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5 铁面回忆










  “常山大哥,你…你怎么了解的这么详细?”焦八面露惊讶之色,扭头看着常山问道。
  常山笑着说,“不是说过吗,早年跟家里人学过一点,要不是你提醒了我,我可能还想不起来。”
  “呵呵,你家人还真厉害啊。”焦八也没深问,只是说了一句不好不坏的话。
  “如果真是冰人的话,那白狼又是什么东西?”这两种邪恶的生物,给我弄的焦头烂额。
  “黑暗巫师可以制造冰魔,那么冰魔,也有可能制造其他邪灵,别忘了,他们可都是有智慧的。”常山冷着脸,目光扫过所有人。
  “那咱们应该怎么做啊?那冰魔能用枪打死吗?”大个子握紧步枪,这可是他的法宝了。
  “物理攻击,是绝对有效的,忠义,我们走了多久了?”常山抬头看看天,可惜太阳还是一动不动。
  “大概快一个小时了。”我们手表全部失灵,我也只是凭直觉。
  “应该快到了,大家再加把劲儿。”常山也有些疲惫了,冰面路实在太难走了。
  我把顺子换下来,背着铁面继续走,可刚走没几步的时候。
  我就听到后面有人说话,“我…我这是在哪。”
  我一惊,扭头一看,铁面迷迷糊糊的睁着眼睛正看着我呢,“常山大哥,铁面醒了,他醒了。”

  其他人一听铁面醒了,都很激动啊,他能醒过来,就是一件好事儿,但也不排除是回光返照,很容易他清醒过后,就是彻底的永世沉眠了。
  “铁面,你感觉怎么样?”常山关切的问道。
  “疼,胳膊疼,我们这是在哪?”铁面有气无力的说道。
  能知道疼,还算是好事儿,证明他的感官还在,要是他已经完全麻痹了,那就彻底完蛋了,肯定是必死无疑了,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挺过去。
  常山握住他仅剩下的另一只手说,“再回去的路上,你再忍一忍,等我们找到麦老他们,一定会把你治好的。”
  铁面在我后背上,“谢谢你们了,要不是因为我,你们早就可以脱险了。”
  “别说傻话了,咱们现在是一个团队的,怎么可能把你丢下呢,就算是背,也得把你背回去。”我侧脸向着他说道。
  这时焦八赶忙问他,“铁面,你之前到底遇到了什么?你的胳膊又是怎么断的?”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铁面微弱的说道,好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实话实说啊,你到底遇到了什么?这事关重大,你可别隐瞒啊。”焦八脸色严峻,半点笑容都没有。
  “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就算我说了,你们...你们可能也不会相信的。”铁面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但听他的口气,好像真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铁面,你不用担心什么,当时你遇到了什么,实话实说就行了,我们现在已经没时间再耽搁了。”常山紧握着他的手,一脸认真的说道。
  铁面慢慢的开口说,“当时我...我遇到了麦老先生。”
  “你说什么?你遇到了麦老?那你的胳膊....”我有点激动,连说话的声音都提升了。
  “我的胳膊,也是被他给斩断的.....”
  从铁面的述说中,我们了解到了当时的具体情况,当时我们是分成三组进行搜查的,铁面是和老水一组,他们三个马来西亚人都是由老水来带队的。
  原本他们是打算去上面的控制室检查一下的,老水一直是在前面打头,中间是小峰,铁面则是在最后面,可当铁面刚走上台阶没两步的时候,他就看到下面有个人在向他挥手。
  铁面用手电光照了一下,这个人居然是麦老,可麦老的身上就跟冻冰了一样,全身都是雪白的冰霜,甚至脸色都是煞白,看着就好像在冰箱里被冻了很久刚放出来一样,麦老转身就往餐厅里走了进去。
  铁面当时一着急,就忘了喊老水他们两个人了,他赶紧走了下来,他担心麦老会出什么事儿,就紧跟着也去了餐厅,餐厅里面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铁面打着手电,四处照照,并没有发现麦老的踪迹,这一刻的他是害怕的,他有些后悔没把老水和小峰一起叫上,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既然人都进来了,就得把麦老找到才行。
  “麦老,麦老你在这吗?”铁面轻声的呼喊了一句,可空荡的餐厅里,除了自己的回音以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他又试着喊了一声,可依旧如此,除了回音之外,还是什么都没有,这冰船里的一切,都让铁面很恐惧,他拿枪的手,都有点哆嗦了。
  餐厅的旁边,就是厨房,铁面打着手电慢慢的往厨房里走去,当他刚到门口的时候,借着手电光,他看到墙角处有一个人正坐在地上,这个人浑身结满了冰霜,脸色苍白,双眼紧闭,正是他要找的麦老,可麦老却如同死亡了一般,一点生命的迹象都没有。
  铁面急忙跑了进去,他蹲下去一把扶住麦老,“麦老,麦老你怎么样?你挺住啊,我背你出去。”
  可当铁面刚要背起他的时候,麦老猛的睁开眼睛望着他,据铁面回忆说,那双眼睛,是他见过的最邪恶,也是最可怕的,那眼神就如同地狱的魔鬼一般,分分钟都可能要了他的命。
  “麦老,你...你怎么这么看着我。”铁面看着麦老那可怕的眼神,他不自觉的就往后退了退。
  可就在这时,麦老突然露出邪恶的笑容,那笑容也是让铁面终身难忘,并且让铁面差一点就丢失了性命。
  铁面顿时一惊,吓的他刚要大喊出声时,麦老的一只手突然就抓住了他的左手腕,紧接着他就感觉到有一股强烈的寒气正从麦老的身上散发出来,而最要命的是,这股寒气正在快速蔓延着他的全身。
  铁面猛的把枪举了起来,可就在他刚要开枪的时候,麦老是硬生生的将他的左手小臂给折断了,他的左臂已经快被冻僵了,断臂后的铁面,其实并没有感觉到多少疼痛。
  可是人的精神却受不了了,他亲眼看着合作的伙伴,折断了自己的手臂时,他的精神瞬间就崩溃了,他发疯一般的大叫着,随后就开始乱枪扫射,几秒钟后,他昏倒在了地上,后面的事情,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就是当时我和焦八两人听到的惨叫声和枪声来源的经过,原来一切又是那么的诡异跟恐怖,虽然我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可当铁面讲起事情经过的时候,我不免还感觉到后背都‘呼呼’的冒着冷风。
  “我...我不知道麦老为什么要杀我,我真的不知道,你们...你们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铁面的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看来他回忆起这段经历的时候,内心还在不停的颤抖着。
  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视,也许每个人都已经猜到了,这件事情,跟我的遭遇很像,非常像,铁面遇到的麦老,肯定也不是麦老,想必就是那冰魔,包括之前我遇到的珍妮,很有可能都是这一个冰魔的杰作。
  “你们...你们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铁面一看我们脸色严重,还以为我们要杀了他呢,毕竟麦老跟我们才是一个整体团队的。
  “说什么傻话呢,我们要是想杀你的话,又何必费尽心思救你呢,你要知道,为了救你,我们六个人在这冰天雪地里,已经走了几个小时了。”焦八看着他,语气有点加重的说道。
  “对..对不起,我...我只是太害怕了,我本不想跟你们说的,我...我就是怕你们不相信我,毕竟...毕竟麦老先生是你们的人。”铁面脸色苍白的说道,他生命的迹象,好像回归了,看样子不像是回光返照。
  刚才他之所以不想说,可能就是考虑了这个因素,我们和麦老才是一个团队的,可麦老居然要杀他,就算事情是真的,我们也不见得会相信,也许还容易反过来把他给杀了,他能这么想,也不是他的过错,这是人之常情的事情。
  “铁面你记住,你看到的人,并不是麦老,麦老他是不会杀你的。”焦八看着铁面,很诚恳的说道。
  “我...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你们放心,我...我绝对不会跟其他人说的,就算是船长也不会。”铁面完全误会了,他还以为我们是要强迫他守口如瓶呢,在他心里,他肯定认为我们是一伙的,要包庇麦老呢。
  “义哥,他好像理解错了。”顺子有点尴尬的说道。
  焦八再次强调,“铁面你误会了,这件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即便跟你解释了,你可能也理解不了,你只要记住,伤害你的,并不是人,更加不是麦老。”
  “不...不是人,那是什么?”铁面煞白的脸,变得更加难看了。
  “你相信我们吗?”常山盯着他问道。
  铁面支支吾吾的说,“我…我不知道,可我确实不是眼花了,那个人真的是麦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