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306 支离破碎














  我和焦八两人又回到了船舱的过道处,我紧握手枪,打着手电慢慢的往前走去,这里给我的感觉更诡异了,过道处的黑暗,使我有点心惊胆寒,手电的光亮,已经不足以让我有安心的作用了。
  经历过这么多事情,我本以为我可以忘掉恐惧的存在,可结果还是不行,我发现我不但没有提高胆量,相反我到是更害怕了,不知道这是不是人经历的越多,反倒有时候越怕死的原因。
  我和焦八两人一前一后,在每一个船舱里翻查,这些船舱我们都检查过好多次了,可又不得不再次查看,我甚至感觉自己的精神都有点不正常了。
  我们俩个人连续翻查了三间船舱,可还是没有发现那两头怪异的白狼,这两个畜生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是故意耍我们玩吗?一会儿出现,一会儿又消失的。
  这跟在小岛上的很感觉不一样,小岛上的一切,都是可以看到的,无论是致命的摄魂草,还是恐怖的灵蜥,都是正面与我们较量,即便在危险,我们也是有心里准备的。
  可现在的局面却完全变了,我们就跟瞎子一样,紧靠着手电光源在黑暗中去寻找那可怕的生物,还是未知的生物,我们始终在明处,可那白狼却在暗处,这对与我们来说,是相当危险的,是完全致命的危险。

  “老八,我怎么突然感觉,我们好像上当了一样,从我们上船开始,怪事就不断在发生,那白狼更是诡异的厉害,根本让人摸不着头绪。”我停下脚步,站在船舱的中间,总感觉哪里不对呢。
  “是有点不对,最早是发现一头白狼,现在却变成了两头,可能...它们是有意要分开我们。”焦八恍然大悟的说道。
  “没错,一旦分散我们的力量,这样也就容易对付我们了,咱们得赶紧去找麦老他们,我怕他们会出事。”
  就在我们两人刚走出船舱的时候,在过道的尽头处,我又看到了那双阴森森的蓝色眼睛,这鬼东西居然一直在跟着我们,而我和焦八两人却谁都没有发现,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当我把手电光照过去的时候,那头白狼依然一动不动,只有那野兽的眼睛,在紧紧的注视着我们俩人,黑暗中,它仿佛到变成了猎手,而我们两个人却成了待宰的羔羊。
  只不过是一头怪异的野兽而已,它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思维,就算这是它的本能,也不应该是这样的,难道真像焦八所说,这背后还隐藏着某种生物吗?
  既然它现在不动,我们俩人暂时也不动,我得找个最佳时机,好一枪解决了它。
  “义哥,你能一枪打爆它的头吗。”焦八在我耳边,用最小的声音,不动声色的说道。
  “不好说,这鬼东西速度很快,我没有十足的把握。”我轻声说道。
  “我想办法来引它。”焦八试着往前走了两步,那白狼还是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睛都没任何变化,要是不明白的人,看到了还以为是冻僵的死狼呢。
  焦八一看它没有任何的反应,他又大胆的往前走了几步,当距离那白狼不远的时候,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这一举动甚至都吓我一跳。
  他居然发疯一般的冲着眼前的白狼大吼一声,接着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就在他大吼的时候,那白狼突然也发出一种野兽的嚎叫,身体瞬间启动,奔着焦八就扑了过来。
  就是这个时候了,我手电一甩,随后‘砰砰’两声枪响,这次我亲眼看到,这两发子弹直接打在了那头白狼的身上,全部命中。
  而焦八则是突然滑倒,直接后背着地,从冰面向前滑了过去,白狼窜出来的那一瞬间,他愣是从它下面避开了,这真是一次危险的行动,他是在赌命,要是他再晚一秒钟,那白狼必然会扑到他身上。
  可让我完全意想不到的是,当两发子弹完全击中那头白狼的时候,它的身体并没有喷出鲜血,相反却是支离破碎的,就如同一面玻璃一样,直接碎掉了。
  当它破碎的身体有部分掉落在地面上的时候,这鬼东西居然还能爬起来在跑,当时吓我一跳,可也来不及多想,立马抬手又是几枪过去,顿时就给这白狼的身体打了个粉碎,它那如同冰块一样的身体碎片嘣的到处都是。

  当它身体的碎片落地之后,很快就融化成一摊蓝色的液体了,跟之前我们在控制室发现的蓝色液体是一样的,它挣扎着在冰面上爬行,发出一种让人难以忍受的声音,那声音就跟嗡鸣一样刺耳,听的我心都纠在一起了。
  而在它爬行的同时,我却又发现一个更可怕的事情,它的身体,居然能吸收周围的结冰,那结冰快速的向它身体移动,并且正在迅速修复它身体的残肢断臂。
  我顿时就惊呆了,这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啊?它居然还会修复自己受伤的身体,就算是灵犀这种大型的邪灵也没有这种愈合的能力啊,并且自愈的速度还这么快。
  这完全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让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被吓住了,瞪大眼睛看着白狼身体的变化,甚至都忘记下一步该干什么了。

  这白狼被我打碎的四肢正在生长,眼瞅着就要痊愈了,它已经开始试着奔跑了,短短的十几秒钟,它居然快修复好自己的身体了,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枪响,子弹打在了这头白狼的身上,那刚刚愈合的伤口又碎掉了,它再次跌倒在冰面上,可是很快,它碎掉的身躯又在慢慢的复原,但是这次修复的速度,却要比刚才慢了一些。
  “义哥,快打它的脑袋,绝对不能让它愈合。”焦八的突然的一声大喊,惊醒了发呆的我。
  刚才那一枪,就是他倒在地上打响的,我立马举起枪,对准白狼的头部,‘砰砰砰’就是三枪下去。
  这头白狼的脑袋愣是被我给打了个粉碎,这一次,它再也没有自动修复的能力了,身体瞬间就碎掉了,跟刚才的情况一样,身体粉碎后,就很快融化成一摊蓝色的液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