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3 虚拟空间





















  “常山大哥,那...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啊?”我感觉他已经有答案了。
  “现在时间有限,没法解释,等找到焦八他俩之后,咱们得立马返回去,我担心麦老他们会出事。”
  我们只好一路快速的向前走,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快一个小时了,可还是没见焦八和大个子两人的踪迹,按理说,他俩现在应该可以往回赶了啊。
  这条路走了这么久了,可我感觉怎么好像还在原地踏步一样,自从离开冰船附近的那片白雾区,我们就一直再往前走,可周围什么都没变,就连太阳都一样,依旧停在原先的地方,一动也不动。
  那微弱的阳光,几乎就跟没有一样,根本就感受不到一丁点的温暖,这个该死的鬼地方,除了寒冷和恐怖,几乎什么都没有,我甚至都开始怀念小岛了。
  我停下脚步,抬头看着天说,“这太阳怎么这么奇怪啊,我记得我们刚进来的时候,它就在这个位置,可现在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它怎么还在这个位置,根本就没变,这很不对啊。”
  顺子也抬头看着天,眉头紧缩,“是啊,我也注意到了,这太阳始终保持一个位置,根本就没有动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地方也太邪门了吧,难道说...这里的时间是静止的?”
  这里的确处处都透着诡异,但要是不仔细观察的话,还很不容易发现,可要多留心点,就会发现很多细节都是违背常理的,根本就不符合自然的规律。
  “这地方确实挺邪门,你们看,我们走出来后,就能看到太阳,可只要穿过冰船前面的那片白雾区,一旦进到里面,这太阳就立马消失不见了。”
  “他妈的,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啊,常山大哥,自然界会有这种地方吗?我出海这么多年,也没见过有这种环境。”我们没再前进,而是在原地站着休息一下。
  “应该不会,这里的一切,很有可能是人为的,就像那小岛一样,都是有人故意建造出来的,单说这片海域大面积的结冰,就很不正常。”常山还在四处瞭望,可这里除了冰面什么都没有。
  “你是说…这里也可能有巫师?”要真是这样的话,事情就更麻烦了,白狼和那个能变成珍妮怪物就够难对付了,要是再有个巫师,那咱们还有胜算吗。
  常山摇头说,“这个不好说,本身的地理位置也很重要,这里就好像是一个结界,要不然,光靠一个巫师的能力,是很难支撑起来的,我们头顶上的太阳,想必也不是真的,这里就像是一个虚幻的空间。”
  常山说的话,让我似懂非懂,那头顶上的东西不是太阳又是什么?这里的结界又是怎么来的?我有一堆问题想问他,只可惜现在时间不允许,脑袋都快炸开了。
  “我知道你理解不了,其实我也一样,这里的环境具体是怎么形成的,我暂时也想不明白,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但要想找到目的地,恐怕也没那么容易,上路吧,咱们得尽快找到焦八他们。
  我们只好拖着疲惫的身躯再次上路,我们之前走过的地方,是都有留下足迹的,我中途也有意检查过,足迹是很很明显的。
  可现在这冰面上什么都没有,只有薄薄的一层冰霜,那些之前留下的脚印全不见了,最主要这里也分不清东南西北,那太阳就在正中间,连辨别方向的东西都没有了。
  “义哥啊,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按理说,现在应该能看到马丁的船了,可这怎么还是白茫茫的冰面呢?我们会不会是走错方向了?”顺子喘着粗气,显得有些疲惫,这真是又冷又遭罪啊。
  我们之前走的路程加时间,再和现在走的路程加时间对比一下,其实时间已经非常接近了,正常来说是绝对可以看到船的,可现在别说船了,连焦八和大个子也没看到,他俩应该早就往回返了,有可能真是走错路了。
  “我也不知道,我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我们到底走到哪了呢?早知道会这样,我就不应该来,人没找到不说,我们三个还迷路了。
  常山这时从包里拿出来一个指南针,来回试了试,可这指南针在这里完全失灵,就跟船上的雷达一样,连动都不动一下。
  “糟了,连指南针都失灵了,这下可不好办了。”常山也有点傻眼了。
  连他都这么说了,看来事情是真大条了,雷达,指南针,都失灵了,我又看了一眼手表,结果更傻眼了,手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秒针是一动也不动。
  “完了,手表也坏了。”
  顺子一听我这么说,赶忙看自己的手表,随后他摇摇头,有气无力的说,“彻底不走了,我们怎么办?”
  “要实在不行,咱们就得顺着脚印往回返了。”常山看着我说道。
  我冷笑一下,“没那么容易,脚印早就消失了。”我特意回身看了一眼,我们之前刚走过的路,原先还有脚印呢,可现在却突然消失了,就好像被人有意给擦掉了一样。
  常山回头一看,顿时也很着急,这个时候,即便在冷静的人也不行,他原地转了一个圈说,“真是见鬼了,脚印怎么全消失了?”
  “我也想知道,我们之前走过的地方,是有留下脚印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很快就会消失不见,现在四周什么都没有,我们想要回去都难了。”这次我们是真遇到难题了,进退两难啊。
  “我们是一路直走吧?中途没有转弯吧?”常山看着我和顺子问道。
  “好...好像是吧。”我当时记得是一路直走的,可真到这节骨眼上让我来确定,我还真就叫不准了。
  “我要的不是好像,必须得确定才行。”常山一脸严峻的说道。
  可就在这时候,顺子突然激动说,“义哥,你们看,前面好像有东西。”
  我们手里也没个望远镜,我只好把手挡在额头上往前方观望,在大概五六百米远的地方,确实是有黑影在慢慢的移动,看样子好像是人影,可我还不敢确定。
  “好像是人影。”常山在我旁边说道。
  “会不会是焦八和大个子他俩啊?”顺子有些惊喜的说道。
  “不好说,忠义,要不要过去看看?”常山扭头向我问道。
  这鬼地方指不定有什么东西呢,谁敢保证就一定是焦八和大个子他俩,可我们还必须得赌一把,找到焦八他俩,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既然都看到了,没理由不过去,把枪拿好,咱们过去。”
  我们换上了新弹夹,握紧手枪向前走去,一旦有什么突发事件,我们也好在第一时间解决掉,距离是越来越近了,很明显,他们也是在往我们这边走。
  影响越来越清楚了,等我看清楚他们后,我急忙大喊了一声,“靠,真是老八,咱们快过去。”
  我们三个人在冰上向前奔跑着,焦八和大个子两人正吃力的往前走呢,大个子好像还背着个人,不用问,这个人肯定是铁面,两个人累的走路都开始发飘了,身体是一晃一晃的,最主要的是,铁面怎么还在这,不是应该送上船了吗。

  “义哥?是义哥...”焦八也看到我们了,他拍了大个子一下,伸手向我们喊道。
  “忠义,快来帮忙啊,他娘的俺快背不动他了。”大个子扯个脖子喊道。
  这冰面太滑了,我们三个人是跑几步摔倒几步的,最后是连滚带爬的跑了过去,当我扶住焦八的时候,他身体突然瘫软了下来,“喂,老八,老八你怎么了?”我紧张的问道,可他就跟一滩烂泥一样,怎么拉都拉不起来。
  常山和顺子两人,赶忙去把大个子背上的铁面弄下来,大个子也跟焦八一样,直接瘫倒在冰面上了,两个人都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样子就像是刚从地狱逃亡回来一样。
  “大个子,你们这是怎么了?都没事吧?”常山和顺子两人蹲下来,关心的问道。
  “水...给我喝口水。”大个子伸手向我们要水喝,看样子是渴坏了。
  常山赶忙从背包里把水壶拿出来递给他,大个子喝了两口水后,又递给了焦八,焦八接过水壶就是猛灌,这冰天雪地的,他们居然也会渴成这样,看来真是给他俩累够呛啊。
  “哎呀...哎呀我的妈呀,你们...你们总算是来了,要是再晚来一会儿啊,我和焦八,非...非死这不可。”大个子喝完水后,坐起身子气喘吁吁的说道,这会儿他俩是缓过来点神了。
  “是啊,再晚来半个小时,估计我们俩就坚持不住了。”焦八依旧倒在冰面上,不过脸色比之前要强不少。
  “你们...你们这到底是怎么了?铁面怎么没送回船上去呢?”
  我伸手去拉焦八,他抓着我的手坐起来说,“还送什么送啊,别提了,我和大个子两人迷路了,走到哪了都不知道,要不是遇到了你们,我们俩真就要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