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307 铁面重伤












  焦八这时赶忙起身跑过来,“怎样样义哥?没事吧?”
  我摇头说,“没事,这他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它的身体怎么会是这样?”
  我还处于惊魂未定的状态,要是焦八不告诉我打头部的话,想必这白狼很快就会再次复活了,真的是不可想象。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可怕的生物,身体没有血液不说,更没有骨骼和肌肉,几乎和石头一样,但跟小岛上的石像武将还有很多区别。
  那武将的石像是坚硬无比,可这白狼却是不堪一击,它更像是冰做的,没错,就是和冰做成的一样。
  它还能靠吸结冰来修复自身,这完全颠覆了常理,就算它是某种邪灵,可也不应该有这么可怕的能力啊,这种可怕的修复能力,大大增加了它的恐怖性。
  这就是一头白狼,要是再多两头的话,我跟焦八两人可就悬了,搞不好就得死它们嘴里。
  “义哥你还记得之前在冷藏室看到的那两个大冰块吗?”焦八看我一眼问道。
  “废话,那是我发现的,当时那冰块突然消失了,我还感觉有点奇怪呢…”当我说到这的时候,突然就停住了。
  我不敢相信的问道,“老八你的意思是…那大冰块…就是这白狼?”
  焦八冷着脸点头说,“恩,我想应该就是这白狼了,那冰块有很多奇怪的地方,只是我们当时也没留意那么多,现在细想一下应该没错的。”
  “我们总感觉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们,可我们又什么都找不到,这时候,那奇怪的大冰块就出现了,想必冰块就是这白狼,它一直在暗中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呢。
  “在看看这白狼的身体,真就跟冰一样,一打就碎,但是却能迅速的靠着周围的结冰来修复破碎的身体,真是个可怕的生物啊。”
  “那它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啊?刚才都给我吓到了。”要不是焦八大喊一句,我还在那发愣呢。
  “我也不知道,别说见过了,甚至听都没听说过,等出去以后,问问常山吧,兴许他能知道点情况。”焦八面露难色的说道。
  我瞄他一眼问道,“他能知道?你肯定?”
  “问问不就知道了,走吧义哥,赶紧去找麦老他们,我担心他们会出事。”
  可就在焦八话音刚放的时候,突然间,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音从餐厅的方向传来,并且在伴随着连续的枪声响起,这声音惨叫的程度,简直无法形容,非常恐怖,可紧接着又是一声刺耳的喊叫。
  “坏了,是珍妮的声音,快走。”
  我们两人赶紧往餐厅的方向跑去,虽然我听不出来第一声惨叫是谁发出的,但第二声喊叫却明显是珍妮发出的声音,因为这里只有她一个女人,就算我耳朵再不好使,男女声还是能分辨的。
  我心里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不要再去管珍妮的闲事儿了,既然有马丁在她身边,她就不再需要我了,可当我听到她的呼喊声以后,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只想赶快找到她,保护她,原来我根本放不下她。
  我和焦八俩人一路冲到餐厅,可餐厅里却是空荡荡的,四周除了结冰之外,什么都没有,我和焦八对视了一眼,那惨叫声明明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既然餐厅没有,那就肯定是在厨房呢。
  可奇怪的是,我们赶过来之后,珍妮的喊声停止了,就连之前那声惨叫声也没了。
  我心里着急,就在我刚要进厨房的时候,焦八一把拦住我,我本想推开他,可他就是不放手,他向我使个眼色,意思先检查一下餐厅,千万不可鲁莽。
  为了防止再有白狼的隐藏,我特意用手电在每个角落查看了一圈,确保没有那大冰块后,我向焦八点点头。
  我们两个人轻声轻脚的走进了厨房里,厨房相对与餐厅来说,要比较狭窄一些,可越是这样的地方,越是容易让人感到恐惧。
  我走进来之后,顿时一惊,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地面上躺着一个人,而他周围的冰面已经被鲜血给染红了,除了他自己以外,我并没有发现珍妮也在这,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能救一个是一个啊。
  我赶忙过去把他扶起来,“喂,铁面,铁面你怎么样啊?你要不要紧啊?”
  这个人是老水他们三个马来西亚人之一,铁面是他的外号,他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矮个男人,平时话很少,我到现在都没跟他说过一句话。
  我看了一下他的伤口,他的左小臂居然断掉了,怎么会变成这样,刚才还是好好的一个人呢,可现在却断了半只左臂倒在血泊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焦八这时也赶忙过来了,他简单检查了一下说,“还活着,不过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得帮他把伤口止住血。”
  “把衣服撕开,给他止血。”
  这里面冷的要命,要是再不及时抢救他的话,恐怕用不上半个小时他就得没命。
  我们两个人是手忙脚乱的啊,我们俩人把自己里面的衣服给撕开了,先用撕开的布在他左臂上面勒紧,防止他继续流血,然后再用剩下的布把伤口暂时抱住。
  “老八,我们得把他送出去才行,要不然他坚持不了多久。”说着话,我直接把铁面给背了起来。
  “走义哥,我来掩护你们。”
  焦八握紧手枪在前面打头,我则是在后面背着铁面跟着他,铁面一直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要是再不及时得到治疗的话,他性命必定保不住。
  这一路上还算是比较安全,没有遇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那白色的冰狼也没有再出现。
  可等我们走出甲板舱门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也不知道是因为天快黑了,还是因为乌云密布,总之就是天空灰蒙蒙的。
  “老八,你想办法把他送下去,我得回去一趟。”
  我一直再担心珍妮,刚才在厨房没找到她,我这心就一直没放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