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309真假珍妮











  “忠义?你有没有事啊?”
  珍妮这时走到我跟前,她刚要伸手过来,我猛的往后一躲,“走开,你别碰我。”我惊恐的望着她,同时伸手指着她,咬牙切齿的吼道。
  “你...你怎么了忠义?”
  珍妮再次要上前,我猛的抬起拿枪的右手,冰冷的枪口由下之上对着她的胸口,“别动,再往前一步,我一枪嘣了你。”我语气很冷,当然这不是玩笑,她要再向前一步,我肯定会开枪的。
  我这一举动,让他们三个人全傻眼了,珍妮瞬间就愣住了,但这次她没敢再向前迈一步,而是站在原地,一脸迷茫的看着我问道,“你...你要干嘛啊?把枪放下。”
  她刚要再次迈步,我大吼一声,“站住。”我依旧举着枪,目光紧紧的盯着她看,她愣是被我这一嗓子给喊停下了。
  “忠义你发什么疯呢?她是珍妮啊,你赶紧把枪给我放下。”麦老瞪着眼睛看着我,多少有点责备的语气。
  “我知道是她,刚才她想杀了我,可后来我开枪又杀了她。”
  我感觉我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了,可事实确实是这样,现在她又出现在我面前,就算是我没疯,在这么下去也得发疯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脑子都乱了。
  “这...金先生他....是不是被吓到了?看来脑子好像有问题啊。”马丁蹲下身子,又看着我问道,“喂,金先生,出什么事了吗?”
  可我根本没有看他,目光一直停留在珍妮的身上,她现在就站在我面前两米远的地方,可我心里却很害怕,看她到的脸,我就能想起刚才她那诡异的笑容,尤其是我开枪杀她的时候,细想起来真是后怕的厉害。

  “忠义,你刚才说什么呢?我怎么一句也没听懂。”麦老没听明白,也难怪,换做是谁,谁也听不明白。
  “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你让我冷静一下。”我尽量让自己慌乱的心平静下来,可手里枪却还是不敢放下,自问我经历过不少事情,可这一次的事情,确实让我
  “你先把枪放下行吗?别再走火了。”麦老扶住我胳膊,用真诚的目光看着我。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刚才他要是想动手的话,完全可以在我后面一把给我按住,我坐在冰面上,虽然举着枪,可枪口却是对着珍妮的,对麦老来说,这一点也威胁不到他。
  我扭头看他一眼,喘气都有些急促,我知道我脸色很不好,说心里话,这一刻我非常不安,从来没有过这么慌张的时候。
  “相信我,把枪放下。”麦老慢慢的把我拿枪的手压低了,最终我还是放下了枪。
  麦老按着我的肩膀,关心的问道,“到底怎么了?你好像在害怕什么?”
  我咽下一口唾沫,试着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乱,太乱了。”我脑子到现在还处于空白状态,
  “天呐,忠义你到底怎么了?你...你的全身怎么都是冰啊?这脸上...怎么还挂着冰霜呢。”珍妮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而生气,她走到我前面蹲下来,反倒是很关心的问道。
  我低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我的身上已经结满的冰碴,整个防寒服都变成了白色,
  “忠义你到底怎么了?说句话,你怎么会倒在地上大喊,你刚才遇到什么了?”麦老试图想把我扶起来。
  我摆手示意他别动,我还得需要坐在地上缓解缓解,我感觉自己浑身都没力气,似乎还没从刚才发生的事情中恢复过来呢。
  “忠义,你说话啊,到底怎么了?焦八和其他人呢?”珍妮看着我,一脸紧张的问道。
  “他是不是被吓傻了?你们看他那眼神,就好像痴呆一样。”马丁用手电照着我的脸,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避开他的手电光,“你他妈才是痴呆呢,焦八送铁面出去了,铁面受重伤了,左小臂断掉了,其他人我没看到。”我盯着珍妮,说话声都有点打颤,但照比刚才能稍微好一点了。
  我还在琢磨这个怪事儿,我明明记得,刚才我对着她的身体是一顿乱枪的,按理说她是必死无疑的,根本就没有活的希望,可现在到好,她居然毫发无伤的出现在我面前。
  我到不是想盼着她死,相反我到希望她可以平安无事,要不然我也不会拼了命的去找他,可这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根本让我无法接受。
  当时枪响的时候,她明明就在我眼前,虽然周围是一片漆黑,可是我能感觉到她冰冷的身体,但子弹打出去的时候,由于我过度紧张,脑子也处于混乱状态,

  可等麦老赶过来之后,我眼前居然什么都没有了,最让我想不明白的是,珍妮是在他后面紧跟了进来,这事儿诡异之处太多,我一时根本反应不过来。
  还有,她之前为什么要杀我呢?还要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来骗我,那铁面的重伤跟她有没有关系,这些事情一瞬间就快把我给击垮了,我根本毫无头绪。
  “什么?铁面的左臂断了?这...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马丁有些着急了,他一把抓住我肩膀摇晃着问道。
  我打掉他的手,抓着麦老强挺着站了起来,轻轻的摇头说,“不知道,我和焦八听到喊声后,就跑了过来,可等我们俩赶到厨房的时候,他就已经昏倒在地了,当时左臂就已经断掉了,满地都是血,后来我和焦八赶紧把他送了出去,随后我自己一个人又返了回来。”
  “上帝啊,怎么这么严重,那老水和小峰呢?”马丁有些紧张,小峰是另外一个马来西亚人。
  “我都说了,我没看到他们,我和焦八赶到的时候,就只有铁面自己,他们在哪我怎么知道。”我也有点火大,这怪事儿一个接一个,搞的我是焦头烂额的。
  “那你到底遇到了什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倒地大喊呢?刚才那一阵枪响,也是你开的吧?”麦老看着我,脸上带着疑问。
  我点点头,冷静的说,“没错,是我开枪的,因为当时…当时有人要杀我,我是不得已才开枪的。”
  “杀你?谁要杀你?”麦老急忙问道。
  我抬头看着珍妮,语气冰冷的说,“是…是珍妮,是她要杀我。”他伸手指着她,
  “什么?金忠义你发疯了啊?我会杀你?我一直都跟马丁和麦老在一起,再说了,我为什么要杀你啊。”珍妮这次有点火大了,她瞪着眼睛向我低吼道。
  我仔细看了看她,似乎跟刚才我遇到的珍妮不太一样,最明显的地方就是她脸色很正常,没有那么苍白,反倒有一些红润,不想之前那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
  虽然身上也有一些冰霜,但是却没有那么严重的结冰,可刚才的事情又该怎么解释呢?我脑袋很疼,这事儿实在是太诡异了,是我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我用手按住额头,青筋都在乱跳,头很疼。
  “忠义你到底怎么了?怎么还语无伦次的呢?珍妮一路都跟我们在一起,从没离开过,更何况…她怎么可能会杀你呢。”麦老按住我肩膀,皱着眉头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脑子很乱,当时…当时我的的确确见到珍妮了,她…她就在这个角落里,浑身上下全是冰,我不知道她怎么了,我本想过去救她的,可当我过去的时候,才发现她要杀我。”我伸手指着之前的那个角落,脑海里还在回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金忠义,你简直不可理喻,你是不是看我最近对你态度不好,所以你心里不满啊?你...你这简直也太低级了,这么长时间了,我居然没发现你是这种人,神经病。”珍妮瞪着怒火的眼睛,劈头盖脸的给我骂了一顿。
  麦老埋怨她一句,“珍妮,你先别着急吗,听他把话说完,忠义,你不是眼花了,或者是什么....”他随手比划一下,意思是不是我脑子出问题了啊?
  我冷笑着,很无奈的说,“呵呵...我到真希望是我脑子不好,或者是做恶梦了,可你们看看我现在的样子,我像是在说谎话吗?”我全身都是冰,就跟个雪人差不多。

  “忠义,珍妮她一路上都跟我们在一起,这是绝对不可能的,”麦老一口给否决了,并且用力紧了紧我胳膊,用希望的目光看着我,可能是想让我别说胡话了。
  “麦老你别搭理他,他这人就是有病,金忠义你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珍妮突然站到我对面质问我。
  她距离我很近,近在咫尺,我甚至都能感觉到她的呼吸,那白色的哈气,直接吹在了我的脸上,这是有温度的,可就在这时,我猛的惊醒。
  我突然间想到,之前遇到的珍妮,我好像并没有感觉到她的呼吸,她全身都是冰冷的,身上也结满了冰霜,嘴里也没有呼出的哈气,一切都是那么的怪异,难道说...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珍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