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310 安营扎寨

















  我想到这的时候,额头上的青筋又开始乱跳了,如果之前那个女人真不是珍妮的话,那这件事情可就大条了,危险的程度要远远超出我们想象。
  现在细想起来,疑点还是蛮多的,没有呼吸,更没有体温,她除了外表还有声音和珍妮一模一样之外,其他哪一点都不太符,尤其是那结冰的身体,就是一个最大的疑点。
  我身体现在就结满了冰霜,可在正常情况下,这冰霜是不可能马上消失的,得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化解才行,可这里却是天寒地冻的,那冰霜更不可能融化掉了,现在的珍妮,身上只有一些雾气结的冰霜,跟之前相差很远。
  再结合以前的种种事情,珍妮要是真想杀我的话,她就不会在小岛的山洞里面救我了,当时我们俩个人一路相依为命,不离不弃,即便又再大的危险,我们都不会放弃彼此。
  可她突然间要来杀我,这确实没有任何逻辑可言,这里面有着太多的蹊跷,最主要的是,现在的她,完好无损的站在我面前,脸色有些红润,并且还带着怒火。

  麦老和马丁两人也没必要骗我,要是他们三个人想联合杀掉我的话,可以直接从背后一枪打死我,何必费这么大的周折呢,所以这一点根本不成立。
  “你在想什么呢?我问你话呢。”珍妮打断了我的思绪,又瞪着我问了一句。
  我回过神来说,“没想什么,可能...可能是我出现错觉了。”这件事情有着太多的诡异,我也叫不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所以还不能跟他们说我刚才所想的事情,再说了,就算我说了,会有人相信吗?
  “错觉?你刚才不是还一口咬定就是我要杀你吗?”珍妮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愤怒。
  我不想跟她争辩什么,只好昧着良心说,“就算是我错了吧,可能...可能是我眼花了。”
  “眼花?大活人也会看走眼?你分明就是故意的,算了,我懒得理你。”珍妮直接转身不搭理我了。
  “如果不是珍妮的话,那是谁要杀你啊?该不会是你得罪了什么人吧?”马丁真是刨根问底,我都不想说了,他还在这问呢。
  “好了好了,这事儿过后再说吧,去找老水,咱们现在得马上离开这。”麦老一看我们俩要吵架,赶紧给支开了。
  珍妮扭头又瞪我一眼,嘴里嘟囔一句,“真不知道你一天到晚在想什么,精神病。”
  我心里这个憋气啊,我差一点就死掉了,她居然还说我精神有问题,珍妮是一次又一次的伤我,要是以前的她,会很关心我,会很在乎我,可现在,她有了马丁,也就不再需要我了,一股心酸,瞬间涌上心头。
  这件事情,我决定只跟焦八一个人商量,免得他们又说我脑子有问题了,甚至有的时候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着魔或者中邪了啊,可意识却在提醒着我,那一切都是真实的。
  “咳咳咳...”我强烈的咳嗽着,感觉浑身一阵寒冷,是从里往外的冷,全身都在不停的哆嗦。
  “忠义你还行吗?”麦老看我一眼问道。
  我勉强的点点头说,“没问题,走吧。”
  我们几个人走出餐厅,正打算往控制室的方向去的呢,老水和小峰两人就急忙忙的跑了下来,他们俩人一看到我们,第一句话就是问有没有看到铁面。
  马丁把铁面受伤的事情告诉他俩了,并且还质问着,“你们不是在一起的吗?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我..我也不知道啊,当时铁面就在我们身后,可他什么时候离开的,我们一点都没察觉。”老水感觉很冤枉,一个劲儿的在解释着。
  “行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吵吵,走,我们下船。”麦老赶忙打断了他俩。
  我们一行人快速的往船舱外走去,可在走到中间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右边的船舱又有一对蓝色的眼睛,我立马停下了脚步,扭头盯着它,可就在我停下脚步的那一瞬间时,那双邪恶的蓝眼睛也随之消失了。

  这是一个可怕的生物,它就如同冰一样,并且还可以借助周围的结冰来快速修复自身,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一种什么邪灵,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喂,忠义,你发什么呆呢?”麦老在前面停下来,回头向我问道。
  我回过神来说,“哦,没什么,走吧麦老。”
  我们刚走出船舱来到甲板的时候,正好看到顺子和常山两人爬了上来,“顺子?常山大哥?你们怎么上来了?”我赶忙走过去问道。
  “忠义?你们都没事吧?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见你们下来,铁面还受重伤了,我不放心,就想来找你们。”常山抓住我臂膀,用力的紧了紧。
  “是啊,我和常山大哥有点着急,怕你们出事儿,还好你们出来了。”顺子在旁边松了一口气,铁面的重伤,把大家的气氛搞的很紧张。
  “放心吧,咱们都没事的。”麦老拍拍常山的肩膀,让他安心。
  “没事就好啊,马丁先生,这次你总该相信我们说的话了吧?”常山看着马丁问道,虽然语气很平和,但能听出来,他对马丁之前的表现很不满。
  马丁有点尴尬的说,“很抱歉,我...我当时鲁莽了。”
  这老外这点好,最起码能及时认错,这次完全是为了让他相信这个事实,我们才第二次返回到冰船上,要不然铁面也不至于受重伤,我更不至于会遇到那么离奇的事情。
  “好了,马丁你能相信就好,咦?我才注意到,忠义你...你怎么浑身都是冰啊,就连脸上都是,这...这是怎么弄的?”常山发现我的造型后,一脸吃惊的表情问道。
  “是啊义哥,我刚才就想问你了,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冻成这样了。”顺子伸手在我脸上摸摸。
  我打掉他的手说,“没什么,就是遇到点事情,我们下去吧。”

  我们一行人顺着绳子,一个一个的滑了下去,等下去后,其他人赶忙过来问我们遇到了什么,铁面的胳膊又是怎么受伤的,只可惜,我们谁也答不上来,铁面为什么会断臂,也许只有他自己能知道了。
  “我的天呐?忠义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李欣走过来,一脸担忧的问道。
  我无奈的自嘲说,“别提了,遇到点麻烦,差点就挂了。”
  “遇到什么麻烦了?”馒头在旁边插口问道。
  “他说,他遇到我了,差一点让我杀死。”珍妮在旁边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
  “这...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他遇到你了,还差点被你杀死,我都蒙圈了。”馒头左右看看,愣是一句话都没听明白。
  “是啊,我也没听明白,你们俩到底在说什么呢?”李欣也没听懂。
  “哼,你问他吧。”珍妮还在生气,冷哼一声就不搭理我了。
  我随口说,“算了,这事儿说不明白,我能活着就行了。”我也没法再开口,说了谁又能信呢?还是别让大家起疑心了,麦老和马丁两人也没再提起这件事,看来都认为我是精神上出问题了。
  “恩,没事就好。”李欣小脸冻的通红,但还是冲我笑笑。
  “焦八呢?我怎么没看到他?”我发现焦八并不在这,也不知道他跑哪去了。
  “焦八和大个子两个人,送铁面回船上去了,他受伤挺重,我们的医疗设备有限,我只是给他简单包扎了一下,要是不送回船上的话,恐怕挺不了多长时间。”李欣看着我说道。
  我点点头说,“是...是啊,胳膊都断了,能...能保住性命就不错了。”我感觉浑身发冷,冷的厉害,看人都有点发晕,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的冰冻所照成的。
  “你怎么了忠义,哪里不舒服吗?”李欣上前扶住我,我身体有点摇晃了。
  我摆摆手说,“没事,可能是有点累了,麦老,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顺便也好等焦八和大个子。”
  麦老看马丁一眼,马丁双手一摊,“我无所谓,你们来拿主意吧。”
  麦老点头说,“按理说,我们是应该等焦八和大个子的,可这里很冷,我们就这么在外面冻着,也不是个事儿啊,到时候还没等到他俩回来呢,我们就先被冻死了。”
  “这个你放心,我有准备的,少宇,我们的帐篷带了吧?”马丁向少宇说道。
  “带了,我现在就把帐篷先支开,大家稍等我一下。”
  少宇和老水他们几个人,居然连帐篷都带了,这一看就是很专业的人啊,其实在这种环境下,帐篷是起不到太大作用的,这里得有零下30多度,就算是有帐篷,也得照样挨冻。
  唯独就是可以防风,而且帐篷里面还有防寒的装备,起码能起点作用,我们这么多人,挤在一起也会很暖和的,起码在短时间内,还是可以起到保暖的作用,等待焦八和大个子回来是够用了。
  少宇他们几个人直接把帐篷扎在了冰船的附近,等扎好以后,马丁就招呼我们,“都到帐篷里来,大家挤在一起,多少能暖和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