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7 硬闯雾区












  我们几个人重新部署了一下,常山的意思,是想用绳子绑在大家身上的,虽然这样可以保证我们不走散,也暂时能确保我们的安全,可弊端也是很可怕的。
  要是真突然有什么东西袭击我们的话,我们在第一时间内是无法避开的,因为绳子绑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很有可能照成被全部伏击,所以这一点是不能成立的。
  最后我们商量决定,使用三角战术,就是一人在前面,后面的人铺开,形成一个三角形,这样可以应变各各方位的袭击,以便我们安全的穿过这里。
  大雾区里的能见度太低,所以我们还决定,在穿过这片雾区的时候,必须每个人都要说话,以报数的方法开始,中间不能有停止,这是为了确保我们每个人都在,不会丢失任何一个人。
  我们又重新检查了一下武装装备,提高警戒,把子弹全部装满,等一切都准备好后,我招呼大家开始前进,这次由我来打头探路。
  焦八和常山在我左右稍后一点的位置,而大个子和顺子则留在最后,铁面在中间,这也是为保护他,铁面毕竟胳膊断掉了,就算他腿没受伤,但行动力肯定要比正常人迟缓很多。
  “一号安全。”刚迈进这里一步,我就开始报数,这里整个空间都是灰色的,虽然雾气没有什么味道,但在这里的感觉很不好,即便我双手拿枪,可心里还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没有视觉的空间,是最让人害怕的。
  “二号安全。”焦八在左边说道。
  “三号安全。”常山在右边说道....以此类推,每个人每走一步都开始报数,一个循环结束后,再开始重新报数。
  如果有任何一个人没有及时报数的话,那就证明这个人遇到危险了,一是想办法营救,如果营救不了的话,就只有第二条路,我们剩下的人一定要尽快离开这里,能活一个是一个。
  我们一路报数,盲目的往前走了一段距离了,可却始终没能走出这片大雾区,我甚至连前后左右都快分不清了,也不知道这片雾区到底有多大。
  我心里已经打怵了,因为我看不到其他人,只能听到他们的声音,在这种环境下,即便是心里素质再强大的人,他也得有害怕的时候。
  短时间内处在这种无视觉的情况下,还是可以应付的,可时间越长,不是越能适应,而是心里越焦急,因为谁也不知道前方会出现什么状况,到底是活路,还是死路一条。
  “靠,这片雾区到底有多大啊?我们怎么还走不出去啊。”顺子的声音在我后面传来,他已经有点忍耐不住了。
  “是啊,俺们是不是迷路了啊,这都走快半个小时了,感觉好像在原地踏步一样。”大个子也焦急了,也难怪他会有这种想法,当我们什么都看不见的情况下,即便走多远,也跟原地踏步差不多。
  “大家别乱,一定要冷静,我们会走出去的。”常山高声说道,这是在安抚军心呢。
  可就在这时候,我似乎看见我眼前几米远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在移动,并且速度还很快,在灰色的雾区里面是来回的穿梭,我虽然看不到它,但我能感觉到它的存在,它奔跑的速度,已经能带动周围的雾气了。
  我立马停下脚步,不敢在往前走了,“一号,未知。”我随口报了一个数,实在不确定前面是否还安全了。
  “怎么了忠义?”常山一看我报个未知,就知道肯定是遇到麻烦了。
  “我也不知道,感觉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速度很快,连雾气都在动。”我头也不回的说道,手里的双枪紧握,随时保持住最佳的状态。
  “别自己吓自己,可能是风吹的,咱们快走,应该快出去了。”听他这口气我就知道,他心里也在哆嗦,要不然不能这么着急。
  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在往前走,可还没走几步呢,就听大个子喊道,“俺的娘嘞,什么东西啊。”
  “怎么了大个子?”我赶紧停下脚步,侧头向后喊道。
  “有东西,俺们周围有东西。”大个子的声音都在颤抖,我就知道,刚才我肯定不是眼花了。
  “在哪?在哪呢?”顺子和铁面两人也有点慌了,顺子到好说,身体毕竟好,可铁面就不行了,半条胳膊没了不说,流血过多还导致他浑身都没力气,拿枪的右手都在剧烈的颤抖。
  “大家都别慌,顺子大个子,你俩把铁面照顾好。”我大声喊道,这时候害怕也没用了,必须得硬闯了。
  慢慢的,我耳边传来了声音,是那种野兽的喘息声,我对这声音是在熟悉不过的了,每次听到这种可怕的声音,我全身的汗毛都会竖立起来。
  “它在这。”大个子突然又大喊一声,随后就是枪声响起,步枪的强悍声音,在刺激着我的耳朵,大个子几乎像发疯了一样,在他开枪的同时,嘴里还在不停的大喊着。
  可紧接着,其他人的枪声也开始响起,一时间枪声四处乱响,搞的人心惶惶的,在我们周围的雾气中,确实有东西在移动,能见度太低了,根本看不到它们是什么。
  而我则是一枪没开,乱开枪是没用的,不见得就能打死它们,头脑保持最佳的冷静状态才是正确的,我双臂伸开,两把手枪握紧,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让自己的心态完全静下来。
  突然间,我感觉到前方雾气中有什么东西向我扑了过来,我并没有看见,而是凭身体的感觉,雾气似乎正在向我身体上流动,危险离我越来越近。
  我伸开的双臂猛的收了回来,对准前方就是一顿扫射,在子弹打出的时候,我什么都感觉不到,也什么都看不到,完全就是凭直接,凭借多年战斗的直觉告诉我,我前方是有东西存在的。
  影像越来越清晰了,突然间,一只身体残缺的白狼从白雾中向我扑了过来,它张开冰冷的大嘴,露出如寒冰一般的尖牙,带着野兽的嘶吼声就冲了出来。
  我急忙侧身一闪,躲开了它的攻击,同时大喊一声,“小心后面。”
  焦八和常山的反应也够快,全都避开了这一袭击,大个子和顺子距离稍微远一点,可铁面就要遭殃了,这只残缺的白狼直接扑在了他的身上。
  “啊~~救我啊。”铁面大喊一声,已经被这白狼给扑倒在地了,这一切的发生,仅仅只有几秒钟而已。
  这白狼的身体只剩下一半了,想必是刚才被我用枪打中的,可它的生命力却十分顽强,眼看着就要咬到铁面了,我赶紧抬手又是几枪过去,那白狼的脑袋还是跟冰块一样,被我打了个粉碎,身体很快融化成了蓝色的液体。
  铁面吓的在地上瞪大眼睛喘着气,浑身上下哆嗦个不停,“天...天呐,那...那是什么个什么东西啊?”
  “不知道,反正不是好东西。”我走过去,一把将铁面给拉了起来,雾气中似乎还有东西在奔跑,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多少这种冰狼,看来不能恋战,必须得马上离开这才行。
  等半梭子子弹打完后,我大喊一声,“行了行了,别开枪了,快走。”
  大个子他们停下手,跟着我的步伐快速的往前走去,铁面紧跟在我后面,现在没有人能顾得上他了,他必须得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大家千万别乱,继续报数。”我得时刻提醒着大家,一旦我们乱了阵脚,那必将死在这里。
  我们大步向前走着,嘴里不停的报着数,一遍又一遍的,明明这里冷的要命,可我额头上全是冷汗,紧张感一点也不亚于其它人。
  周围的雾气还在流动,我心里很清楚,那白狼一直在纠缠着我们,它们想让我们死在这里,我不知道麦老它们是否平安过去了,但我们必须得过去才行。
  我们行走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就是小跑了,中途不管看到什么可疑的情况,都会开枪,不管有用没用,但多少对它们应该有一些震慑。
  大概四十分钟左右,我们才从这片大雾区里横穿过来,外面还是一片白茫茫的冰面,望远看去,前面似乎还有建筑,可具体是什么,我看的不太清楚。
  “大家伙都没事吧?”我回身看了一下,一个人都不少,这就是最安全的了。
  “没事,好悬啊,我还以为咱们要出不来了呢。”顺子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看来也是吓够呛啊。
  “这里又是哪啊?”大个子左右看看,脸上写满了无奈。
  “谁知道是哪,铁面你还行吗?”
  我扭头看着他,经过这么一折腾,铁面的脸上更是一点血色都没有了,看样子身体已经达到极限了,要是再遇到什么危险的话,他恐怕就保不住自己了。
  他捂着自己受伤的胳膊,有气无力的说,“没...没事儿,我...我还能挺住。”
  得尽快找到麦老他们才行,只有李欣能救他一命了,要不然他挺不了多久,“顺子,大个子,你俩架着他,我们没时间休息了,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