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来扒一扒,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


作者:圣旗轩  分类:鬼话

  11 遭遇冰魔

















  这一次,它修复的速度就要比上次慢了一些,我猛然间想到,它们的自身修复速度,可能会一次比一次慢,直到最后完全修复不了,估计也就是死翘翘了。
  铁面手枪的子弹很快就打光了,大个子拖着我僵硬的身体到了门口,我全身上下早就已经结满了冰霜,就连手指都冻的失去了感觉,我虽然看不见自己的脸,但我心里很清楚,肯定也是布满了冰霜。
  我身体不能动,但意识却是清醒的,那冰魔再次修复好自身,这一次它并没有直接过来,而是站在原地,它可能是在盯着我们,因为它没有五官,我也确定到底是不是。
  “俺的娘嘞,它打不死吗?”大个子吓坏了,再连续几次强攻下,冰魔都能修复身体,换做是谁,谁都难以接受,子弹打出去一堆了,可冰魔不但没死,反倒是看起来更邪恶了。
  我的身体开始有点苏醒了,手指稍微能动一下了,大个子低头看我一眼,“你挺住啊忠义,俺这就带你离开。”他表情有些悲伤,可能他认为我就快不行了。
  “你们先走,我留下来挡住他。”铁面捂着受伤的胳膊,站在我们面前,侧头冲我们喊道。
  可当他这句话刚说完的时候,突然一声尖锐的吼叫,震响了整个空间,这尖锐的刺耳声让人难以忍受,就像强烈的噪音一般,刺激我们的耳膜和心脏。
  大个子立马双手捂住耳朵,张着大嘴嚎叫着,“啊~~俺的耳朵。”
  铁面更是痛苦,他直接跪在了地上,手里的枪都掉地了,他双手死死的抱住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就好像在承受着巨大的折磨一般。
  我们面前的冰魔,原本那没有五官脸,居然在中间撕开了一条裂缝,就跟野兽的嘴一样,而那尖锐的刺耳声,正是从它嘴里发出的,就像冲击波一样,震荡的力量,使得周围的冰墙都开始裂开了。
  就在这关键时刻,它突然向我们冲了过来,大个子和铁面两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切,要不是因为我身体被冰冻了,可能也会如此痛苦。
  眼看着它就要冲到我眼前了,我猛的抬起胳膊,对准他的脑袋就是几枪,还好在这最关键的时候,我的胳膊能动了,要不然我们三个人都得死这。
  冰魔的脑袋被我打了个粉碎,我本以为他会和那白狼一样死掉呢,可没想到的是,它仅仅只是表现出很痛苦的姿态,他退回到冰墙的边上,很快就和冰墙融合在一起了,转瞬间的功夫,就消失在我们眼前了。


  冰魔的消失,使得那刺耳的尖锐声音也随之消散了,整个空间又恢复到原先的死寂了,之前我的耳膜都快被震碎了,到现在耳朵还‘嗡嗡’直响呢,这很明显是耳鸣的表现,要是再忍受半分钟的话,我都容易七孔流血死掉。
  大个子缓过神来,一脸惊讶的说,“他娘的,铁面,那鬼东西呢?”他这时候把我放到门口,手拿步枪站了起来。
  铁面摇头说,“不...不知道啊,瞬间就消失了,太可怕了,简...简直太可怕了。”
  “消失了?会不会是你刚才那几枪给它打死了?”大个子还以为是铁面开枪的呢。
  “我...我没开枪啊。”铁面回头看他一眼,那铁青的脸,都快赶上死人的脸了。
  “是我开枪的,它可能跟冰墙融合在一起了。”我倒在地上,轻声的说道。
  大个子一听我说话了,赶紧又蹲下来,“忠义,你没事了啊?”
  我勉强说,“暂时还死不了,快扶我起来。”
  “金...金先生,刚才那个东西,到...到底是什么啊?”
  大个子搀扶着我站了起来,我盯着四周的冰墙说,“应该是冰魔,之前你遇到的麦老,就是他变的。”
  “啊?冰魔?这...这个世界,难道还真有这种鬼怪吗?”铁面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我看他一眼,冷笑着说,“你不也看到了吗?还用问?那你要是能用科学来解释这一切,我也可以相信你。”
  “我...我解释不了。”铁面低声说道。
  “那鬼东西还没死吗?”大个子向我问道。
  我目光依旧观察着四周的冰墙,希望能把冰魔找出来,“哪那么容易死啊,他躲进冰墙里面了,这鬼东西能跟冰融合在一起,它比那白狼的自愈能力要强大多了,刚才我并没有杀死他。”
  “真他娘的,忠义,俺们还是撤吧。”大个子也有点害怕了,刚才确实挺危险的,差一点我们三个就玩完了。
  “是啊金先生,我们走吧,这地方太可怕了。”铁面也吓坏了,浑身都在哆嗦呢。
  我看他俩一眼,冷静的说,“走?走去哪里,你们以为离开这个客栈就安全了吗?这里到处都是冰,只要冰魔不死,它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只要我们还在这座冰城里,危险就处处存在。”
  大个子有点傻眼了,“那..那咋办啊?那鬼东西连枪都不怕,俺们咋杀了它啊。”
  我试着活动了一下腿,向前迈了一步,知觉正在一点点回归,我又能感受到身体各部位的存在了,在挺一时半刻的,我就能恢复正常了。
  我扭头看着他说,“放心,我想咱们已经重伤了它,虽然它可以依靠周围的结冰来修复破碎的身体,可我同时也发现,它只有第一次修复的时间最快,越往后,它自愈的能力就越差。”
  “那么说...俺们还是能杀了它的?”大个子有点激动的说道。
  “肯定能,常山和焦八都说过,物理攻击,对冰魔是有用的。”
  这时候,我的身体已经能动了,我示意大个子松开手,我自己走到了客房的里面,他俩一看我又进来了,也只好硬着头皮跟着来了。
  我用手电在冰墙上仔细的观察,我总感觉,即便冰魔和冰墙融合在一起了,多多少少,应该也会有点特征的,可能不是很明显,但只要有一点希望,我就得给它找出来。
  大个子在我后面嘟囔着,“要俺说啊,俺们能侥幸活着就是算命大了,这种事儿啊,还是留给焦八和常山来做吧。”
  我头也不回的轻声说,“交给谁,都是咱们自己人来干,就算焦八和常山,也不一定有十足的把握。”
  大个子着急的问道,“他俩没把握,那你就有把握了。”
  “也没有。”我毫不客气的说道。
  大个子叹口气,“哎呦,我真是服你了。”
  我在这客房的墙壁上看了一圈,也没能找到一点痕迹,可能这冰魔已经离开了,“走吧,什么也没发现。”
  正当我们刚要离开的时候,铁面突然说,“这个地方有点奇怪啊。”
  “怎么了?”我一听这话,立马就过去了。
  铁面打着手电照着最里面的冰墙,目光呆斜的说,“我总感觉这面墙...有点奇怪呢。”
  “奇怪?哪里奇怪了?”我反复看着这面冰墙,也没能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跟周围的冰墙是一样的啊。
  铁面摇头说,“不,你们仔细看,这冰墙似乎要比别的墙面突出一点,就那么一丁点。”
  从我这个直视的角度来看,确实什么都看不到,可当我把身体挪到侧面的时候,我才发觉,这冰墙有一块地方,果然比周围要突出一点,最多只有半公分的距离,要是不仔细看的话,任谁都看不出来。
  “俺咋没看出来呢?到底在哪啊?”大个子眼神也不好使,换了好几个角度,也没能发现。
  “就在这呢。”铁面伸手就要去碰那地方。
  我急忙大喊一声,“别碰那冰墙。”与此同时,我猛的抬起右臂,‘砰’的一枪就打在了那突出的冰面上。
  当子弹打进冰墙的时候,我顿时一惊,那冰墙就跟玻璃一样,瞬间就全部裂开了,形成了蜘蛛网状,紧接着我就听到一声痛苦的低吼,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听的却很清楚。
  我随后又是几枪下去,这个突出的冰墙面,很有可能就是冰魔隐藏的地方,我就知道,它一定会露出马脚的,就算我找不到它,总会有人发现的。
  大个子和铁面两人吓的赶忙退后好几步,而这时候,我就听铁面大声喊道,“金先生,这墙面在动,它在往上走。”
  “开枪打它,别让它跑了。”我不知道这哥们的眼睛为什么这么好使,反正我是没注意到这轻微的细节,既然他能看到,就让他来开枪。
  听到我的喊声后,铁面抬手就开枪,他顺着前面的冰墙一路打到头顶,可当他刚把枪举过头顶的时候,就停下了,“消失了,它不见了,我看不到它了。”
  “你们...你们到底在干啥啊?俺咋没明白呢。”大个子到现在也没看明白,他楞是不知道我们俩个人为什么要开枪。
  我和铁面两人谁也没搭理他,“那鬼东西跑哪去了?”我随口问道。
  铁面转着圈观察,最后说,“好像没在这里,可能是离开了。”