了那个冻僵的尸体之外,什么都没发现,一艘小帆船而已,也没什么可查的。”
  “现在问题是在这艘渔船上,给你看看这个。”我从李欣手里把照片拿过来,递到麦老手里。
  麦老接过来看了看说,“还真是有两个人看不清楚,尸体也找不到吗?”
  “找不到,整艘船都翻遍了,还是没有。”我摇头说道。
  珍妮看着麦老手里的相片,脸色变的越来越差,我隐约听到从她嘴里蹦出几个字来,好像说的是,‘是他’
  我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也可能是我听错了,但从珍妮的表情上来看,她好像认识照片里的某个人,或者说她知道这艘船的来历,我感觉咱们这群人里,应该有人知道其中的内幕。
  “珍妮,怎么了?脸色这么差。”我有意问她一句。
  “哦,没…没什么,可能是因为天冷。”她随口糊弄了一句,但她越这样,就显得她心里越有鬼。
  “大家以后都小心点吧,后面的路可能更难走。”麦老把照片又递给了李欣。
  焦八开口说道,“麦老,按照航海图上显示的位置,我们要找的下一站,就在这里面,不过……这里面也更加危险了,那生物是什么我们还不知道,现在我们在明,它在暗,这对我们很不利啊。”
  “我说,你们这些人真有意思,不要总信口开河好吗?你们说的那些尸体,起码还能说得过去,可那个什么蓝眼睛的生物,我看是你们真是被吓傻了,产生幻觉了吧。”马丁一脸的嘲讽,说话的语气也很难听。
  “幻觉?我们这么多人会一起幻觉吗?”我瞪着眼睛说道,这马丁更不可理喻。
  “忠义你理解错了,马丁先生的意思是…我们在骗他。”李欣冷笑一下,看着马丁说道。
  “你以为我们在开玩笑是吧?不相信你可以问问少宇,他总不会骗你吧?”我随手把少宇抓了过来。
  马丁看着少宇点点头,意思让他说话,少宇支支吾吾说,“尸体…是真有,但那个奇怪的生物,我是真没看到。”
  马丁很满意的笑着,“怎么样金先生?”
  当时气的我都无语了,可焦八突然说了一句,“马丁先生,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就去冰船上看看,用事实来说话,敢吗?”他直接把马丁给将军了。
  “去就去,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到要看看你们说的那个东西在不在。”
  既然话都说到这了,为了让马丁相信这个事实,那我们只好再次登船了,这次就我,焦八,麦老,珍妮,马丁,还有老水他们三个马来西亚人,之所以带着他们三个人,也是马丁的意思。

  其他人就留在原地等我们,有常山和大个子两人在这,就算遇到一些小麻烦,应该也没什么问题,不过少宇这次却没要求跟着一起去,不知道是他内心害怕了还是因为什么,总之就是一直在装死,一句话都不说。
  冰船上面的绳索还没有卸下来,正好可以利用了,我们几个人再次顺着绳索爬了上去,没想到马丁这美国佬的爬绳技术还不错,速度还蛮快的吗。
  珍妮这次又显露了她不一般的技术,爬绳的功夫居然不在我之下,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少秘密呢?从一些细节中就可以看出来,她很不一般。
  可那三个马来西亚人,就没少宇说的那么强悍了,在这到冰天雪地的环境下,要是没点过人的本事,还真就很难混下去。
  他们在爬绳的过程中,只有老水一个人身手敏捷,很顺利的爬上来了,至于其他两个人,都是我们连拉带拽,勉勉强强的爬了上来,要是没有我们拽他俩,肯定是上不来的。
  没想到仅仅过了半个小时,我又重新回到这冰船上了,只不过这次不用我再冲锋陷阵了,一切都由麦老来打头了,他拿着手枪,打着手电带我们走了进去。
  “说实话,这里面很吓人,还结冰这么严重,我是真不愿意进来啊。”珍妮走进甲板入口,打着手电往里面看了看。
  “这就算很不错了,走吧。”我紧跟麦老的步伐。
  “忠义,那第一具尸体在哪个船舱呢?”麦老侧头向我问道。
  我轻声说,“我记得好像是...右边的第三个船舱。”
  我们很快来到右边第三个船舱,麦老先打着手电进去之后,突然说了一句,“你确定是这里?没记错?”
  “应该没错。”我应了一声,随后走了进来,可走进来以后我就傻眼了,完全傻眼了,那具尸体居然不见了,我明明记得它就是在这间船舱的,怎么可能没了呢?
  焦八也愣住了,“这...尸体哪去了?”他看我一眼,露出一脸的惊恐。
  “我也想知道尸体哪去了。”我打着手电四处查看,可船舱里根本就没有那具尸体,只剩下那个空冰箱了,结冰的地面也没留下任何的痕迹,难道这尸体还诈尸了不成?
  “忠义,你们不会是记错船舱了吧?”麦老提醒了我一句。
  我和焦八对视一眼,他开口说,“走义哥,去对面看看。”
  按理说我不应该记错的,明明就是右边第三个船舱,可怎么尸体就没了呢,这顶多也就半个小时的功夫,尸体居然不翼而飞了,实在太诡异了。
  我们来到对面的船舱后,果真和我想的一样,这里不但没有尸体,也没有那个大冰箱,很显然,我并没有记错,这不是我们要找的船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