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4 邪恶冰魔















  “就是,这一路俺背着他走不说,还得背着枪,他娘的,差点没给俺俩累死,走的时候还以为能挺顺利呢,就没带水壶,谁知道能这么坎坷啊,这要不是遇到你们了,俺俩搞不好就得死这了。”大个子气的直骂,一脸的愤怒啊。
  我看常山一眼说,“看来咱们出来就对了,要不然真就得出事儿了,对了老八,你们怎么还迷路了呢?”
  焦八慢慢的站起身来说,“不知道,这片区域根本就走不出去,怎么走都像是在原地踏步一样,无论我们走多远,都看不到船,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我们俩只好背着铁面往回走了。”
  “本以为能顺利的走回去呢,可谁知道,我们就是走不回去,累的我们俩浑身都没力气了,连口水都没有,这个鬼地方,差一点就要了爷爷的命。”
  焦八都能在这里迷失,看来情况真是很糟糕啊,记得那本航海日记里就有过记载,说他们的船在这里航行了好几天,可就是走不出去,就像在原地转圈一样,现在验证了这个事实,焦八他们就遇到了,可能不光他们,我们三个人这一路,搞不好也一直在转圈。
  “看来那航海日记里所记载的事情不假。”我扭头对常山说道。
  常山点头说,“恩,咱们得赶紧回去,恐怕麦老他们要出事儿啊。”
  “航海日记?就是珍妮找到的那本?”焦八问道。
  我点头说,“对,那里面记载了很多事情,就包括这个,当时那艘渔船,在这里航行了好几天,可就是走不出去,始终在这里原地踏步。”
  焦八眯着眼睛说,“正常情况下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这里是结界。”
  “没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里肯定是个结界,应该是靠一种强大的阵法支撑起来的,可究竟是什么阵法,我还想不到,但这结界的力量非常强大。”常山看焦八一眼,冷峻的说道。
  焦八嘟囔一句,“这回可糟糕了,要是不打破这结界的话,就算我们不被那邪灵所杀死,我们所有人也都将永远迷失在这里。”
  “啊?永远迷失在这个鬼地方?老八你不是开玩笑吧?”顺子一听这话,顿时就吓住了。
  “焦八说的是事实,要想离开这,就必须要打破这结界,我们现在赶紧往回返,得尽快找到这结界的根源。”常山说道。
  就在我们刚要离开的时候,我这才想起来,“哦对了,铁面他怎么样了?”刚才光顾着问他俩,差点把这个给忘了。
  “一直昏迷,就是还有口气在,很不乐观,挺不了多久。”顺子背着铁面,看着我说道。
  我过去看了一下,铁面断臂的地方已经不再流血了,可他脸色苍白的吓人,这明显是失血过多造成的,回不到船上,就不能给他有效的治疗伤口,一旦伤口感染,他将必死无疑啊。
  “常山大哥,能不能想办法救救他?”我之所以问他,是感觉常山可能会一些邪门歪道,也许用一些什么道法邪术的,还有可能救铁面一命,起码暂时能保住性命离开这里就行啊。
  “你真当我是神仙啊?我哪有什么办法啊。”常山叹口气,表示无能为力。
  “老八你呢?你有办法救他吗?”我又赶紧问他。
  焦八摇头说,“没有,要是我有那么厉害的话,就不用背着他走这么老远的路了。”
  “难道就这么看着他昏迷不醒吗?再这么下去,用不上两个小时,他就得死了。”我有点火大,你们俩个不敢说都精通奇门遁甲,起码也懂一些道法什么的啊,怎么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呢。
  “那就别浪费时间了,赶紧回去找李欣,用现有的医药来救他吧,至于他能不能活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我是真尽力了。”焦八摇摇头,脸色沉重的说道。
  看样子他确实尽全力了,为了送铁面回去,还差点把自己给搭里面,要不是我们三个人及时赶到的话,他们三人很有可能就冻死在这冰天雪地里了。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背着铁面再往回返了,我们收拾好东西,开始重新上路,来时的脚印是没有了,所以只能凭着记忆力,顺着冰面往回走了。
  这里白茫茫的,四周全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冰面,天和地仿佛紧密相连着,那头顶上的太阳,依旧还在原先的地方,一动也不动,感觉就像是在外太空一样,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为了让焦八和大个子缓解体力,我们三个人轮流背着铁面,中途已经没有休息的时间了,必须得加快步伐才行。

  在回去的路上,我又把之前遇到的事情跟焦八说了一遍,就是遇到那个和珍妮一模一样的鬼东西,焦八听后,脸色变得很差,有惊恐,也有不知所措。
  大个子一开始也怀疑我说的话,可后来常山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事实,并不是什么玩笑,更不是我精神不好产生了幻觉。
  大个子越听越害怕,那眼神里几乎都装满了恐惧,就算他肩上背着步枪,也掩盖不住他内心的真实想法,这件事情,可怕之处不是当时在场,而是过后回想。
  这是目前为止,我个人经历过最诡异的一次恐怖事件,让我永生难忘,比之前所有的经历都可怕,是那种越回想,越让我感觉头皮发麻。
  等听完我的话后,焦八急忙问我,“麦老和其他人都知道吗?”
  我点头说,“知道是知道,可是…呵呵,他们都认为我是被吓到了,珍妮甚至还怀疑我精神出了问题,我也懒得跟他们解释,这事情要不是我亲身经历,我也不会相信的。”
  “也是,你没解释就对了,解释也白解释,没有人会相信的,越解释,反倒越显得你精神有问题。”常山悠悠的说道。
  “啊?难道连麦老也不相信?”大个子问道。
  “我不知道,他没说信,也没说不信,谁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麦老的思维和想法,谁也猜不透,这个老家伙在扮演着各种角色。
  “这种事情,一般人都难以接受的,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他们可能已经遇到麻烦了。”焦八体力恢复了不少。
  “恩,有可能。”常山点头说道。
  “听你们这么一说,我感觉很奇怪,义哥是遇到了一个和珍妮一样的怪物,可这铁面到底遇到了什么?为什么他只是断了手臂,而不是要了他的命呢?”顺子背着铁面,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他话一说,我猛的反应了过来,“糟了,这是不是为了把我们人员给分散啊?要是铁面死了,我们肯定会加强戒备,相反,铁面要是没死,我们就得想尽一切办法去救他,这样一来,我们人员自然就分散了,它们就可以再次下手了。”
  “没错,义哥说的对,这兴许只是对方的一个计划,我们完全中计了。”顺子瞪大眼睛说道。



  “还有那个和珍妮一样的东西,它可能是想干扰我们内乱,让我们自己人怀疑自己人,甚至是…自己人杀自己人。”我想到这里的时候,头皮都是一阵阵的发麻。
  记得当时第一个赶了过来的人是麦老,这才让我高度紧张的神经稍微缓解了一下。
  如果珍妮第一个出现在我面前的话,我百分之百还能再次开枪,到那时候,我真就酿成了不可挽回的局面。
  所有人都会认为是我有预谋的杀了珍妮,也许是为情,也许是因为别的,可谁又会相信我的经历呢,细想一下,事情真是太可怕了,这就是它们的计划失败了,要不然,我们所有人必将大乱啊。
  “俺的娘勒,那鬼东西到底是什么啊?咋还会用计呢?”大个子一脸惊恐的问道。
  焦八和常山对视一眼,焦八脸色难看的说,“我只知道这是一种有智慧的邪灵,但具体是什么,我真想不到,义哥所遭遇的事情,跟那白狼有一些相识,那白狼身体如冰,冰跟水一样,是没有形态的,想必应该都是可以变化身体形态的邪灵。”
  “那白狼绝对不可能变化成人类的样子,那只是一种低级的邪灵,这白狼已经是它变化的形态了,之前的那个大冰块,应该就是这白狼的真面目。”
  常山接话说,“这背后很可能还隐藏着更可怕的生物,你们听说过冰魔吗?”
  “啥魔?冰魔?冰块变成魔了?”大个子随口胡说一句。
  “拜托,你家冰块能变成魔啊。”顺子很无奈的说道。
  “冰魔?我记得…以前听同行的前辈说起过,说冰魔是一种极其邪恶的恶灵,只有法力高强的黑暗巫师才会制作,具体的过程,几乎没外流过。”焦八转着眼睛,思考着说道。
  “其实这所谓的冰魔,就是把活人的灵魂取出来,用冰封住,再经过黑暗法师百天的修炼,这个人的灵魂最后就会跟冰融合在一起,并且失去他原有的样子,就像焦八之前说的一样,冰和水都是没有形态的,所以它想变化成什么形态,就是什么形态,这种邪灵,是拥有自己思维的,也是最可怕的。”
  常山的一席话,让我们大吃一惊,不光是因为这邪灵的恐怖,也是因为他能了解的这么全面,这个男人,到底是干什么的,真是高深莫测啊,都快赶上麦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