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09 冰城建筑






  我顿时就惊呆了,这是个什么速度啊,怎么会跑的这么快呢,我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可它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了,我额头上的青筋都在狂跳,这绝对是一个极度危险的生物。

  “在哪啊?我怎么没看见呢?”焦八四处观望,有点摸不着头脑的问道。
  “我也没看到,那人到底在哪?”常山一直望着我手指的方向,可那里早就人去楼空了。
  “消失了,它瞬间就消失不见了,我根本看不清楚他是怎么跑掉的,之前它就是一个接近透明色的人影,几乎跟城墙是一个颜色,要不是因为我站在这个角度,我想我还是看不到它。”
  我大喘一口气,感觉胸口有点发闷,甚至连头都开始疼了,这时候我脸色肯定很差,我用手按住太阳穴,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段时间,总是会头痛。
  “它根本就没跑,可能还在那上面呢。”常山盯着上面的瓮城,冷眼说道。
  “啊?还在那上面?他娘的,俺开枪给它打下来。”大个子说话,端着步枪就要扫射。
  常山一把按住他的枪口说,“冷静点,别总那么冲动,那东西很可能是冰魔,你根本不知道它躲在哪,开枪只会浪费子弹。”
  “那...那咱们应该怎么办?”顺子插口问道。
  常山最后看一眼瓮城的上面说,“不用管它,咱们继续往前走,该出来的时候,它自然就会找我们了。”


  等我们走过瓮城之后,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条宽阔的冰面大陆,两边则全是古代的房屋建筑,那种二层楼的古代建筑,一般都是用于客栈,药房,或者是当铺,但唯独不同的是,这些古代建筑,全部都是接近透明的颜色,很明显,这些建筑,也都是冰做的。
  这里居然是一座冰城,这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我们没敢停下来,而是继续往前走,两边虽然有房屋,可是却始终看不见一个人,整个城市的街道上是死气沉沉的,什么都看不到。
  没有风,也没有雾,一切都是静止的,除了我们的脚步声以外,我什么都听不到,毫不夸张的说,这里就跟坟场差不多,一片死寂啊。
  “俺的娘嘞,这到底是哪啊?俺感觉好像真的穿越了。”大个子左右看看我们,脸上写满了不知所措。
  “我..我有点害怕。”铁面拖着疲惫的身体,在我旁边说道。
  “我...我的天呐,这是一座古城,难道....这里就是传说中...消失的楼兰古城吗?”这顺子的思想真先进,还以为这里就是消失的楼兰古城呢,想象力真够丰富。
  “你可真能扯啊,这可不是什么楼兰古城,这里只不过是一座冰城,一座古代的冰城,从房屋建筑上来看,更像是明清两朝的建筑,不过....这也是人间的一种奇迹啊。”
  我边走边看,这些古代的建筑大小不一,有的甚至上面还挂有牌匾,写着当铺或者酒楼的名称,大部分都是四个字的牌面,这些牌面也是冰做的,不仔细看,是很难分辨的。
  这里几乎就是一座完成的城市,可这白色的景象,却让人心里很不舒服,白色代表着死亡的象征,披麻戴孝,都是用白色的布,医院的太平间也是用白布来盖着尸体,我顿时升起一股厌恶之心。
  可就在这时候,我们刚走进来没多久,突然之间,天空毫无征兆的下起了雪,而最让我们惊讶的是,这雪居然还是红色的,跟之前遇到的景象是完全一样的,这血红色的雪,落到身上或者地面上就会消失不见。
  整个城市都在下着这种奇怪的雪,红色的雪点到处漂泊,可依然没有风,我抬头看着天空,却完全感受不到这雪花落在脸上的感觉,真就想幻觉一样,身体是感觉不到的,可这雪花却能干扰我们的视线。
  “又是这种奇怪的东西,可我完全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好像一种影像。”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它肯定不会是雪,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我感觉危险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大家伙还是小心点好,这里极度危险。”焦八的眼睛在四处乱转,脑袋也在来回的摆动。
  “娘嘞,咱们是不是应该找个酒馆先喝点啊,可别浪费了这大好时光。”大个子这时候还有心想喝酒呢。
  顺子冷笑一下说,“亏你想得出来啊,这里就跟坟场一样,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还喝酒呢。”
  “这些建筑,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的,有可能只是一种幻象,干扰我们的幻象,大家多注意周围。”常山提醒着我们。
  这里的一切都是怪异的,是完全不符合常理的,原本海面上能有这么一块地方就很诡异了,现在又在这里出现一座冰城,这真是完全出乎我们所有人的预料啊。
  “走了这么久了,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咱们要去哪里找麦老他们啊?”顺子埋怨一句,脸色显得很差。
  “是啊,光这么走也不是个办法啊,麦老他们到底在哪啊?”大个子也有点按耐不住了。
  常山这时停下脚步说,“要不...我们进屋去搜查一下吧,也许他们躲在某个地方呢。”
  “不是吧?这里有这么多房屋,我们要是一间一间的找,那得找到什么时候啊。”这里就是一座城市,就凭我们几个人想把这里翻查个遍,那得到猴年马月啊。
  “可没有别的办法了。”常山看我一眼,他也很无奈。
  我叹口气,想了一下说,“那就这样吧,咱们分成两组,一组负责一边,仔细翻查每一个房间,要是遇到了危险,一定要想办法退出来,千万别硬拼。”
  焦八点头说,“行啊,那就这么定了,得赶紧找到其他人才行。”
  我们随后分成两组,我和大个子带着铁面,焦八他们三人一组,大个子体格好一点,我和他带着铁面,要是真遇到危险了,起码还能跑的快一点。
  我们三个人第一个搜查的地方,就是一间古代的客栈,古代的客栈,跟酒楼是一样的,楼下就是吃饭喝酒的地方,楼上才是客房。
  我们三个人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我目光扫视着里面的一切,这屋里面有些昏暗,只有微弱的光线,所以视线不是很好。
  我们打开强光手电,在门口扫视了一圈,这里的桌子,凳子,楼梯,掌柜,总之里面的所有摆设,全部都是半透明的白色,这就证明,所有东西也全部都是冰做的,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冰柜一样。
  随后我打个手势,意思分散开来,要是一起查找,那就太浪费时间了,为了节约有效时间,所以只能分散开。
  大个子点点头,端着步枪就和铁面两个人上楼了,虽说是分散行动,但铁面必须得有个人跟着才行,大个子人虽然鲁莽一点,但是很够义气,体格也好,关键时刻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我在楼下搜查了一圈,也没发现任何东西,楼下还有摆设的酒坛子,但也都是冰做的,反正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是能看到的,就全是白色的,除了白色,再就没有第二个颜色了。

  这是一个毫无生气的客栈,比太平间还要慎人,这里的冷,是绝对的阴冷,是那种深入骨髓的阴冷,很多时候我都感觉背后有人在盯着我。
  这种感觉很强烈,我的直觉告诉我,我的背后肯定有人,可当我每次回头查看的时候,又什么都看不到,我都快被这种直觉给折磨疯了,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精神太紧张了。
  麦老他们到底在哪呢?这偌大的冰城,要寻找他们就像大海捞针一样,根本一点把握都没有,也不知道李欣她现在怎么样了?我心里一直在担心,始终不能平静不下来。
  我打算也上楼看看,按照惯例,楼上应该都是客房了,我踩着冰面楼梯,一步一步的往上面走去,脚步声在整个空间里回荡着。
  这冰楼梯踩上去还挺结实的,我一直担心它能不能塌下来,原本这些东西都应该是木制的,现在换成冰做的了,看着真挺古怪的。
  我走到楼上之后,先喊了一嗓子,“大个子,你们在哪?”为了确保安全,我得先知道他们在哪。
  可我等了一会儿,没听到任何回答,我又喊了一声,“大个子,铁面,你们在哪呢?”
  “忠义,我们在这呢,不用担心,都没事。”大个子从我对面的客房里急忙走了出来,用手电光向我晃了一下。
  这楼上就像我们现在的商场一样,中间是个空场,转圈才是客房,我站在楼梯口,大个子是在楼梯口的对面。
  我有意把手电照过去看了一眼,确实是大个子本人,在经历过之前的恐怖事件后,我不敢再有半分大意了,冰魔可以变成任何人的样子,还可以模仿任何人的声音。
  所以必须得确认好,只能从外表来看,冰魔即便在变成人的样子,可它本身寒冷的身躯是改变不了的,这也是在人没有被冰冻的情况下,唯一能区分真假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