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308 冰冷珍妮














  “义哥,我把常山大哥喊上来,让他们送铁面下去,我陪你回去找珍妮。”焦八看出来我的想法了,不过铁面性命难保,这里还需要他。
  我拍拍他肩膀说,“不用,我很快就回来,你先到下面等我吧。”不等他回话,我转身就往船舱里跑去,我快速的奔跑,奔着餐厅和厨房就过去了。
  明明记得珍妮的喊声就是在那里传过来的,可怎么就是不见人呢,等我再次跑到餐厅的时候,在墙角的一个角落里,我看到了珍妮。
  她卷缩着身体蹲在角落里,低着头,看样子好像是受到了惊吓,她全身一片雪白,难道是被冻住了?这个坏了,在这鬼地方很容易冻死她的。
  我急忙跑了过去,蹲下身子扶住她喊到,“珍妮,醒醒,是我。”她全身冰凉冰凉,居然没有一点体温,就跟个冰块差不多。
  我顿时心里毛了,用力的摇晃着她,“珍妮,你怎么样?醒醒啊?你可别吓我啊。”她冰冷的身体,都让我不敢触摸,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她已经死了,身体被冻成这样,人基本上就没什么活路了。
  就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珍妮的身体突然动了一下,接着她慢慢的抬起头看着我,珍妮的脸色煞白,甚至白的都吓人,居然没有一丁点的血色,就如同那冻僵的尸体一般。
  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看,也不说一句话,当时吓了我一跳,愣是没敢开口说出一句话来。
  几秒钟后,我才恢复冷静,“你…你感觉怎么样?”
  我很奇怪,珍妮怎么会变成这样,全身就跟刚从冰柜里拿出来一样,这到底是怎么了?我们所有人的身上都有一些冰霜,但是却没有珍妮这么严重。
  她还是一句话都不说,可目光却从未离开过我的身上。
  “你没事吧?我是忠义啊。”我试问了她一句。
  可她还是一句话都不说,这次只是轻轻的点点头。
  好在她还认识我,看样子应该没什么大事,“走珍妮,我先送你出去。”

  就在我刚要扶珍妮起身的时候,她突然反手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我当时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呢,可下一秒钟,一股强烈的寒气瞬间从她手心里传来。
  这股寒气简直无法形容,它很快就传遍我的全身,冻的我浑身瑟瑟发抖,冰冷的程度,就好像被人脱光了衣服,直接给扔到了南极海水里一样,让人根本无法承受。
  “珍妮,你干嘛?”我强忍着寒气,扭头看她一眼。
  珍妮还是一句话都不说,只见她浑身上下散发着寒气,一双可怕的眼睛死死的瞪着我,她的眼神就如同魔鬼一般,嘴角似乎还带着一抹诡异的微笑。
  我顿时就惊呆了,珍妮她到底是怎么了,可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全身都要麻痹了,心脏甚至都快要停止跳动了,全身开始了强烈的颤抖。
  “珍妮,你...你疯了,你快松...松开我。”我咬着牙向她低吼着,要不是怕伤到她,我早就出手了。
  可珍妮依旧不答不问,寒气从她手心里不断的向我全身袭来,血液都快凝固了,在这么下去,用不上几分钟我就得被冻成冰块不可,现在我身上就开始出现僵硬的情况了。
  我憋足力量,猛的大吼一声,抬起我僵硬的腿,一脚踹在了珍妮的身上,珍妮被我这一脚踹的往后退了好几步,抓着我手腕的手自然也就松开了。
  她手一离开我的身体,我顿时感觉血液又开始流动了,那股强烈的寒气正在一点点的消失,可我身体却还在不停的哆嗦着,并且连续出现咳嗽,胸口的部位依旧冰冷如霜,全身都使不上什么力气了,就好像大病初愈一样。
  我向后退了四五步,捂着胸口看着她喊道,“珍妮,你...你到底怎么了?我是忠义啊。”她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说....她已经死了吗?还是说中了什么邪术呢?怎么会变的这么可怕。
  她一句话都不说,邪恶的目光依旧死死的盯着我看,并且正在一步一步向我走来,她每走一步,我就往后退一步,整个餐厅我都感觉到气温再急速的下降着,而从她的身体里,再不断的往外散发着寒气。
  “珍妮,是我啊,我是忠义,你到底怎么了?”我还在祈求最后的希望,我不想伤害她,但愿我可以唤醒她。
  可没想到的是,她根本不理会我的呼喊,她的笑容变的越来越邪恶,她苍白的脸庞,让我看着胆战心惊,从她的眼神里我可以看出来,她是想要杀了我,她想要置我于死地。
  我猛的把枪抬了起来,“你别过来,要不然我就开枪了。”
  可她好像完全没听到一样,依旧继续向我走来,那邪恶的目光让我不敢直视,她怎么会变成这样,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
  “珍妮你不要逼我,不要逼我。”我瞪着眼睛大喊了一句,拿枪的手都有点颤抖,不是因为害怕的颤抖,而是我不想这么做,可她要是再逼我的话,我怕我真控制不住会开枪杀了她。
  当我把枪对准她,正准备勾动扳机的时候,珍妮突然停下了脚步,她的眼神在慢慢的发生着变化,似乎没有之前那么邪恶了,周围的气温也开始回升了一些。
  “忠义...”她轻声的向我呼喊了一句,那声音听着让我心疼,好像受了很多委屈一样。
  “珍妮?你...你真的恢复过来了?”我有点激动,把拿枪的手放了下来,但我还是没敢靠近她,依旧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忠义,我好冷啊,真的好冷啊。”她低下头,浑身在不停的颤抖着,让我心里很不忍。
  “珍妮你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啊?”这一刻我很想冲过去抱住她,可理性在告诉我,绝对不能大意,但我的潜意识却在反对,让我过去帮他,我在这中间左右的挣扎着。

  “我冷,抱抱我好吗?”珍妮抬头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祈求,这是一种让我难以拒绝的眼神。
  我慢慢的向她走过去,正当我伸出双臂快要抱住她的时候,我突然间扑捉到她的一丝眼神,就在刚才那一瞬间时,有半秒钟的功夫,她的眼神变的非常邪恶。
  我赶忙停下脚步,猛的向后退去,同时又把枪举起,“你居然想骗我,我从你的眼神里看出来了,你根本就是想杀了我。”
  她眼神可怜兮兮的望着我,“忠义,我没有骗你啊,我真的很冷,好冷啊,救救我,求求你。”
  “你别动。”她刚要向我靠近时,我立马大吼一句,“你要是再敢向前一步,我一枪打死你。”我决定不再心软,她只要动弹一下,我必然会开枪杀了她。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听到有脚步声向这边传来,听声音,应该是奔着餐厅的方向在奔跑,可就在我侧耳倾听的时候,我这一走神不要紧。
  我对面的珍妮突然启动身体,猛的向我扑了过来,她一下子窜到了我的身上,我直接向后倒了下去,当我摔倒在地上的时候,我的手电也被甩出去了,我瞬间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而与此同时,我又感觉到有一股强烈的寒气,正在我身体里快速的蔓延,这股寒气,还是从她身体里散发出来的,要是我不做出反抗的话,用不上两分钟,我必将死于非命。
  我当时连想都没想,本能的大吼一声,黑暗中,我什么都看不到,我顺势用枪顶住珍妮的身体,‘砰砰砰砰’,就是一顿连续射击。
  一直到我手枪里的子弹全部打没了,我还在那麻木的勾动手枪的扳机,并且嘴里的嘶吼声依旧没有停止,这一刻我就好像发疯了一样,脑海里是一片空白。
  就在这时,手电光突然照射到我身上,接着就是麦老的喊声,“忠义?忠义你怎么了?”他赶紧跑过来,蹲下身子一把扶住我。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扭头看了麦老一眼,对于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我还没有完全缓过神来,这就好像一场恶梦一样,我居然向珍妮开枪了,我亲手杀死了她。
  “忠义你到底怎么了?说话啊?”麦老一脸着急的问道。
  “我...我杀了珍妮,我杀了珍妮。”我一把抓住麦老的胳膊,声音颤抖的说道,我整个脑袋还是空白一片。
  “你杀了珍妮?忠义你在胡说什么呢?你到底怎么了?”麦老搂住我的肩膀,用力的紧了紧。
  “把手电给我。”我一把抢过麦老手里的手电往前照去,可我面前却什么都没有,整个餐厅除了我们两人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更没有珍妮的尸体,这...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时候,又有两人跑进了餐厅,我抬头一看,顿时就傻眼了,吓的我差点大叫出来,这两人一个是马丁,而另一个...则是珍妮,她完好无损的站在我面前,当她看着我的时候,我头皮一阵阵的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